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5)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5)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5)     

斬仙16 說話要算數(下)

誰也沒有想到,楊晨竟然會在這個時候向孫海敬挑戰。聽到楊晨這句話的人,幾乎全部都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巴。
  一個凡夫俗子,挑戰煉氣三層的修行者,如果不是瘋子的話,那就是個傻子。楊晨看起來似乎很正常,既不瘋也不傻,誰也沒料到他會做出這樣的舉動。
  反倒是楚亨和杜謙,對楊晨這個時候提出挑戰,都是暗暗點頭。看似楊晨在做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但在這個時候,卻是把握最大的。如果放在以后,孫海敬不停的精進,而楊晨卻不能修行只能原地踏步,那取勝的希望會越來越小。
  不過點頭歸點頭,楚亨對楊晨這種不自量力的行為卻依舊看不上。見孫海敬的目光投過來,楚亨微微的一點頭,什么話也沒有說。
  孫海敬得到了授意,自然再也沒有什么忌憚。反正是楊晨挑戰,而且剛剛師父說的很清楚,楊晨還親自問了一遍,那這次不把楊晨打一個筋斷骨折,那也對不起師父的這番出面。
  夸張的活動了一下手腳,孫海敬甚至還特意將脖子扭的嘎巴作響,反正到了他這個境界,控制身體骨節已經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這動作卻帶來一股殘忍的感覺,至少旁邊已經有幾個外山門弟子微微的偏過了頭,不想再看。
  施施然的走到了空地的一邊,孫海敬一手從乾坤袋中掏出來一個千鈞符,一手沖著楊晨勾了勾,示意他上前動手。對付一個普通人,孫海敬有百分之兩百的把握,只要一個千鈞符,就能讓楊晨舉步唯艱,然后任他宰割。這種情況下,如果還要動用更多的法力,那也實在是太丟人了。孫海敬能丟得起這個人,估計楚亨都放不下這個面子。
  楊晨上前,慢慢的走到了孫海敬的對面,心中已經想好了如何對付孫海敬。前世皓月殿一直是和烈陽殿爭雄,最后還是皓月殿的人將師父出賣給了太天門,導致師父含恨自盡,今世又是皓月殿的人勾結太天門來算計自己,他絕不會輕易的放過孫海敬。
  “師兄小心,在下要動手了!”動手之前,楊晨還文縐縐的打了個招呼。
  對面的孫海敬哈哈一笑,又是輕蔑的一勾手:“楊師弟,放馬過來!”對楊晨的稱呼,他已經戲謔的改成了楊師弟,仿佛吃定了楊晨一般。
  楊晨的臉色一肅,一股冷森之氣從楊晨身上爆發出來。周圍的人全部都是臉色一邊,空氣中也仿佛多了幾許寒意。
  “要殺多少人才能累積這樣的殺氣?”楚亨根本不在乎楊晨身上爆發出來的殺意,冷哼一聲,仿佛在提醒身邊的杜謙,讓他看清楚楊晨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
  圍觀的眾人只是感覺一陣強烈的殺意有些心寒而已,但是,首當其沖的孫海敬卻完全不是這樣的感覺。
  在孫海敬的眼中,對面的楊晨仿佛突然化身成一片血海地獄,將孫海敬呼啦一下席卷進其中。滔天的殺意,如同實質一般的侵入了孫海敬的神識,讓孫海敬除了感覺恐懼戰栗以及崩潰之外,再無其他的感覺。
  握著千鈞符的手,不由自主的扔出了千鈞符,但是,卻絲毫沒有半點的準頭。依稀中,對面的楊晨只是身體微微向旁邊一靠,就輕松的躲了過去,然后直沖上來,對著站在原地毫無動作的孫海敬面門就是狠狠的一拳。
  砰,蓄力已久的一拳,結結實實的打在了孫海敬的鼻子上。哪怕孫海敬修為再深厚,不動用法力的情形之下,肉體卻也無法抵擋這樣的一拳,登時間鼻血長流,眼前一片發黑。
  還沒等孫海敬從痛苦中反應過來,楊晨的另一只手已經抓住了孫海敬的那只操縱千鈞符的手,借著身體的速度,向后一帶,然后肩頭一靠,正好靠在了孫海敬手肘的位置。頂著孫海敬的手肘,反彎過他關節,楊晨用力一靠。
  喀拉,一聲毛骨悚然的聲音響起,孫海敬的那只手已經軟軟的垂下,再也無法動彈。孫海敬口中只能發出一聲慘叫,劇烈的痛苦差點讓他就此昏迷過去。
  楊晨卻是得理不讓人,身體一晃已經到了孫海敬身體的另一側,這次的目標是另一只手,但楊晨卻先是腳下一勾,上面一拉,孫海敬已經身不由己的摔倒在地上。摔倒的時候,本能中,孫海敬用自己自由的那只手一撐地,登時又引起一陣殺豬般的嚎叫聲。
  而楊晨已經借勢撲在孫海敬身上,緊緊的壓住,膝蓋頂著孫海敬的肩膀,拉著他的另一只手,用力一翻,咔吧,那支胳膊就詭異的扭到了背后。旁人看來,卻是好像憑空多了一個彎曲的骨節。
  兩只手都被楊晨扭斷,孫海敬卻依舊還在慘叫。楊晨下手不停,惡狠狠的拳頭就沖著孫海敬的太陽穴接連不斷的砸去。砰砰砰砰,聲音連續不絕,而孫海敬的聲音卻越來越小,掙扎的動靜也越來越弱。
  楚亨大驚,正要出手干預,突地眼前卻多了一只手,正是滿面笑容的杜謙:“楚師弟,一對一的挑戰,旁人不能干涉。”
  “可我的弟子已經受傷!”楚亨大急之下,也不由的暴喝出口。將周圍的圍觀弟子都下來一大跳。
  “受了傷,那是學藝不精,怪不得旁人!而且免不了會傷筋斷骨,這話可是楚師弟你自己說的。”杜謙臉上依舊是笑瞇瞇的表情,手卻攔住了楚亨,讓他根本無法出手,一邊說,一邊用神識看著那邊的情形,篤定的說道:“放心吧,楚師弟,我保證令徒性命無憂。”
  說話間,楊晨那邊已經停止了動手。孫海敬滿臉是血,人已經整個的昏迷不醒。兩條胳膊,一條被從肘部反彎關節,另一條卻是直接從大臂的根部折斷,太陽穴上,一片狼藉,按下去甚至有一些破碎的骨頭。整個人卻是還活著,并沒有死去。
  從容的站起身來,楊晨面對著楚亨咬牙切齒的臉,微微的一笑,施禮道:“楚師叔,弟子不才,已經挑戰打敗了孫師兄,不知道楚師叔之前的話可算數?”
  ——————
  大家是不是很喜歡看單章求票?支持給力點吧!
  狂求推薦票,狂求收藏,狂求點擊,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