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45 師祖不合適(下)

師祖是這樣,徒孫也是這樣,一出口就是看哪個王八蛋敢傷人。聽的佘奎和謝沙都想要笑。還好,兩人都知道現在的情形,誰也沒有笑出聲來。
  王永沉吟了下來,楊晨說的是事實。看到他一個元嬰老祖出面,哪個人會傻的承認自己動手偷襲了他的徒弟?反倒是楊晨這個后輩出馬,說不定能夠騙的一些人的小覷,弄不好就能知道是哪些人動的手。
  片刻之后,王永終于點了點頭,認可了楊晨的說法:“好吧,我帶小月回去,你自己在這里要小心。”
  一邊說著,一邊從乾坤袋當中掏出了幾顆圓球一樣的東西,送給了楊晨:“這是我煉制的幾顆火雷珠,殺傷力巨大,必要的時候就使用,不用節省。”
  楊晨伸手接過,卻反過來遞過去一個小玉瓶:“師祖,這是一瓶靈芝玉露丸,給師父隔五天服下一顆,傷勢能好的更徹底一點。”
  兩人都關心高月,誰也沒有客氣,就這么互相收下。隨后王永看了看楊晨,又看了看楊晨身邊的佘奎謝沙,對楊晨也放心不少。有兩個元嬰級的妖獸跟著,而且這兩個家伙都是擅長隱匿行蹤的高手,想必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找到元兇,不管他什么背景,給我殺。”王永恨恨不已的說道:“天大的事情,我頂著。敢動小月,我殺他全家!”
  “師祖慢走!”楊晨點了點頭,隨后目送著王永帶著高月離開。一直等到王永的身影在空中再也看不見,楊晨才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師父沒事,而且有王永師祖帶回去,一路上想必也足夠安全。只要回到了純陽宮,那就再沒有什么危險,只要安心養傷就行。
  但高月被偷襲重傷,這件事可不能就這么算完。十萬大山里大家都是各自拿出手段,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可放在高月身上,楊晨卻絕不能忍,尤其是高月是在為自己尋找合適的煉器材料的情況下。
  王永出來的地方,是一個已經被挖開的洞口,想必之前高月就是躲在里面的。楊晨二話不說,直接進去看了看。
  那就是一個天然形成的地洞,不知道被高月如何發現,重傷后掙扎著逃到這里,然后用僅存的法力發動了求救信號并掩蓋住洞口之后,就陷入了昏迷。楊晨還能看到里面高月吐出來的大口的鮮血,此刻都已經滲入到了地里,將泥土染成了一片紫黑色。
  看著這些,楊晨就想到了高月受到的痛苦,越發的對那些下手的家伙痛恨起來。
  不過,這里并不是襲擊發生的地點,除了高月匆忙逃來此地有些雜亂之外,什么痕跡都沒有。從這里是找不到線索的,楊晨呆了片刻之后,就出了洞口,將整個洞掩埋。招呼了佘奎和謝沙一聲,開始離開。
  “去哪里?”謝沙很隨意的問了一句。
  “師父乾坤袋被搶,肯定是有些好東西的,去周圍看看,哪里有交易的坊市,說不定會有線索。”楊晨憤怒但是并不瘋狂,只是冷靜的分析著一切可能找到線索的地方。
  說起來,高月清醒后指認是最穩妥的辦法,但對方很顯然是背后偷襲,楊晨也不能確定高月知道對方的身份,反倒是從一些其他的方面,更容易得到答案。
  十萬大山也不完全是弱肉強食的地方,至少有幾個地方還是相對安全的。那是修士和妖獸們在廝殺之余自發的形成的幾個進行交易的地方。因為各方面都有參與,所以大家約定在這些地方不能夠動手,一切恩怨都得在外面解決。
  這些地方,就是楊晨要調查的重點。只要能找到一些蛛絲馬跡,楊晨就可以讓佘奎和謝沙溝通十萬大山的妖獸,說不定能夠找到事情發生的地點,進而找到傷人的兇手。
  兩個強大的妖獸,在楊晨的授意之下,再次化作了原形,一個巴掌心大小的沙蝎以及手掌長度的小蝰蛇,盤踞在楊晨的肩頭。就如同兩個最平凡的動物一般,旁人一看,還以為是楊晨的寵物,甚至不會想到妖獸上。
  楊晨的手中,也出現了一柄飛劍,這是伍雄在楊晨煉制奪天丹之后送給楊晨的。飛劍品級很高,楊晨手中,除了藥園穹頂的守護劍陣之外,這還是現在等級最高的飛劍。拿在楊晨手中,明顯的就有一種顯擺的架勢。
  以楊晨一個小小的筑基期的弟子,竟然擁有一把足以供元嬰級高手使用的飛劍,放在任何人的眼中,那都是一種浪費。
  在十萬大山里混跡的,都是至少金丹期的高手,偶爾會出現個把筑基巔峰的后輩,但也都是小心翼翼,才不露白,生怕被人惦記上。如楊晨這般筑基初期還拿著重寶大搖大擺的,根本就沒有。
  楊晨并沒有刻意的尋找十萬大山那些聚集點的下落,只是隨便的找了個方向,就開始御劍飛行。飛行的速度也不快,但是劍光卻釋放的老遠,生怕旁人看不見一般。
  剛飛了不到兩個時辰,馬上就有人看到楊晨這邊的景象,一股看似強大的神識肆無忌憚的掃了過來。楊晨也不理會,繼續自顧自的飛行著,但神識的主人卻已經按捺不住。
  嗖,一道劍光飛快的從某個山腰飛起,直沖著楊晨飛了過來,劍光還沒有靠近,劍光主人的聲音就已經傳了過來:“道友慢走!”
  楊晨的身形在空中一頓,然后向前減速,緩緩的停下。落在來人眼中,這分明就是還沒有將飛劍完全掌握的表現。見此情形,來人更是心中大定,飛快的出現在楊晨的面前,卻是一位男性的金丹宗師。
  “道友這么急匆匆的,這是要去哪里?”金丹宗師臉上浮現出一陣笑容,看著楊晨,如同看著一頭可口美味羔羊的大灰狼。
  “在下想找人問問路而已。”楊晨的臉上,笑容比金丹宗師還要豐盛,雙眼瞇的幾乎成了一條線:“正好道友出現,不知道可否指點指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