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46 這地方危險(上)

“十萬大山很危險的。”金丹宗師臉上帶著和煦的笑容,手卻直接伸了出來,一把抓住了楊晨的手腕,笑瞇瞇的說道:“你的師門長輩沒有提醒過你嗎?”
  動念間,一股靈力就直接沖進了自己握著的手臂當中,金丹宗師如同干了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一般,口中平靜的說道:“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況下死去,也是一種幸福。要怪,就只能怪你不懂得把好東西藏起來!”
  說完這句,金丹宗師的臉上卻露出一陣愕然的神色。自己期待中的這個筑基后輩并沒有露出受傷的神色,甚至平靜的沒有一點變化。
  “要殺我嗎?”對方的錯愕看在楊晨的眼中,楊晨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微笑:“那就不要怪我了。”
  金丹宗師大驚,正想要放手離開,手心一痛,隨即一股鉆心的痛苦傳來,想要放手卻已經來不及。
  低頭一看,自己抓著的哪里是楊晨的手腕,根本就是一株手腕粗細的血紅色藤蔓。此刻,藤蔓上竟然生出一根根細小的利刺,直接刺入了自己的肌膚當中。
  如果這樣還則罷了,關鍵是刺入手中的利刺,正在沿著自己的血管向著全身蔓延,只是這么一會的功夫,就已經鉆過了胳膊肩膀,進入了心口當中。
  這個金丹宗師當場嚇的亡魂大冒,這是什么東西?這么邪門。用屁股也能想到,直接鉆入自己心口的絕不是什么滋補良藥,剛剛一提靈力想要逼出去,卻發現自己的全身靈力似乎都已經被這血色的藤蔓吸食殆盡一般,一絲一毫都提不起來。
  許久不曾出現過的冷汗,瞬間布滿了金丹宗師的額頭,金丹宗師看著對面笑嘻嘻的楊晨,如同看著一個大惡魔一般,如此的恐懼。
  “我本來只想問個路,不過你既然想要我死,我也不介意給你點教訓。”楊晨依舊是笑嘻嘻的說道:“現在,我可以向你問個路嗎?”
  除了瘋狂的點頭,楊晨對面的金丹宗師已經想不出來還能做什么。只盼望著楊晨早早的問他,讓這位小爺滿意,說不定還有挽回。剛剛楊晨的話語里,似乎還有緩和,只是想給他個教訓而已。
  “這里最近的坊市在那邊?”楊晨退后了幾步,坐到了一塊石頭上,然后問道。
  “那個方向,大概兩天的路程。”金丹宗師一點都不敢怠慢,雖然身體還在發抖,但手指卻是飛快的指向了一個方向:“有個截云谷,通常大家都在那邊交易。”
  “坊市里,最近有沒有什么事情發生,比如奪寶殺人什么的。”面對一個被自己制住的家伙,楊晨并不認為自己運氣好到一下子就找到正主,所以并不怕泄露自己的目的。
  “這種事情幾乎天天發生,實在沒有什么值得注意的。”金丹宗師苦笑一聲,顧不得自己已經有些癱軟的身體,小心的回答道:“你想要找人還是找東西?這里我比較熟悉,也許能幫上忙。”
  確實,十萬大山里面,殺人奪寶這種事情實在是太過尋常,就連剛剛楊晨和金丹宗師之間,不也是同樣的戲碼嗎?只不過是結局不同而已,在這里實在不是什么大事。
  “我想要赤陽鐵魄,哪里能弄到?”前世楊晨只是聽說過這里的混亂,并沒有親自來過,委實沒有想到這里竟然如此的明目張膽。不過這樣也好,做事可以不用顧忌什么。
  “赤陽鐵魄?”金丹宗師一邊發抖一邊皺起了眉頭開始思索,好一會猛地一拍自己的腦袋,仿佛想起來什么一般,討好的回答道:“前兩個月倒是聽說坊市上拍賣過一次赤陽鐵魄,最后被一個神秘女子買走,如果你感興趣的話,可以到坊市那邊問問。”
  神秘女子買走赤陽鐵魄?楊晨的心猛地飛快的跳起來,莫非就是自己的師父?買到了赤陽鐵魄,卻被人覬覦,殺人奪寶?想來事實差不多是這樣。
  “哪個坊市?在什么地方?”楊晨壓住心中的激動,冷靜的追問道:“怎么找到哪個神秘女子?”,
  “不在截云谷這邊。”金丹宗師看楊晨有興趣,也多了一絲求生的喜悅,指著另一個方向說道:“這個方向,在魔焰谷那邊,那邊妖修魔修都很多,東西也多。不過如果沒有超強實力的話,還是不要過去。”
  魔焰谷,楊晨已經牢牢的將這個名字記在了心里。看著對面現在畢恭畢敬滿面陪笑的金丹宗師,心中一動,楊晨忽的又問了一句:“最近這些天,周圍有沒有什么人被追殺?有沒有人大張旗鼓的四處找尋某人的下落?”
  金丹宗師開始揣摩起來,楊晨問的這么清楚,幾乎可以肯定,楊晨是在找人,而且肯定是在找那些追殺的人,而不是被追殺的。不用問,絕對是尋仇。
  不過,以楊晨僅有筑基初期的修為,想要到魔焰谷撒野,絕不可能。正想要規勸幾句,卻忽的反應過來,自己生死還被楊晨操在手中,也不敢多說什么,只能絞盡腦汁的回憶,尋找那些能給自己帶來更多生機的消息。
  想來想去,也想不起周圍最近有什么太大的動靜,只能搖了搖頭:“沒有。”說完,生怕楊晨動手,又急匆匆的說道:“你是不是要找人?我可以帶路的!”
  “你帶路?”楊晨冷笑一聲,淡淡的說道:“素不相識,我只是問路你就要下殺手,給我帶路,難道我不怕你帶我進什么魔窟?”
  “饒命!”金丹宗師已經從楊晨的口中聽出了一絲不妙,急忙求饒。
  但楊晨卻已經不打算給他機會,已經插入金丹宗師身體的血妖藤,猛地開始瘋狂的吸食起來。
  “冤有頭,債有主,你我無冤無仇,你要取我性命,說不得在下只能得罪了。”金丹宗師恍惚中只聽到楊晨最后的幾句話,就陷入了無邊的黑暗之中。
  一個金丹宗師,現在根本不夠血妖藤的一盤菜,吸食過準大乘期高手血肉,對付金丹宗師,輕而易舉。片刻的功夫,金丹宗師就只剩下一片枯骨。
  ————
  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