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76 賴賬可不行(上)

轟,楊晨的話登時引起了一陣議論紛紛。如此要緊的丹方,竟然可以換出來?
  如果說楊晨可以代為煉制,這點倒沒什么稀奇。楊晨對里對外都是個煉丹師,煉丹師收取一定的代價為人煉丹,這是修行界當中的慣例,只是不一安能保證成率,以及付出代價的多少而已。
  說白了,就是煉丹師用別人的材料來鍛煉自己的煉丹手,而且還能賺到煉丹的費用。這個毫不稀奇,幾乎每個煉丹師都這么做。讓煉丹師自己搜集材料再煉丹,有搜集材料的夫,也足夠耗完煉丹師這一生了。[搜索最新更新盡在]
  不過,丹方不管放在哪個地方,哪個mén派,哪個煉丹師身上,都是秘而不宣的東西,絕不會因為替人煉丹而泄lu。越是重要的丹方,越是如此。
  楊晨竟然說要出賣丹方,簡直讓所有人都出乎意料。這可是奪天丹的組成部分,就這么輕易出賣?
  對于那些打著丹方主意的人來說,這是一個好消息。既不用和純陽宮撕破臉,也不用殺人,只要付出點代價就可以拿到。問題是,這么珍貴的丹方,需要付出什么樣的代價?
  “找晚輩煉丹的話,只要備齊主材就可以,輔料晚輩自己解決。”楊晨等眾人消化了一下這個消息,這才不慌不忙的開出自己的條件:“晚輩要的報酬不多,兩種一品火種,或者一種二品火種。****”
  一品火種和二品火種都不是什么高級的東西,取得相對來說十分的容易。楊晨現在身上的地心火,就是三品火種,也不是什么太強悍的,但獲得已經相對很困難。至于太陽真火,南明離火這等更加高級的火種,幾乎就是可遇不可求了。
  之所以要這么多的低級火種,卻是為了蘊靈爐的需要。蘊靈爐可不是光靠著高級火種就能夠升級的,搜集的火種越多,蘊靈爐就能越高級。低級火種容易獲得,楊晨也不會放過這種機會。
  “主材有什么?”有人馬上問了出來。這個代價對于在座的這些人來說,隨便哪個都能拿的出。哪怕現在身上不方便,也不過就是出去轉一圈的事情,十分的容易。
  “前輩需要使用什么丹靈,就用什么丹靈的內丹粉末。”楊晨飛快的回答道:“不用太多,有一兩就足夠了。”
  一開始楊晨一說要內丹,馬上讓不少人臉色都變了變,但又聽說只要一兩,大家也開始釋然。既然不是要所有的內丹,那就好商量。
  不過,更多的人還是對丹方感興趣,緊接著開口問道:“那如果要丹方,需要付出什么代價?”
  “簡單。”楊晨笑瞇瞇的伸出一根手指頭:“一種三品火種,可以換取一種丹方。如果有更高級的火種,可以按照大家公認的兌換比例,來換取多份丹方。”
  一種三品火種,對于在場的人來說,也不是什么太大的問題,但問題是,楊晨如此便宜的送出丹方,而且還致命了三品火種換一種丹方,莫非,這丹方還不止一種?
  “什么意思?這丹方不止一種?”在意丹方的人更著急,也不管不碩自己的身份,脫口問出。問題一出,眾人的目光頓時間又集中在楊晨的身上。
  “前輩,奪天丹使用的丹靈,可并沒有要求是哪一種,只要修為夠就可以。”楊晨笑了笑,緊接著解釋道:“但是,有時候不同的丹靈因為蘊含不同的氣息,所以奪天丹的配方和手本身也需要少許的調整。晚輩不知道奪天丹的丹方和手,但是單就恢復丹靈來說,也是同樣的道理。”
  “有些丹靈是有毒的,內丹中當然蘊含劇毒,這就需要先中和這些劇毒,否則加入到奪天丹當中,那不是奪天丹,而是奪命丹。”面對如此眾多的貪婪目光,楊晨臉上沒有一絲的緊張:“有些xing寒的,有些xing熱的,不一而足,需要視不同的丹靈有所區別。”
  “另外,上次煉制奪天丹,是將丹靈靈力耗盡才導致丹靈虛弱。導致虛弱的方式很多,有可能是受傷,有可能是生病,有可能是中毒,有可能是先天不足。”說到這里,楊晨已經不用在乎那些人的臉色了:“不同的方,需要的手和材料也不盡相同。”
  “所以,理論上恢復丹靈的丹方,有多少種組合,晚輩也不是很清楚。”楊晨雙手一攤:“就晚輩知道的而言,只有不到一千種的樣子。哪位前輩有興趣,也可以全部換過去,反正算下來,也不過就是一種七品火焰就足夠了。”
  楊晨說的實在是輕松,一種七品火焰就足夠了,沒錯,按照珍貴程度來說,一種七品火焰足夠抵得上一千種三品火焰了。但問題是,七品火焰是那么容易得到的嗎?連太陽真火太yin真火這種級別的,也不過才六品而已,想要七品火種,也只有純陽宮歷代保存的純陽真火才夠這個級別。
  這個jiāo換,只要不是腦子有病的,都不會同意。三品火種兌換一種,侄還說的過去,但估計也只是針對某一種丹靈而言,而且還是固定的虛弱方式,一想到這些,眾人就覺得,似乎上了楊晨這個小子的當了。
  相對于一干人等的面面相覷,純陽宮的掌教宮主臉上卻lu出了微笑。楊晨這一招,兵不血刃,卻讓想要打丹方主意的眾人無計可施,實在是高明。楊晨這個弟子,小小年紀,端的是八面玲瓏。
  這般情形之下,要是再有人想要強行動手,那就是純陽宮的敵人了。純陽宮雖然是一個二流mén派,但也是擁有大乘期高手的二流mén派,也不見得就會怕了誰。
  “那可不可以賒賬呢?”人群中,傳出一個yin測海的聲音,充滿了威脅的味道。
  “當然可以。”楊晨沖著聲音出的方向轉了過去,滿臉的堆笑回答道:“想要賒賬盡管賒,只要到時候把賬還上就行。否則晚輩不能保證是不是多了一味或者少了一味看似無關緊要的要材,奪天丹變成了奪命丹!”
  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