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5)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5)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5)     

斬仙174 公孫玲回歸(上)

伍雄長老實力早已經到了飛升的境界,但是因為俗事未了,所以遲遲沒有飛升。剛剛的情形,卻是他用異常強悍的修為直接度過赑風劫然后白日飛升引發的天地異象。
  一位元嬰高手晉升大乘期,度過陰火劫的時候,就能引發方圓幾百里的元氣波動,只要是修士,都能夠察覺的到。而大乘期高手白日飛升,更是幾乎讓天下人都察覺到了異常。
  活得長經歷過有人飛升的,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而從沒有經歷過的,自然不知道這是什么情形。
  不過,讓識貨的所有人都震驚的是,通常度過赑風劫的時候,都要很長的一段時間,異常的艱苦,但伍雄長老卻仿佛根本不費吹灰之力一般,這樣的情形讓人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奪天丹。
  伍雄長老煉制成奪天丹已經不是什么秘密,楊晨更是因為那件事情而名揚天下。只是伍雄長老一直沒有飛升,所以眾人都不知道這奪天丹到底是真的煉制成功還是假的,當初參與煉制的幾個人,也都是諱莫如深避而不談,誰也無法驗證。
  現在伍長老白日飛升,而且是如此的迅速,已經充分的表明,那枚奪天丹不但沒有失敗,反而是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只有楊晨和高月王永知道,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煉制奪天丹的時候,丹劫之時,最后的幾道赑風劫是伍雄幫助奪天丹扛下的,對于赑風劫的特性,伍長老已經有了充分的認識和經驗,所以才會度過的這樣輕松。
  可惜,并不是所有人都這樣認為的,大家普遍接受的觀點,就是奪天丹的強大功效。一時之間,各種各樣的說法甚囂塵上,不過核心焦點卻都是伍長老的白日飛升和奪天丹。
  伍長老白日飛升,也讓當初留給楊晨的那些修行心得更加的珍貴,尤其是元嬰期到大乘期以及大乘期到飛升這個階段的記錄。掌教宮主想都不想的就直接將這部分內容存入到了純陽宮密閣當中,非核心長老不得觀看。
  隨著伍長老的飛升,楊晨的名字再一次被提起,當然,同時被提起的還有當初參與煉制奪天丹的幾位煉丹師加上馴獸師范山。但論起名頭之盛,卻屬修為最低的楊晨。
  對楊晨來說,伍長老的飛升,也意味著楊晨在凡間少了一個強悍的后盾,至少以后不會有伍長老為他撐腰。還好,楊晨已經提前把人情賣給了青云宗的花長老,而且純陽宮這邊也多了一個大乘期的桂山友,卻是對楊晨的影響并不是很大。
  伴隨著伍長老的飛升,出現在楊晨面前的,是在仙落淵已經十年的師姐公孫玲。她剛剛從仙落淵出來,回來直奔烈陽別院,拜見過師尊之后,聽說楊晨在這里,馬上就追了過來。
  “師姐!”楊晨驚喜交加,眼前的公孫玲和他前世記憶中的公孫玲完全的不同,單是氣質上就有了巨大的變化。修為上,暫時公孫玲還是和楊晨差不多的筑基初期,但卻已經有了一種戰斗中廝殺出來的一往無前的氣勢。
  “我從仙落淵出來了!”公孫玲滿臉的開心,微微的笑容擋不住她那種充滿自信的表情,明顯的多了一種經歷過戰斗廝殺之后的滄桑和堅毅,再不是楊晨記憶中那個只知道埋頭苦修閉門造車的苦修士。
  “師姐辛苦!”楊晨看著公孫玲的變化,心中也為她感到高興。只有經歷了磨練之后,才能真正的獲得提升。埋頭在靈脈中苦修,沒有絲毫的戰斗經驗,且不說度劫時候的難度,就算是成功飛升了,到了靈界也是被欺壓的對象。
  “你的事情我都聽說了。”公孫玲顯然對楊晨很是關注,從仙落淵一出來,就打聽楊晨的事情。說完這句,公孫玲似乎臉上忽的換了一個表情,似笑非笑的說道:“聽說碧瑤仙島的石仙子冷艷無雙,師弟你艷福不淺啊!”
  楊晨忍不住從心中發出了一聲呻吟,怎么人人都要和自己說這個事情?師父如此,連師姐也是如此,反倒是那些師兄弟們對此反應并不是很強烈。而且讓楊晨意外的是,公孫玲師姐的語氣中,明顯的帶著一種不爽。
  此時此刻,楊晨連要死的心都有了,又不是他自愿的,怎么大家都用這樣的語氣來和他說話?
  “那是個誤會!”楊晨除了苦著臉解釋,別無他法:“掌教宮主正在交涉,但愿碧瑤仙島能夠放棄初衷吧!”
  “你不愿意?”公孫玲的眉毛挑了起來,但語氣卻明顯的緩和下來,而且還有一點驚訝的味道。
  “我都說了,那是個誤會!”楊晨只能再次苦笑。人人都以為他占了天大的便宜,誰知道他心中的苦楚?
  “既然不愿意,那就推了吧!”公孫玲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拍了拍楊晨的肩膀,寬慰道,臉上又恢復了笑容。
  “你以為我不想?”楊晨白了公孫玲一眼,惹得她又是一陣銀鈴般的笑聲。
  不管怎么說,公孫玲很滿意楊晨的態度,再也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而是很開心的給楊晨和上官峰講述起她在仙落淵的歷練歷程,經歷了什么風險,學到了什么經驗,事無巨細,似乎想要楊晨分享她的經歷一般。
  楊晨和上官峰都是靜靜的聽著,不過上官峰很快就離開,有人前來買賣,上官峰直接用這個借口離開,房間里只剩下兩人。
  公孫玲好像十年沒有和人說過話一般,不停的給楊晨講述著,而且描述著楊晨給她煉制的那些丹藥起了什么樣的作用,眉飛色舞,開心異常。
  楊晨當然不會打擾公孫玲的興致,靜靜的聽著,直到她一口氣把想說的東西都說了出來。說完這些,公孫玲仿佛也放下了心中的牽掛一般,玉手拍著胸口,開心道:“哇,一口氣說出來,真舒服!”
  之后,也不管楊晨的反應,直接問道:“楊師弟,你不是說等我回來,會教我一個強悍的幻陣嗎?”
  求推薦票!【字由啟航更新組明兒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