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156 我家院子靈力很充足(上)

第一百五十六章我家院子靈力很充足
  要主事人和少主的命,怎么可能有人答應。或許主事人可以放棄,但少主誰敢?說不得,也只能拼殺一次。
  問題是,對方根本就不給他們這個機會。主事人和少主還在遲疑的時候,就被地下突然裂開的大口吞噬。任憑兩個金丹巔峰的人怎樣掙扎,都無濟于事,神秘的消失在眾人的眼前。剩下一大群拍賣場的護衛和辦事人,杵在那里如同呆頭鵝一般的發愣。
  拍賣場的人這次的麻煩大了,主事人失蹤還好,少主也被人神秘帶走,而且聽動手的人的意思,很明顯是要少主的命。這要是讓主上知道,在場的護衛們一個都別想活。
  不知道誰挑的頭,反正有人一聲大喊:“少主死了,快跑啊!”轟,一群在這里面面相覷的人,轉眼間逃了個精光。反正這天下大的很,主上也不可能窮搜天下去追殺幾個護衛,只要有修為,逃到哪里也能活。
  有聰明的,甚至把拍賣場當中現有的財物席卷,等到魔焰谷的人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的時候,這里已經空空dàngdàng再也沒有一個人。
  在魔焰谷聲勢最大,底蘊最深厚的拍賣場,竟然在不到一天之內,就變成了現在的這幅mō樣。魔焰谷的人們才想起來,那些因為拍賣場而掉的可憐家伙們,他們說不定也是有靠山的,現在真相大白,絕對會引來大批的人調查。
  這樣一想的話,今后的魔焰谷絕對是一個是非之地,再也不能久留。事實上,很多人已經在開始收拾東西,準備逃離。
  更有不少人在捶xiōng頓足,好容易在十萬大山當中找到一個合適的駐地,卻要被迫離開,委實的心有不甘。
  不過,嚴格說起來這也怪不得別人,要不是他們對那些發生過的事情麻木習以為常,也不會讓拍賣場的氣焰如此的囂張。是是非非,卻又誰能說的清楚?
  楊晨不會管魔焰谷如何,反正對他來說,既然師父在魔焰谷這邊出事,和這些人也逃脫不了關系。不滅了魔焰谷已經是很給面子,至于魔焰谷的人今后會如何,不是他關心的。
  老桂樹妖實在是夠強悍,拍賣場幾乎是被他一力解決。主事人和少主也是被老樹妖一個人擒拿。
  當兩人出現在楊晨面前的時候,身上的修為已經被完全的。看到楊晨,兩人馬上就明白過來這次犯了什么樣的錯誤。
  一個筑基初期的人,能夠來到魔焰谷,本身就已經說明了很多的問題。而且隨手就能拿出一顆極品靈石的家伙,連那個瀟灑的少主都不行,而楊晨竟然可以,要說他背后沒有大背景支持,這怎么可能?
  可當時少主就是不知道被什么豬油méng了心,居然想要打楊晨的主意。財帛動人心,連修士也不例外。
  “道友,道友,少主不懂事,千不該萬不該得罪了您,您千萬不要和他一般見識。”主事人見到楊晨,似乎也涌起了一股求生的希望:“我這里向您磕頭賠罪,您要什么賠償,我雙倍奉上,只要您放過我們,什么條件都好說!”
  在主事人眼中,楊晨這么年輕,位高權重,想必也是一口氣咽不下去,只要自己放低姿態,肯認罪賠償,道歉認罰的話,說不定楊晨爭回了這口氣,會放過他們。
  別人不知道,類似少主這樣的二世祖,經常就會出現這樣的情形。一口氣爭過來,最后里子面子全有了,人前風光人后實惠,也不會不給人一條生路。
  但主事人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楊晨要殺他,并不是因為自己,而是因為師父高月。那個少主更不會明白,兩個月前的那個看似微不足道的女子,才是真正的導火索。
  “這些話,你留著和那些死掉的人說吧!”楊晨冷冷一笑,向前一步,就待動手。
  “道友,你知道我們背后是誰嗎?你知道我的主上是誰嗎?”求饒不成,主事人馬上想到了另一招,威脅:“少主是主上幼子,深得寵愛,你要敢傷了他,天涯海角都沒有你容身之處!”
  楊晨還沒有說話,主事人已經好像料到了楊晨要說什么一般,提前開口:“你別以為你的身份神秘,主上就找不到你。這里出事,主上肯定要最先調查上一次拍賣會,你購買的東西特殊,出價大方,絕對會讓主上懷疑,到時候主上找上的第一個就是你。”
  “哦?”楊晨哦了一聲,似乎很驚訝:“那你倒是和我說一說,你的主上到底是誰?”
  這句話一出口,主事人頓時間松了一口氣一般。他不怕和人討價還價,最怕的就是別人根本不給他討價還價的機會。只要說出主上的名號,說不定又能夠爭取到一線生機。
  “如果你們主上很富庶的話,說不定他會很樂意huā大價錢贖回他寵愛幼子的人頭。”楊晨一句話,頓時間把主事人嚇的呆住,剛剛想好的話語,再也說不出來。
  “贖回人頭?”少主已經當場嚇呆,這里面的話語是什么意思,他還能聽不出來?可是,問題是,要贖回的是他的人頭啊!
  “這位少主,冤有頭,債有主,你自己破壞規矩不說,還傷了我師父。”楊晨臉色一板:“不要和我說什么你是什么主上的幼子,敢動我師父,欲皇大帝我也照砍不誤!”
  說完,楊晨根本就沒有給少主和主事人再說話的機會,一劍飛過,少主的人頭直接飛起老高,被楊晨一把抓住發髻提在手中,隨后才把目光轉向了那個主事人。
  主事人已經當場嚇癱,他怎么可能想到楊晨竟然一點后路都不給退,直接就動手了呢?看著少主依舊還在滴血的人頭,主事人駭的幾乎要暈過去。
  “你,你,你竟然殺了少主!”主事人手指指著楊晨,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話語中同樣是那種不敢置信的語調。
  “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你那個主上,愿意不愿意huā大價錢來贖回這顆人頭了!”楊晨卻是笑**的將人頭提到了主事人面前,緩緩的問道。
  除夕了,給大家拜年,恭喜發財事如意!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