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155 拍賣場劫數(下)


  昊夷山莊的消息還沒有傳到這里來,事實上,也不太可能傳到這里來。如果沒有人湊巧經過或者訪友發現的話,已經成為一片廢墟的昊夷山莊根本不會被人發現。
  只要不被發現,拍賣場的人就暫時不會警覺,方便楊晨的進一步下手。這也是楊晨先動昊夷山莊的理由。要是先動了魔焰谷的拍賣場,聲勢太大,說不定會讓昊夷山莊的少莊主逃脫。
  魔焰谷當中,短短半天之內,忽的刮起一陣流言旋風。拍賣場勾結昊夷山莊,這些年來做了無數殺人越貨的勾當,刀疤凡乎都知道。這些流言,就是刀疤放出來的,拍賣場和昊夷山莊做的那些勾當。
  有時間,有地點,有參與的人物,而且當時在拍賣會上買了什么東西,被謀奪了什么東西,全部都列舉的清清楚楚。事實上,這已經不算是流言,而是一份確鑿的被害人的清單了。
  有心人一對照就能夠發現,上面列舉的這些拍賣場賣出的東西,全部都是真冇實的,而且那些東西全部都有一個特點,從此以后下落不明。
  參與動手的人也有人認識,回想到當時的那些人的行蹤,似乎真的如這個清單上所言,一切都能夠對的上號。
  狠據這個清單一分析,再加上刀疤放出的消息,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簡直就是昭然若揭。拍賣場幾乎在短短的半天之內,就名聲掃地。
  盡管拍賣場的主事人已經竭力的分辨并試圖封冇鎖消息但在十萬大山里面又豈是能夠隨便封冇鎖住的?越是封冇鎖,越顯得心虛,整個事冇件傳的沸沸揚揚,而拍賣場的周圍,已經再沒有什么人敢經過。
  這還不算,最狠的是幾個羅盤的出現。這幾個羅盤,作用就是搜尋某個特定的匿形斗篷的位置。而且是幾乎每一件匿形斗篷都可以追蹤。
  魔焰谷幾乎所有人都有匿形斗篷。有人試過幾次之后,所有的流言就成了鐵證。擁有匿形斗篷的人,幾乎是聽到消息的第一時間就先把匿形斗篷銷毀。
  誰都不敢相信自己一直帶在身上方便參加拍賣會的匿形斗篷,竟然很可能就是自己索命的無常。幸虧大多數人都比較窮,買不起什么太好的東西,否則他們的下場也和那些從此消失不見的家伙不會有什么區別。
  拍賣場已經成了眾矢之的,所有魔焰谷的人都開始對拍賣場虎視眈眈起來。要不是估計拍賣場強大的實力,早就有人一擁而上了。
  主事人心中大驚,但卻不敢采取什么行動。這個時候他想要埋怨少主已經不現實,畢竟很多的事情都是經過他默許的,兩人是一狠繩子上的螞柞,跑不了我也跑不了你。
  自己破壞自己的規矩,被主上知道,除了死別無他途。哪怕少主是主上最喜歡的幼子,估計也難逃制裁。
  有心想跑,但主事人更知道主上的強悍勢力,自己扛下而且連同少主那份扛下,或許還有一線生機,如果臨陣脫逃,那估計會死的更慘。
  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退守在拍賣場內,然后給主上發消息通知。至于事冇件該如何解決,那已經不是一個區區的主事人能夠決定的。
  拍賣場在十萬大山魔焰谷屹立這么多年,靠的可不僅僅是商業手段,強悍的實力才是最重要的根本。盡管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但主事人依舊還是相信,魔焰谷那些人,也只敢說一說,表達一下憤慨,讓他們來圍攻拍賣場那是絕不可能的事情。別的不說,如果主事人不愿意,那些人甚至連拍賣場的大門都進不來。
  任憑主事人如何的想破腦袋,也無相信,竟然真的有人殺上門來,而且還是用這樣一種強悍的不像話的方式殺上門來。用主事人的話說,簡直就是有些不講道理了。
  眾目睽睽之下,魔焰谷的人們驚駭的發現了一個讓他們根本無相信的場景。
  巨大的拍賣場,好像忽然之間被人從地上硬生生拔起,然后高高的扔到了空中。在空中的時候又像是被人重重抽了一鞭,重重的落下來,狠狠的砸到了地里面。
  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所有人都知道一點,拍賣場被人攻擊,麻煩大了。
  讓主事人驕傲不已的拍賣場的防護手段,在某個不知道活了多久的歲月的強悍老掛樹妖的面前,脆弱的如同紙糊的一般。
  一連串的重擊,瘋狂的落在了拖賣場的外面。主事人驚恐的發現,拍賣場的防護正在被一層一層的刻離。每一次重擊,都能夠帶給拍賣場一次嚴重的傷害。要不了多少下,拍賣場就會被這般強悍的攻擊震碎。
  轟,嘩啦,在拍賣場最后一層防護被打碎的同時,巨大的拍賣場也好像完成了他的歷史使命,嘩啦一聲變成了碎片。
  無數人從拍賣場的碎片當中蜂擁而出,就如同被挖了蜂巢的工蜂。但剛剛一沖出來,就感覺到一陣重于千鈞的壓力從天而降,頓時間讓眾人想起之前拍賣場遭受的重擊。
  沒有人敢反抗,跑出來的人驚恐的發現,他們甚至看不到一個敵人,但卻又能感覺到那股無處不在的殺意。
  “主事人在哪里?少主在哪里?”一個聲音不知道從什么地方響起,清晰的傳入到了所有人的耳中。
  不由自主的,一干人等都將目光集中到了主事人和少主的身上,兩人的身份頓時間暴露在問話人的目光之下。
  “不知道是哪位前輩當面,在下惶恐,得罪了前輩,還請前輩給出章程,在下立刻回報我家主上,給前輩一個交代!”剛剛被揭穿破壞規矩,馬上就遭到攻擊,幾乎都不用問,這是沖著這事來的。主事人只能夠出面,希望對方能夠看在主上的威勢面前,給他們一個談判的機會。
  “你和那個少主死,其他人我可以不追究!”陌生的聲音再次響起在眾人的耳邊:“你們的拍賣場,從此除名!”
  求鮮花,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