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74 公孫玲回歸(下)

公孫玲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變成了一個急性子。不過楊晨卻不計較這些,公孫玲開心就好,她的修為越高,純陽宮也多一點強悍的實力。
  反正楊晨說的那個幻陣也在眉清山范圍之內,楊晨不介意帶著公孫玲一同前往。但還是在途中叮囑她,最好還是和她的師父以及需要招呼的人都招呼到。修行不是滅情絕性,也不是學著小國寡民,老死不相往來,必要的人情世故,還是需要的。
  對楊晨的勸告,公孫玲點頭記下。這些話似乎她師父也和她說過,可公孫玲并沒有聽進去,但楊晨的話,卻能讓公孫玲牢記在心。
  楊晨并沒有察覺這些,施施然的帶著公孫玲直奔發現斬仙刀的前輩閉關之處。
  “這里看起來沒什么特殊啊!”公孫玲觀察著四周,并沒有發現幻陣的蹤影,忍不住皺起了眉頭:“楊晨,你是不是記錯地方了?”
  不知不覺中,公孫玲已經改了對楊晨的稱呼,不再是正式的稱呼他師弟,而是直接叫他的名字。對此,楊晨也沒有在意,反正他的朋友都是直接叫他名字的,公孫玲也一樣。
  對公孫玲的質疑,楊晨并沒有開口分辨,而是轉頭沖著她一笑,向前跨了一步。瞬間,楊晨的身影就在公孫玲的面前消失的無影無蹤,而周圍卻沒有任何的動靜。
  “這!”公孫玲當場睜大了眼睛,看著這神奇的一幕。饒是她本身就是一個陣修,也不由的為這種布置的絲毫不露痕跡的幻陣所驚詫。
  小心的踏著楊晨的步伐,向前一步之后,公孫玲眼前的景色陡然的一換,人也出現在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旁邊就是似笑非笑的楊晨,似乎正在等著看她驚詫的表情。
  “厲害!”正是因為自己也是陣修,所以公孫玲更能明白這個幻陣的厲害之處。如許大的山谷,竟然被這一個幻陣遮蔽的嚴嚴實實,完全沒有人能夠發現。而且哪怕路過,咫尺之間都無法察覺到幻陣的存在,布陣的人絕對是一個高手。
  “這是本門的一位前輩的閉關之處。”楊晨對公孫玲并沒有多隱瞞,帶著公孫玲來到了那位前輩的墓前拜祭。
  見到楊晨豎立的石碑,公孫玲似乎沒有任何的驚訝。只是恭恭敬敬的拜祭一番,做完一切之后,這才起身對著楊晨嘆道:“怪不得人人都驚嘆你的好運氣,上天梯不怕幻境,進仙落淵能碰到伍長老,連去青云宗都能交好一位大乘期高手,現在我信了。連這等隱秘的地方都能找到,沒有逆天的運氣,怎么可能?”
  在公孫玲眼中,這肯定是楊晨不小心撞進來的,否則根本無法解釋。對此,楊晨也沒打算解釋,反正大家都知道楊晨運氣好,索性這也是好運氣的一個體現吧!
  這個幻陣,足夠公孫玲研究很長一段時間,記下了這里的位置之后,兩人很快的返回了純陽宮當中。公孫玲不是不聽人勸的人,十年沒有回純陽宮,至少要回來盡到弟子的禮節。
  除了碧瑤仙島的石仙子有點麻煩之外,似乎這些日子以來楊晨都是一帆風順,魔功大劫也好,煉制乙木飛劍也好,完全都是按照楊晨的計劃發展。師父和公孫玲的今生都有了改變,楊晨忽然覺得,自己辛苦謀劃的一切,全部都值了。
  心情暢快之下,楊晨開始靜靜的等待著明光劍的出爐,同時也等著太天門的程文才前來兌換賭注。
  程文才當時為了能擠兌嘲諷楊晨,不惜將打賭的事情大肆宣揚,卻沒有料到最后落得自己要向楊晨高月磕頭的事情也被弄的天下皆知。
  正因為鬧的這么大,所以太天門哪怕是想要和純陽宮私下里偷偷的和解都不可能。太天門勢大,卻也招致了不少其他門派的不滿和嫉妒,怎么會容許這個能讓太天門大跌面子的事情悄無聲息的過去。
  之前純陽宮以高月和楊晨都在閉關為由拖延了一些時日,讓太天門也看到了一些希望,對純陽宮如此的上道很是滿意。反正高層的幾位長老已經做出決定,程文才還是要磕頭,不過可以在隱秘的情形之下兌現賭注即可。
  沒料到的是,伍雄長老飛升,奪天丹的逆天表現讓楊晨再次成為修士們的焦點。于是,程文才輸的那個賭注也被提起,有那么一批人,似乎也想借著這個機會來結識一下楊晨,將整個事情弄得沸沸揚揚,就算是太天門和純陽宮想低調都不可能。
  原本可能只是在某個隱秘角落程文才向高月楊晨磕頭的事情,被龘一干人等一鬧,成了必須在大庭廣眾之下來進行。
  聽到這個消息之后,程文才幾乎一口鮮血直噴出來。他生平栽過的跟頭當中,再沒有比在楊晨身上栽的這兩次更甚的。一次是讓他的金丹修為直接掉落到筑基期,另一次卻是讓他從此以后聲名掃地,在修士們面前再也抬不起頭來。
  修士們敬天敬地,天地君親師當中,甚至連君都不敬,只為天地親師磕頭,少有的會給一些死人磕頭,所謂的人死為大。但一位金丹宗師向另一個門派的一位筑基期弟子磕頭前所未見。
  如果是那個筑基弟子只是資質差但是輩分高換則罷了,但楊晨偏偏卻是一個后輩中的后輩,這讓程文才情何以堪?
  只是,自作孽,不可活,如果當初不是程文才咄咄逼人,楊晨又怎么會和他定下如此的賭約,卻也怪不得別人。
  現在事情鬧大,已經由不得程文才和太天門,哪怕現在純陽宮主動提出不用兌現賭注都不可能。旁人一定會說這是純陽宮迫于太天門的壓力,不得已之下,太天門只能夠讓程文才自己解決自己的麻煩。
  程文才幾乎是懷著壯士一去不復返的壯烈心情踏上去純陽宮的路途的,在他的心中,充滿了憤怒的火焰。
  這般的奇恥大辱,哪怕把楊晨和高月碎尸萬段,都無法抹去。眾目睽睽之下,程文才不好做什么手腳,但程文才已經發誓,這次侮辱之后,絕不會讓楊晨高月師徒二人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