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3)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3)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3)     

斬仙179 名正言順的理由(上)

第一百七十九章名正言順的理由
  沒有人會知道廣寧死的時候那種懊悔,早知道楊晨答應給他的飛劍是比明光劍的品級還高,自己何必非要做那個人還搭上一條性命呢?
  楊晨更加不爽,好好的心情,被破壞殆盡,還得要處理一系列收尾的事情,煩不勝煩。
  純陽宮的門規當中有一條,不得同門相殘,但是卻從來沒有說過,不能自保的。廣寧帶著七個蒙面的家伙要楊晨的命,楊晨當然不會放他離開。
  況且,以楊晨現在在純陽宮掌教宮主面前的分量,他說廣寧要謀害他,掌教宮主也絕不會不信。
  很快,掌教宮主和執堂的孟先堂主就帶著人來到了這邊。他們是接到楊晨的通知之后才趕過來的。
  事情的經過,楊晨很快的就說清楚,那些蒙面人的身份,也被確認,是幾個經常在眉清山范圍內活動的散修,平日里的確是和廣寧私交頗深。
  別的不說,這個地段,是在烈陽別院和九壤山莊之間,屬于純陽宮的內山門范圍。通常情況下,散修們是不敢隨意到這里來的,那些人出現在這里,本身就有諸多可疑。
  執堂的人出馬,很快就從眉清山的那些散修中得到了這些家伙的身份來來意。七個人并不是全部,還有幾個修為比較低,沒有進來礙手礙腳。
  孟先堂主親自出馬,元嬰期高手的氣勢一發,馬上就讓那幾個家伙不敢有任何的心思,乖乖的把知道的事情說了出來。
  據他們說,是廣寧來拉著他們想要強搶一柄新出的飛劍,據說飛劍品級很高,飛劍的主人卻只是個筑基初期,十分容易對付。而且那個家伙和廣寧不對付,廣寧想要借機好好的教訓對方一下,最好能讓他在宗門內抬不起頭來。
  這些情況很快被孟先堂主掌握,隨后掌教宮主也知道了此事。倒是楊晨十分的無辜,自己什么時候和這個廣寧不對付了?貌似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好像都沒有得罪過廣寧吧?
  “廣寧是宋行的弟子!”孟先見楊晨還不是很明白,直接說出了廣寧的另一個身份。
  聽到是宋行的弟子,楊晨頓時了然。在梁紹明面壁期間,皓月殿的代殿主宋行曾經揪著楊晨想要治楊晨一個擅離職守誤人子弟的罪名,結果無而返,反而被諸位殿主堂主看了笑話,梁子就是在那個時候結下的。
  “為師父出頭?還是為了自己搶一柄好飛劍?”楊晨很是不齒這些身在門派內部,卻始終想著打壓對手,絲毫不顧大局的家伙們。
  “不管他為的是什么,都是一個蠢貨。”孟先大手一揮,事情就已經定下了調子,得出了結論。
  皓月殿弟子廣寧勾結外人,算計本門弟子,這已經是觸犯了門規,勾結外人,殘害同門,就算楊晨不殺他,門規也要殺了他。
  雖然廣寧本人已經被楊晨殺死,但是他的師父宋行卻沒辦逃過,這個識人不明的罪名,同樣套上了他的頭頂,同樣的面壁十年。
  好在這個時候梁紹明已經出來主持皓月殿,否則的話,皓月殿殿主代殿主一起面壁,那才叫丟臉。
  “梁紹明,如果你沒辦約束你皓月殿的弟子,那就換個人做殿主!”連續幾次出事,都是皓月殿的弟子,而且都是針對楊晨的,怎能不讓掌教宮主大怒?怒火直接就燒到了皓月殿殿主梁紹明的頭上。
  “另外,如果你皓月殿的人連自知之明都沒有的話,你這個殿主也太不稱職了!”楊晨能在生死挑戰中斬殺筑基巔峰的李清辰,這已經說明了很多問題,怎么廣寧還是傻子一般的撲上去,真以為幾個家伙就能人多勢眾了?
  不但態度有問題,連能力都有問題,還沒有自知之明,掌教宮主如何能沒有看?自然是要遷怒在梁紹明的頭上。
  半路遇襲的事情,很快就被平息下去。畢竟這是家丑,掌教宮主雖然憤怒,卻也沒有對外宣揚的道理。
  楊晨終于能夠安心的回到九壤山莊,仔細的品鑒師父和師祖耗費了幾年夫煉制的飛劍。
  明光劍的確是耗費了高月許多的心思,從一開始就是奔著能夠做本命飛劍的架勢去的。這會煉制出來的,和之前的血妖藤飛劍一般,只是一個精致的劍胚,接下來,還需要楊晨來煉制完成最后的步驟。
  畢竟高月王永只是代為煉制,真正的主人還是楊晨,想要當做本命飛劍御使,必須要楊晨下大力氣煉制,心神合一才行。
  不愧是煉器高手,明光劍整體的屬性是丙火屬性,所有的材料,都是丙火屬性的材料,沒有一點亂用。煉制的手十分的精美,除了材料上有些不足之外,幾乎沒有瑕疵,楊晨只要經過幾次簡單的煉制之后,就能夠徹底的將明光劍變為自己的飛劍。
  在煉制之初,高月就想好了以后可能的升級,在這方面下的夫占據了煉制飛劍所有時間的一半還多。只要楊晨能找到比赤陽鐵魄更加高級的材料,隨時可以融入到飛劍當中,提升飛劍的品級。
  不久前楊晨才擁有了乙木飛劍,現在馬上連丙火飛劍也到手。對楊晨來說,明光劍有著特殊的意義,哪怕是煉制的不盡如人意,如前世那般,楊晨也會視若珍寶。何況現在明光劍已經擁有了無限提升的潛力。
  想都不想的,楊晨就決定了自己斬仙刀的第二把劍魂,非明光劍莫屬。也許楊晨以后面對的問題是,在有機會提升明光劍品級的時候,楊晨會不會舍得下手,破壞掉完全有高月煉制的明光劍的整體性。
  不管怎么說,刻骨銘心的記憶再次重溫一回,依舊還是被命名為明光劍的飛劍也到了手中,楊晨的又一個心愿已經完成,接下來,似乎該好好的經營,將師父送上烈陽殿殿主的寶座了。
  這邊楊晨計劃著今后的道路,外面的世界里,卻也悄無聲息的發生著一些改變。
  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