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169 殺手還是補品(下)


  靠近林昌和的度劫之地,方圓十里之內,除了那些元嬰和元嬰級別以上的高手之外,再沒有一個活物。
  數十件法寶的轟擊之下,哪怕是強如林昌和,也不得不分心對付。不過,陰火劫在這個時候卻幫了他的大忙。
  只要一靠近天劫的范圍之內,只要是沾染了靈力的東西,全部都會被天劫bō及。那些法寶一進入天劫的圈子當中,馬上開始被陰火灼燒起來。數十位元嬰高手,承受著本命法寶被陰火灼燒的痛苦,他們的修為還不足以引發陰火劫,但卻要承擔陰火劫的至少兩成的威力。而那些法寶,更是首當其沖,馬上開始損毀。
  所有人都明白,這個時候不是可惜那些法寶的時候。本命法寶珍貴,但和門派興衰以及今后自己的性命比起來,也不過是可以隨時放棄的身外之物。哪怕為此而受傷,但是卻能給林昌和帶來重創的話,也是值得的。
  身在天劫中心的林昌和,終究是一個魔修,而魔修最大的特點,或者說魔功最大的特點就是,在入門的時候相當的容易,而且修為進境十分的迅速,但是越到后期,修行越是困難,而且心魔不斷。短短的不到一年的時間內,林昌和從煉氣期直沖到了元嬰巔峰,別說他是一位魔頭,哪怕是楊晨這等重生一次心境修為遠超過大乘期的人,也不可能完全沒有影響。不能不說,道門高手的策略是十分正確的。本就心境不穩,度劫之時又遭到了眾人的攻擊,林昌和就算是有兩條命,估計也會被天劫吞噬。
  林昌和表現的太過于強勢,以至于眾人全部都是孤注一擲的攻擊起來。但是,壞就壞在了眾人不顧一切的攻擊上。
  攻擊的確給林昌和造成了巨大的困擾,但是也同樣的給了他一個巨大的機會。數十件元嬰期大乘期高手的本命法寶,分散了陰火劫的大部分的威力。
  當攻擊及體的剎那,林昌和幾乎有一種必死的覺悟了。但就在他已經徹底的放下了一切,迎接死亡到來的時候,卻突然驚喜的發現,陰火劫的威力小了許多。
  最讓林昌和驚喜的是,當他徹底的以為自己要死的時候,反倒是讓他再也不理會那些翻飛的雜念,不再理會旁人的攻擊,全身心的放松下來。而這種狀態,也讓他剎那間大徹大悟。
  能夠改良子母魔功并吸引無數人上當受騙,林昌和本身就是一個極度聰明的人物。這一瞬間的頓悟,也讓他發現了克服心魔的方法。而且有數十件高級法寶在替他分擔天劫,哪怕在最開始的一刻他已經靈力紊亂口吐鮮血馬上就要奄奄一息,但在下一刻,他卻頑強的tǐng了過來,開始接受陰火劫考驗的同時,也在為他凝練著身體,剔除雜質。
  誰都沒有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包括楊晨在內。他只是記得林昌和并沒有因為眾人的攻擊而度劫失敗,卻并不知道其中的原委。就在眾人拼死苦苦的抵抗著陰火灼燒本命法寶,同時還在微弱的攻擊著林昌和,等待他被天劫陰火燒成灰燼的期待目光中,一道接一道的陰火降臨在林昌和的身上,而林昌和的身影,也越來越萎靡,每一道陰火降臨,眾人遠遠的都能看到他狂噴鮮血的模樣。
  這樣的情形讓眾人更是充滿了信心,大家更是拼盡全力的抵抗著陰火灼燒,法寶也在陰火劫當中艱難的移動著,撞擊著,切害著林昌和的身體。而林昌和也每況愈下,似乎只要再有輕輕的一下攻擊,就會燈枯油盡殞命飛天一般。
  林昌和的氣息在眾人的眼中,神識掃描當中,幾乎已經只剩一線。
  至此眾人已經心中大定,覺得林昌和再沒有逃脫的可能。
  第五道,第六道,第七道,第八道,第九道,就在眾人的期待中,一道接著一道的陰火降下,但林昌和卻如同頑強的蟑螂一般,始終維持著那么一絲的生氣,命若游絲。
  第九道天劫結束的剎那,太天門的那位大乘期高手,已經忍不住的沖了上去,速度幾乎可以堪比閃電。
  剛剛度劫結束的剎那,應該是林昌和最虛弱的時候,看林昌和的樣子,只要輕輕的加上一掌,就可以完成除魔衛道的使命,而且可以讓自己的聲譽達到頂點。但是,急沖出去的長老剛剛沖到了林昌和身邊百丈之內,林喜和那一刻閉著的雙目卻陡然的睜開,兩道濃稠的如同血液一般的光芒,直接射在了他的臉上。
  “不!”太天門的大乘期長老猛地發現,自己體堊內的靈力如同不受控制一般,開始飛速的消失,而對面林昌和的氣息,卻猛地開始強大起來。
  對于林昌和來說,修行過龍胎養靈決的高手,簡直就是他最好的補品。而太天門的這位長老,卻在林昌和最需要的時候,及時的將自己送上了門,而且還是靠近在十丈之內。
  旁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太天門的長老已經失去了行動的能力,完全被林昌和控制。一身超絕的修為就在眾人的眼前,飛速的成為了補充林昌和的補品。片刻間,全身精血仿佛都被抽一空,原本還只是中年的容貌,飛速的變老,成了一個耄耄老頭。
  事情發生在瞬間,等到其他人明白過來的時候,林昌和已經成為了一個全盛時期的大乘期高手,血紅的雙眼緊盯著周圍同樣受傷不輕的眾人,懸在空中,嘿嘿的冷笑著。
  “糟糕,耕長老已經遭了他毒手!趕快動手!”另一位大乘期高手同樣也修行過龍胎養靈決,此刻終于意識到了大禍臨頭,急忙大聲的提醒道。
  可惜,他此刻提醒已經太遲,只喊了一句,就全身被控制,再也無法動彈。眼睜睜的看著全身的修為離體而去,轉瞬間變成了一個須發皆白的老人,奄奄一息。
  隨后,林昌和嘿嘿的冷笑聲,幾乎傳遍了百里方圓,他的面前,是一大堆面如土色的元嬰期高手。
  求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