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175 想要也不是不行(上)

惱羞成怒的程文才從來沒有想過,如果自己贏了這個賭注,會不會輕松的放過楊晨和高月。這個時候,他怎么可能換位思考,只知道自己受到了侮辱,一定要對方的性命來洗刷。
  楊晨和高月都沒有料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楊晨雖然痛恨程文才,但是只要程文才肯向師父磕頭認錯,楊晨也不為己甚,也不會讓他在眾目睽睽之下下不來臺。不過現在這樣,也很合楊晨的胃口,程文才這樣的人,就得這樣的教訓一下,否則他不長記性。
  眉清山純陽宮的地盤上,突然來了不少各路的道友,讓純陽宮上下都忙于接待。這些趕來的人當中,甚至還有幾個門派的元嬰高手,就連掌教也不得不在需要的時候出面一下。
  眾人打著的幌子,都是要看太天門的弟子前來兌現賭注,但是,談吐之間卻是不約而同的都在旁敲側擊的打聽奪天丹的事情。
  之前伍雄長老還沒有飛升的時候,有他老人家罩著,眾人就算是有心,也不敢付諸行動。另外奪天丹的效果誰都不知道真假,只是煉制出來,誰知道管用不管用?但伍雄長老飛升之時的異象,卻讓所有人都驚詫于奪天丹的強悍。
  沒有了伍長老的關照,眾人的膽子都大了起來,門派內有大乘期高手的不必說,甚至根本就沒有大乘期高手的門派,也有人起了心思。
  別的不說,就連太天門,似乎對奪天丹也頗為動心。有長老就提出來,讓程文才態度誠懇的去兌現賭注,以博得純陽宮和楊晨的好感,程文才這次狼狽的前來磕頭,也有部分的原因是宗門內高層的壓力。
  不過,現在純陽宮好歹也是有一名大乘期高手的門派,好歹也在魔功大劫當中和其他道門同仇敵愾的,雖然損失最小所得最大,但畢竟還是道門一脈,有些手段也不能明目張膽的使用,只能用這種迂回的方式。
  當程文才趕到純陽宮的時候,這才發現,純陽宮竟然已經集中了不下上千名有頭有臉的人物,等著他兌現賭注。察覺這一點之后,程文才是真的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這個頭一磕,以后在修士當中,再也沒有半點的威望和地位。
  原本事情可以小打小鬧的敷衍過去,但多了這么多頭臉人物,卻是想要簡單都沒辦法簡單下來。
  雖然這么多人聚在這里,根本不是為了看程文才磕頭,但大家打著的幌子就是如此,卻讓純陽宮也為難起來。說不得,只能夠選了一塊足夠大的場地,然后搭起了高臺席面,才將這些人安頓好。只是這規模卻無論如何也小不了。
  “這樣好嗎?”高月看著那么多的人,似乎也有些心怯。她現在還不是前世的那個可以為了徒弟和太天門翻臉的人,突然要面對這么多的大人物,總歸還是有些緊張。
  “有什么好不好的?”楊晨卻是根本不在乎,小打小鬧也行,大張旗鼓也一樣,反正自己這邊又不理虧:“論情論理,我們都沒有什么錯漏的地方,怕什么?”
  話是這么說的,但大家心中都有數,也許程文才磕頭之后,馬上就會有人借題發揮,轉到奪天丹的事情上。
  “要是他們說起奪天丹的事情,該怎么辦?”高月擔心的是這個,她怕楊晨有什么麻煩,焦急的問道。
  “想要奪天丹,找齊材料,找齊煉丹高手,給他煉唄!”楊晨笑著答道:“想要奪天丹,也沒必要得罪煉丹師吧?你說呢,師父!”
  這個倒是有道理,高月也定下了心。楊晨這么說,似乎還真沒什么可擔心的。高月也是關心則亂,有點不夠冷靜而已。
  當楊晨和高月一起出現在場地中央的時候,程文才已經在那邊等候。看著楊晨高月走過來,程文才一雙布滿了血絲的眼睛,幾乎要噴出火來。楊晨和高月這是故意在侮辱他,這個仇,一定要報!
  “程道友,愿賭服輸!”走到中央,楊晨也不管程文才鐵青的面孔和噴火的雙眼,很是平靜的說道:“不知道程道友還認不認我們之間的打賭和賭注!”
  “認!”程文才倒是想要不認,但也得有人答應才行。這個場合,他也只能咬牙切齒的應答了一聲。
  “好,程道友果然磊落,認就好!”楊晨呵呵一笑:“道友和晚輩打賭,只要晚輩能碰到林老魔頭的一根汗毛,就算是道友輸了。晚輩有多人作證,晚輩已經碰到了林老魔的汗毛,這賭注,可是程前輩輸了!愿賭服輸,程前輩,晚輩在這里等著前輩兌現賭注!”
  程文才瞪著血紅的雙眼,死死的盯著楊晨好一會,這才無比痛恨的冷哼一聲,就待要跪倒在地磕頭。但還沒等他做出動作,就被楊晨及時的攔住。
  “慢!”楊晨飛快的開口。程文才正要下跪的動作僵在原地,怨毒的目光登時又注視了過來。
  “晚輩和前輩打賭的時候,可是將晚輩的師父算在內的。”楊晨笑了笑,絲毫不在乎程文才的怨毒目光:“可別漏了晚輩的師父,免得前輩過會還要多磕頭一次。還有,記得認錯哦!”當時雙方的賭注是磕頭認錯,楊晨卻是在提醒程文才。
  程文才的牙都已經咬的格格作響,雙拳緊握,青筋亂跳,但卻說不出一句話來。只能憤恨無比的看著楊晨將高月請了過來,然后兩人并排坐在一起。最讓程文才無法忍受的是,楊晨還做了一個可以開始的手勢,這簡直就是面對面的凌辱,是可忍,孰不可忍?
  但程文才卻不得不忍,在場的來賓當中,沒有一個是他惹得起的,這還不算師門的一些長輩。程文才就算是再憤怒,也不敢同時得罪這么多人。
  咕咚一聲,程文才推金山倒玉柱的跪倒在地,沖著楊晨和高月就是重重的一頭磕下,口中大聲道:“高道友,楊道友,在下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