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162 機會沒你的事(下)

既是如此,那所有殿圭都不能落下”一林云風其實爭的就是粱紹明的位置”拉上所有金丹宗師,本就是一個借口,既然王永自己說出殿主堂主,他自然也借機想要把這個事情定下來。
  “皓月殿主因為識人不明,掌教宮主和長老們一致同意罰他面壁思過二十年。”王永當然知道自己的徒孫所指何為,直截了當的將梁紹明排除在外:“卻是不好中斷吧!”
  “這!”,林云風眉頭一皺:“這等機會難得,且容他出來觀禮一番,然后再回去面壁,可好?”
  梁紹明面壁思過是公諸宗門的,所有人都知道,真的要力挺的話,林云風還真沒有那么理直氣壯,只能用商量的口吻說出來。
  “林長老,梁殿主是犯錯受罰!”王永卻絲毫不肯讓步,合著剛剛才對自己徒孫下手,現在就恬著臉想要好處,哪有這等好事?直接否定道:“有好處就先放出來,拿了好處再送回去,這叫受罰嗎?要外人知道,沒得要笑話我純陽宮兒戲f”
  說起道理來,絕對在王永這邊。犯錯受罰的人見到有好處,先放出來拿好處然后再回去,這哪是受罰,分明是獎賞。這話一說出來,就連掌教宮主都不好再說什么。
  林云風還想要再辯解幾句,掌教宮主卻不得不長嘆一聲開口:,“林師兄,粱紹明的事情,還是依照王師兄的意思辦吧!犯錯受罰之人,就不要出來了。
  “可是,宮主!”林云風也是著急,這么好的機會,卻不能讓自己的弟子觀摩一番,實在是讓人無接受。
  “不要說了!”掌教宮主直接阻止了林云飛的話語:“我純陽宮雖然不是數一數二的門派,但門規就是門規,非同兒戲。如若人人都蔑視門規”我等如何制約宗門弟子?”
  掌教宮主擺出宗門門規”卻是再無轉圈余地,林云風只能黯然的住口,但怨毒的目光卻狠狠的盯了楊晨一眼。所有的事情,都是楊晨弄出來的,包括自己的徒孫楚亨變成叛門弟子,也是拜楊晨所賜,這粱子卻是越架越深了。
  這邊林云風黯然,其他的長老們卻是已經看出,王永這一脈,從師祖到師父到徒弟,都是眼中揉不得沙子的人,這邊受了委屈,那邊馬上就要井回來。
  一干人等倒是十分的慶幸,自己和王永這一脈的關系都還好,尤其是和楊晨交好的幾位諸如藥堂堂主朱辰濤,外事堂堂主徐成信以及執堂堂主孟先,有這么一個運氣好到逆天的小友,連帶他們只是沾點光便能讓不知道多少人羨慕死,這等弟子,可要盡心維護。
  哪個弟子給純陽宮拓寬了主靈脈?哪個弟子發現了新靈脈還給他們全都留了房間?哪個弟子得了伍雄長老的修行心得直接獻給宗門讓大家受蓋?哪個弟子有這等觀摩度劫的機會還不忘記留給大家?除了楊晨,還能有誰?
  皓月殿上下加起來,對宗門又有什么值得拿出手的績?除了享受宗門的資源之外,何嘗給過宗門如此多的好處?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兩廂一比較,誰都能夠得出結果。
  “其實,梁殿主也未必沒有機會!”,就在眾人以為塵埃落定的時候,楊晨卻意外的開了……不光如此”他說出的話語讓所有人都是一驚。
  “什么機會?”林云風大喜,此刻也顧不得楊晨是個小輩”急匆匆的問道。
  “弟子雖然沒見過陰火劫,但也知道”度劫之時,天地元氣波動,絕非限于一地,恐怕我眉清山數百里方圓都會影響。”,楊晨開口娓娓道來:“,只要在我純陽宮范圍之內,估計都能夠感受到這非同一般的靈力動蕩。”
  這話確實有道理,眾人聽的都是微微點頭。不過楊晨并沒有說完,緊接著說道:“弟子看過一些前輩記載,度劫之時,修為不足,也只能遠遠的避開,距離太近而又無保護自己的,恐怕要被天劫波及。到時候,恐怕真正能夠看到前輩度劫的,也只是諸位長老們而已。”
  這話一出口,眾人的神色登時好看了起來。這話看似給了梁紹明機會,但機會卻是和沒給一樣。而且最重要的是,這番話將之前林云風提議的讓所有金丹都管理的影響消除的一干二凈。
  原本事情到此的話,林云風那番話,肯定讓其他的金丹宗師們有想,哪怕不表露出來,也會對楊晨有看。但這話一出,卻是大家修為不足,根本就無靠近,原本就沒有機會的事情,大家誰還會埋怨楊晨不給機會?
  道理就是這個道理,但是幾位金丹期的堂主殿主卻有些臉上變色。按照楊晨的說,豈不是他們也沒有機會近距離觀察,只能夠遠遠的感受?
  “幾位殿主堂主想要觀看的話,說不得要眾位長老合力護衛了。”緊接著楊晨的一句話,就讓幾位金丹期的堂主滿臉的希翼,目光全部都集中到了掌教宮主身上。
  大家之前光顧著興堊奮,卻沒有想到過這一層,經過楊晨一提醒,眾人也才開始考慮這個問題。似乎眼前的這幾個元嬰長老,護住金丹期的殿主堂主,估計都有點難度。別說加上梁紹明,就這幾個人,都有些捉襟見肘。
  這種情形之下”林云風就算是想加人,也不可能,梁紹明進來,就得有人出去,大家都是同等的身份,你梁紹明還是個受罰之人,憑什么擠掉別人的位置?
  “如此,便只能是長老們加上在場的諸位了。”林云風也只能無奈的承認,梁紹明沒這個福分。不過,他還是揪住了另一個人,自己的弟子沒這個機會,這個人也不行。
  “高月可不是殿主,也不能算在內吧?”林云風說這話的時候根本就沒看高月,而是看著楊晨,似乎要看高月沒有這個機會,楊晨會是怎樣的表情。
  “當然!”楊晨滿不在乎的承認道:“諸位長老只管安頓幾位師叔。師父的事情,弟子來解決!”
  求月票,求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