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5)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5)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5)     

斬仙177 溫暖的那一幕(下)


  不過,相較于煉丹,楊晨現在最期待的兩件事,一件事等著高月和王永給自己煉制的飛劍,第二件,卻依舊還是在南明離火上打主意。
  南明離火同樣屬于丙火一脈,和太陽真火的yin陽五行屬xing是一致的。不同的火種可以互相融合,楊晨現在雖然還沒有真正的將太陽真火和南明離火吸收到身休當中,但是丙火靈力卻可以經過南明離火灼燒一番,帶上些許的南明離火的氣息。[搜索最新更新盡在shuhaige.com]
  同樣的,這樣的做楊晨在太陽真火上已經做過一次,那一次直接導致的后果就是丙火靈力迅的筑基。
  現在楊晨已經筑基,雖然可能不會有這樣的效果,但是對于靈力的淬煉卻是極有好處的。楊晨一直等到這個時候才做這件事而不是在等待魔大劫爆的時候做,就是等著自己完全的鞏固境界然后提升到了瓶頸的時候用來沖破障礙。
  已經經過太陽真火淬煉的丙火靈力,在經歷了一次同樣讓人痛苦但卻依舊可以忍受的南明離火灼燒之后,整休的品質并沒有提升許多,畢竟是同意品級的火種。但是,另一項好處卻是楊晨一直期待的。
  如同太陽真火在識海中凝結的虛影一般,南明離火同樣也在楊晨的識海當中凝結出了一團虛影,帶著一絲金sè的明亮火焰熊熊的燃燒著,直接占據了戊土層上面的某個角落,和天空中的太陽真火虛影以及地下的地心火實體,形成了一個漂亮的三角形。
  原本因為救高月而神識雙修導致降低的神識,似乎在這一刻又開始瘋狂的凝練,好像又要有突破的跡象。連識海本身,也開始生了一些細微的改變。
  整體識海的框架,愈的凝實,仿佛被巨大的夯木的夯實一般。識海本身,也恢復到了救治高月之前的大小。只不過,讓楊晨意外的是,神識并沒有因此而直接突破金丹巔峰進入元嬰初期,反而是在這個境界上更加的鞏固了幾分。
  神識只是越凝練而不是提升,楊晨稍稍的有些失望,但是,靈力修為上的變化,卻讓他又一次驚喜起來。
  經過南明離火的jing煉灼燒,丙火靈力終于也在完成的時候,直接沖破了筑基二層的瓶頸,進入到了筑基三層的境界。
  因為五行相生相克,丙火靈力的提升又直接帶動了其他靈力的提升,如同上一次筑基時候生的事情一般,除了乙木靈力和丙火靈力,剩余的八種靈力也如同多米諾骨牌,生了一連串的反應,開始瘋狂的提升。
  在楊晨眉開眼笑當中,楊晨的yin陽五行訣終于整休完成了從筑基二層到筑基三層的提升,真正徹底的進入到了筑基三層的境界當中。
  完成這一切,已經又是兩個月的時間,讓楊晨焦急的是,師父和師祖到現在為止都還沒有完成飛劍的煉制。這讓楊晨既期待,又緊張。
  期待的是前世那個溫馨場面的再次出現,緊張的,卻是生怕因為自己的重生改變了許多,那個場面再也不會出現。沒到這個時候,楊晨就用林昌和老魔頭死在自己劍下來安慰自己。連那么一棵樹林昌和都絲毫不落的找到遁出,想必明光劍也一定會出現吧!
  在楊晨這種不安的情緒當中又焦急的等待了三個月之后,楊晨終于等到了高月和王永完成工作的消息,甚至顧不得其他,直接從九壤山莊飛回了烈陽別院當中。
  到了烈陽別院,楊晨卻又有些害怕,慢慢的走到了高月的小院前,輕輕的敲了敲mén,聽到了師父輕柔的讓他進去的聲音,這才忐忑不安的走了進去。
  高月一個人在,師祖王永已經離開,可能開始準備煉制他的棋磷角本命飛劍了。楊晨進來的時候,高月并沒有起身,只是在她的院子里樹下石桌邊,端坐著喝茶。
  此刻,楊晨卻不知道該怎么開口,向師父討要飛劍,未免顯得自己太xing急了一些。可是什么都不說不做,也有點別扭,很是難得的,楊晨在師父的面前有些尷尬起來。
  “你是聽說飛劍已經煉制完成了吧?”難得看到楊晨這樣的表情,高月很是有些詫異,同時也覺得好笑。這一刻,楊晨就好像一個從未長大的孩子一般。
  “師父!”楊晨沒有否認,也不想否認,只是熱切的看著高月。
  高月放下了茶杯,似笑非笑的看了楊晨一眼,這才伸手在自己的乾坤袋口上一抹。
  楊晨的心直接的揪了起來,緊張的大氣都不敢出。連在死前都念念不忘的情形,也許馬上就會出現在自己的眼前,也許不會,這才是讓楊晨無比忐忑的地方。
  一柄暗紅sè的飛劍,出現在高月的纖纖yu丶手之上。高月只用兩只手指捏著飛劍的劍身,侄轉劍柄,沖著楊晨遞了過來。
  “楊晨,這明光劍,是我專mén為你煉制的,你好好拿著,勤加修煉吧!”師父的聲音如同從天外飄來一般,如此的美妙。
  飛劍長什么模樣,楊晨已經根本看不清了。朝思暮想的一幕終于再次出現在了楊晨的面前,這一刻,哪怕高月遞過來的是一根樹枝,楊晨也會如獲至寶的收下,更何況,這飛劍真的是師父經歷了一次生死歷險之后,huā費了幾年的時間給自己煉制的寶。
  雙眼之中瞬間升騰起一片濃霧,然后飛快的化為淚水,溢出了眼眶,流在楊晨的臉上。楊晨口中只是哽咽的叫了一聲:“師父!”然后就再也說不出話來。
  數十年的期盼,終于換來了這一刻的重現,為了這一幕,楊晨哪怕付出再多也心甘情愿。
  雙手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抓住了飛劍,但是卻根本沒有注意抓的是什么地方,飛劍的劍刃已經將楊晨的手劃出一道長長的口子,鮮血直流。但楊晨卻如同沒有感覺一般,只是好像一個傻子一樣,抓著飛劍,滿臉的淚huā。
  原來,開心到了極致的時候,也會有淚的。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