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155 拍賣場劫數(上)


  昊夷山莊直接被夷平,刀疤沒有放過任何一個他的仇人,整個山莊被老樹妖圍的水泄不通,一個都沒有逃走。
  少莊主的首級,被楊晨保存好,他要拿回去給師父消氣。但昊夷山莊這里的爛攤子,卻還需要有人來整飭。
  幾千人的尸體,以及幾千人身上的財物,都要隨著人死而消失是不可能的。于是,在刀疤的主張下,楊晨等人開始了盛大的分贓大會。
  這么些年來,昊夷山莊的人在十萬大山實在是搶了不少好東西,光是那個少莊主,短短十幾年就至少搶到了價值數個極品靈石的高級材料和寶,更不用說比他還要貪婪的莊主四兄弟。
  楊晨的夕匣需要大量的飛夕來充實,他也沒有多客氣,直接要了所有能夠搜集到的飛劍。此外,那塊赤陽鐵魄楊晨也沒有放過,那是高月辛辛苦苦為楊晨搜尋的,無論如何也要拿到手。
  剩下的,就是眾人均分。昊夷山莊財大氣粗,找出來的東西裝滿了上百個普通的乾坤袋。到最后,大家誰也沒有了你推我讓的興致,直接按照乾坤袋的數目,直接平分,分到什么算什么,誰也不吃虧,誰也不占便宜。
  最后,報仇報的酣暢淋漓的刀疤最后還放了一把火,將整個昊夷山莊夷為平地,這才作罷。從此以后,這世上再沒有昊夷山莊一說。
  刀疤也信守承諾,將南明離火鎧上的八支火焰長劍分了一支下來,作為南明離火的火種,送給了楊晨。
  說實話,刀疤一開始是不怎么相信楊晨能夠教給他制約伏魔四象陣的方的。但楊晨后來告訴他的東西,偏偏很有道理,讓他看到了完整復仇的希望。
  有老樹妖坐鎮,有余奎謝沙和楊晨幫忙,刀疤信心十足的迎上了昊夷山莊的四個莊主。一上來,對方似乎就察覺到了刀疤的難纏,直接發動了伏魔四象陣。
  這伏魔四象陣是四個莊主壓箱底的保命絕活,也是四個莊主早年偷襲了一位高手之后從高手的行囊當中找到的。一旦發動,威力無窮,敵人除非高速遁逃,否則哪怕是大乘初期的高手,也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但刀疤這次卻發現,似乎楊晨教他的方式的確有用。不光有用,而且有大用。
  楊晨并不是讓刀疤尋找伏魔四象陣的破綻然后直接擊破,而是讓他搶先占位。伏魔四象陣一旦發動之后威力巨大,但也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就是不能夠被搶位。這個秘密很少有人知道,偏偏楊晨明白。
  也許一兩次的搶位無所謂,但是,次次都料敵先機,搶先占位的話,卻能給伏魔四象陣一個致命的傷害,或者說,是給布下伏魔四象陣的人致命的傷害。
  連續因為發力打空而造成的陣威力的反噬,會一步步的累積到布陣者的身上。當刀疤按照楊晨這套方開始施行的時候,已經注定了四位莊主的下場。
  偏偏四個莊主自己都不知道會有這樣嚴重的后果,只是單純的以為一次沒有擊中只是因為敵人躲的快。連續的半個時辰之后,終于因為反噬積累,以至于元嬰巔峰的四位莊主,也落得一個被內火焚身而死的下場。
  狂喜,震驚,不敢相信,刀疤在看到四個莊主被自己親手擊敗然后碎尸之后,卻是十分復雜的心態。
  現在刀疤已經再也看不透楊晨這今年輕人,明明是筑基期的后輩,但是明白的東西卻比他們在場的幾個元嬰高手加起來還要多。而且因為楊晨讓刀疤親手報了滅門之仇,刀疤對楊晨幾乎有一種盲目的崇拜,進而到言聽計從的地步。
  大仇已經得報,刀疤忽然覺得自己沒有了前進的動力,不知道今后的自己還應該做什么。是追尋飛升大道,還是繼續在十萬大山廝混,刀疤覺得很迷茫。
  “不用考慮了,還有一個大敵沒有對付!”楊晨似乎很能明白刀疤現在的心態,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當先走人:“魔焰谷的拍賣場也是一個幕后元兇,決不能放過他們!”
  刀疤作為局內人,當然清楚拍賣場在這一系列的謀財害命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答應一聲,老老實實的跟在了楊晨的身后,向著魔焰谷的方向走去。
  余奎和謝沙這次十分的過癮,哪怕他們在荒沙谷的時候,也沒有殺人殺的這般過癮。濫殺無辜和報仇雪恨鏟除壞蛋的殺完全的不同,至少內心當中,兩人到現在還是平靜的。
  拍賣場也是一個大勢力維持的,但只要是人,就會有百樣心思。昊夷山莊少莊主的消息,有一多半都是從拍賣場主持勢力的一個少主口中得到的。那個少主負責提供消息,少莊主這里組織人殺人越貨,得到的好處雙方平分。
  光是這一點,就已經破壞了拍賣場的規矩,而且還是他們自己定下的規矩。那個少主甚至還特意為此提供了可以追蹤特定匿形斗篷的羅盤,自己定下的規矩,已經被他們自己在背后破壞的一干二凈。
  楊晨要老樹妖出手的,就是拍賣場。之前昊夷山莊那只是友情出手,拍賣場才是重頭。
  比起昊夷山莊,拍賣場的防護顯然更加的嚴密,高手眾多。而且一旦處理不好,就是整個魔焰谷群起而攻之的結果。
  最麻煩的還是拍賣場本身那個寶,巨大的拍賣場可不僅僅只是提供拍賣的地方,而且那時一件防護力十分強悍的寶,人只要躲進去,就能夠承受強大的攻擊。如果短時間內無破壞或者解決這件寶,想要傷人根本就不可能。
  拍賣場屹立不倒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因為拍賣場本身這件寶。楊晨請求老掛樹妖出手的,也正是對付拍賣場本身。
  三天之后,楊晨一行已經來到了魔焰谷外面。楊晨的目的很簡單,拍賣場的主事人和那個少主,都和師父重傷有著直接的關系,他要這兩個人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