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51 對方手下留情(下)

聽到這個聲音,躺在地下的一群人個個都是大喜。楊晨的目光,也隨著聲音的方向轉了過去。
  那邊的山林,所有的植物如同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撥開一般,紛紛向著兩旁分開。一道彪悍的人影,如同閑庭信步一般,向著這邊慢慢的走過來。
  ,“亨,一群廢物”看著躺在地上的被血妖藤纏繞的十幾個金丹宗師,冷哼一聲:“要不是少主謹慎,今天你們就誤了少主的大事”
  哪怕被血妖藤生死威脅,這些金丹宗師們似乎也只是痛苦的慘叫,卻沒有露出害怕的神色。這人一出現,他們的臉上卻浮現出恐懼表情。
  楊晨冷冷的盯著這個出現的彪悍男子,目光集到了他臉上那道長長的從左眼角一直斜到右嘴角的疤痕。看著他一步一步的走過來的身影,楊晨咬牙切齒的開口問道:“刀疤?,
  “小輩,聽說你想找我?,走過來的刀疤根本不否認自己的身份,臉上的瘧痕已經說明了一切:“想知道什么,死前我成全你”
  “這么說來,這些人已經沒什么用處”楊晨目光始終沒有離開過刀疤的人影,心念一動,血妖藤開始瘋狂的吸食起被纏住的十幾個家伙。
  “刀疤前輩,救命啊”
  “救命”
  凄厲的慘叫聲伴隨著求救的聲音響起,但刀疤卻絲毫沒有想要動手救人的打算,冷冷的看著在血妖藤的肆虐下慘叫的眾人,只是冷哼一聲:“辦砸了少主的事情該死”
  “你不殺他們,我也會殺了他們的,你動手省了我不少事情。,沖著楊晨說完這句,刀疤反而抱著手看著原本應該是自己的同伴們急劇的被血妖藤吸盡鮮血卻無動于衷。
  一道血色藤蔓猛地向著刀疤卷去,刀疤的身體卻動都不動身上陡然的浮現出一件火焰鎧甲。藤蔓一碰,馬上就如同遇到了克星一般的向后縮去。再怎么說也是乙木所屬,碰上能夠克制木屬性的火終究還是要退縮。
  “好東西”楊晨稱贊了一句,這件火焰鎧甲,絕對是好東西。從上面翻騰的火焰可以看出,這是一件融合了南明離火的防護寶,不但可以防堊身,而且鎧甲上自帶的南明離火的火焰,還能夠攻擊敵人的確是一件攻防兼備的好寶。
  光是這一件寶,就比在場所有人加起來的寶飛劍都要強悍許多。哪怕連楊晨計算在內,拿的出手的寶,也沒有一件能夠和刀疤的南明離火鎧同級,不是還沒有升級到高品質,就是還處于原材料階段,要么就是完全不是攻防類的寶。不說別的,單是鎧甲內融合的南明離火一個火種就足以和太陽真火相抗衡。而從這件寶之上,楊晨也馬上判斷出,眼前的耳疤絕對不是他從蜘蛛精口聽到的金丹巔峰的修為。
  “元嬰期?,楊晨的目光冷冽了起來。這是楊晨來到十萬大山之后見到的第一個元嬰期的高手,這家伙竟然還成的讓幾乎知道他名聲的人都以為他是金丹巔峰,委實狡猾。
  隱瞞修為并不是什么太難的事情,但現在刀疤竟然把南明離火鎧亮了出來,想必也沒有打算讓楊晨活著離開。
  讓楊晨詫異的是蜘蛛精說他親眼看到刀疤攻擊了師父,但要是以現在刀疤的修為,師父在刀疤手上根本就不可能逃走,這又是怎么一回事?
  “以你筑基期的修為和見識來說,眼弈不錯”刀疤居然沒有直接動手,依舊還是抱著膀子看著楊晨,甚至還夸了楊晨一句讓楊晨不知道他的用意。
  “你兩個月前,帶人攻擊了一個買了赤陽鐵魄的女子?,不管怎樣楊晨一定要弄清楚到底是誰動的手,別說刀疤只是元嬰期哪怕他是大乘期的高手,楊晨只要確認,拼著本命寶不要,也要為師父討還公道。
  “純陽宮的一個小姑娘,和你什么關系?,刀疤眉頭一挑,似乎沒有想到楊晨會問起這件事。但他也沒有否認,沒有隱瞞,反而大大方方的承認了下來,甚至連高月是純陽宮的人也都十分的清楚。
  “在下楊晨,你追殺的女子,是我的師父”楊晨在來十萬大山之前,就已經把能夠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全部都隱藏起來,加上楊晨修行的陰陽五行訣,旁人根本不可能從他的修為上看出來他的門派。
  對方既然大方的承認,楊晨也不隱瞞。不過此刻,楊晨對刀疤似乎已經沒有了那么刻骨銘心的痛恨,反而代之以一種感激。
  以刀疤此刻展現出來的修為,別說高月只是金丹初期,哪怕高月就是金丹巔峰,加上手有保命的寶,也不可能逃脫刀疤的追殺,如果刀疤一心想要高月死的話。
  高月既然還能夠活著,那就意味著對右手下留情了。嗯到這里,楊晨忍不住一身的冷汗,要是高月碰上的不是刀疤,他沒有手下留情的話,那高月豈不是因為要為楊晨煉制飛劍而導致殺身之禍?這可是楊晨絕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哦?打了大的,來了小的?,刀疤似乎很意外,尤其是發現楊晨竟然真的只是筑基初期的修為之后,更是驚訝:“不過看起來你比你師父厲害多了,至少你師父可打不過這么多人。,
  “承菜對我師父手下留情,不勝感激”楊晨卻是鄭重其事的抱拳拱手,沖著刀疤說道。
  “好說好說,拿了東西,能不殺人就盡量不殺人,倒不用特別感激。,刀疤一只手揮了揮,絲毫不當回事:“你也一樣,今天我心情好,你替我解決了一堆垃圾。這樣,只要你告訴我你拍賣到的那兩樣東西到底是什么,有什么用處,然后交出靈石和東西,我饒你一命”
  “你傷我師父,不共戴天,想要東西,還是先打過再說”楊晨卻絲毫沒有放棄的意思,心念一動,五女就已經沖了上去,將刀疤圍在了當,五支飛劍上下翻飛,發動了攻擊。
  求鮮huā,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