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16 說話要算數(上)

與其說這是給楊晨一個提前修行的機會,不如說是給孫海敬一個用名正言順的理由虐待楊晨的機會。要知道,孫海敬已經修行了好幾年的時間,現在的境界已經是煉氣三層。雖然這個資質并不算什么驚才絕艷,但是對付一個普通人,卻是綽綽有余了。
  十年的時間,楊晨不能修行,而孫海敬卻是在每天都精進著,這個差距只能越來越大。楊晨越是推遲時間挑戰,戰勝的機會就越來越小。
  而如果楊晨不敢挑戰,那么孫海敬大可以利用楊晨奴仆的身份,找人或者自己對他大加的凌辱,直到楊晨受不了離開為止。十年的時間,足夠孫海敬做許多的事情。而這些還是在楚亨的吩咐下做的,哪怕做的再過分,一句話,磨練楊晨的心性,全部可以搪塞過去,讓人連反對的理由都沒有。
  如果楊晨受不了離開,那么自然就完成了太天門李師叔的囑托,不讓楊晨修行,自然以后也不可能再和石仙子有交集。如果楊晨一直留下,那么十年之后,他的修為已經不知道差到了哪里去,而且連那種凌辱都能忍受,性格可見也軟弱可欺,自然是更加不用擔心。
  一個安排,卻堵住了上上下下的詰難,同時也算是完成了朋友的囑托,一舉數得,唯一有損失的,就是楊晨而已。只是,這個時候,誰會為楊晨出頭?
  楚亨的話問完,卻沒有等楊晨回答,直接轉向了另一邊,突然出聲道:“杜師兄,師弟的安排,您看如何?”
  眾人的目光,隨著楚亨問話的方向轉了過去。那邊,倏地現出一個人影,負責招收弟子的那些外山門弟子,全部都躬身參拜:“弟子拜見杜師叔!”
  楊晨認得這位杜師兄,他姓杜名謙,是純陽宮執法堂的一位弟子,平日里行事正派,倒是鮮有人不服的。按道理他一個執法堂弟子,今日里不應出現在此地,現在竟然出現,想必是有弟子向他報告了這里發生的事情。而且,一定是自己將劊子手和執法堂弟子等同的說法,才引起他興趣的。
  杜謙只是微微一點頭,算是回應眾弟子的大禮。隨后他的目光就落在了楊晨身上,微微一轉之后,轉回到楚亨的臉上,冷哼一聲道:“我純陽宮還從來沒有這樣的規矩,這是你自己想出來的花招吧?”
  “我純陽宮是從來沒有這樣的規矩,不過,我純陽宮也從來沒有收過劊子手入門,一介凡人,就殺人上千。況且,一旦他知道自己有石仙子照應,頓生驕氣,那可不是修行之福,小小磨練一下,師弟我也是為了他好。”楚亨呵呵一笑,混不在意杜師兄的態度:“哪怕石仙子當面,我也是這樣安排,恐怕石仙子自己也說不出個不字來。”
  “就算要磨練,也應該是他師父安排,恐怕楚師弟這樣不合適吧?”杜謙眉頭一皺,卻是拿楚亨沒辦法,只能盡可能的找一些疏漏之處。
  “今日師弟負責招收弟子,他只是剛加入純陽宮,還沒有拜師,師弟自然可以處置。”楚亨笑了笑,將杜謙的質疑輕輕的堵了回去。說完,轉向了楊晨這邊,再次問道:“楊晨,你可愿意?”
  “如果不愿意,又該如何?”楊晨并沒有直接回答,反而問了一個問題。
  “不愿意,說明你心性跳脫,和我純陽宮大道無緣,還請另謀高就。”這個問題實際上楚亨已經說過一次,但他并不厭煩,又說了一次。
  “弟子如果挑戰孫師兄,不管結果如何,莫不是先要治一個殘害同門的罪過?”楊晨想了想,又開口問道。
  楚亨笑了笑,同樣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轉向了杜謙這邊,笑著說道:“杜師兄是執法堂的人,他的話,你應該相信。”
  杜謙是執法堂弟子,在這方面自然是最有說話資格。沉吟了一下,杜謙倒是也不扭捏,哪怕看不慣楚亨所為,但是卻也不昧著良心說話,大聲答道:“既然是有約在先,自然算不得同門相殘。”
  “挑戰之時,能不能請幫手?”楊晨笑嘻嘻的又問了一句。
  “自然不行,挑戰是兩個人的事情,哪怕是輸,也要輸的光明磊落。”楚亨似乎很得意自己想出來的這招,對楊晨的問題不厭其煩的回答著:“磨練心性,就是如此,你就不要想著投機取巧了。”
  “那要是傷到了,又當如何?”楊晨的臉色凝重了起來,好像要把所有的可能性都問清楚,才會動手。
  “那很遺憾,只能怪你學藝不精,怪不得旁人。”楚亨再次笑了起來,心情十分的愉快,回答也十分的痛快:“不過你放心,同門切磋而已,傷筋斷骨或許是可能的,但絕不會傷及性命。您說呢,杜師兄?”
  杜謙現在已經沒辦法對楊晨表示更進一步的支持,只能在這上面點點頭:“你挑戰的時候通知我一聲,我會在場。至少,我能保你一個性命無憂。”
  “多謝杜師叔!”楊晨當然分得清好壞,沖著杜謙道謝之后,轉向楚亨再次問道:“十年奴仆,從現在開始,十年時間內,任何時候我都可以挑戰孫海敬孫師兄,只要我能勝過孫師兄,我就可以開始拜師修行,是吧,楚師叔?”
  稱呼中,楊晨已經將孫海敬稱為師兄,將楚亨和杜謙稱為師叔。楊晨這些話都是剛剛楚亨說過的,楚亨自然是承認的,點了點頭,也不說話。
  “我挑戰孫師兄,這是一對一的挑戰,旁人不能干涉,更不能相助。如果受了傷,那是學藝不精,而且很有可能傷筋斷骨,但是不會傷及性命。楚師叔,是這樣吧?”楊晨再次把楚亨剛剛回答過的話問了一遍。這一次,楚亨還是點頭。
  “那么,我同意楚師叔的處置。”楊晨沖著楚亨和杜謙一施禮,隨后走到了孫海敬面前。
  “孫師兄,小弟楊晨,向你挑戰!請賜教!”
  ————
  不開單章貌似大家推薦的不是很積極啊,可是我實在不想開單章影響大家的閱讀,還是在這里多拜托大家,千萬給些支持,推薦票,收藏,點擊,啥啥都要,有的就都丟過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