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81 有道理不一定是事實(下)

一直好脾氣的掌教宮主,說這話的時候,也是露出一股森嚴的殺氣。所有人都聽得明白,要是到時候拿不出鐵證,那就是誣蔑純陽宮,后果如何,自己想飛
  純陽宮雖然只是一個二流門派,但現在卻也是擁有大乘期高手的,實力提升,正在向準一流門派邁進口就算是一個二流門派,也不是隨意任人污蔑的。
  當純陽宮上下都是這個意思的時候,原本那些咄咄逼人的家伙們,馬上開始偃旗息鼓。至于向家人,哪里還敢多說什么,乖乖的先縮回去。后面該怎么行事,還是先找到赫連云再說。
  赫連云是個散修,雖然門下有幾個弟子,但是卻沒有什么太大的勢力。如果放在以前他還是元嬰高手的時候,或許會有許多人想要巴結一個元嬰煉丹師,但現在,卻沒有多少人看好他。
  眾多的修士們幫著推波助瀾,也是為了想要看看純陽宮會不會在眾人的壓力之下服軟,進而讓大家都得到一些好處。但是當純陽宮直接發出了強硬的照會,要赫連云拿出鐵證當面對質的時候,誰還會站在赫連云一邊?
  要是有鐵證的話,赫連云和向家人何必弄出如此無賴的招數,直接找上幾個大宗門,要求他們主特公道就行。用這種下作的方式,擺明了就是沒有把握,想要渾水摸魚而已。
  至于說當面對質,更加的不可能。赫連云怎么可能有這個膽子?就是現在,他也得考慮如何平息強硬下來的純陽宮的怒火,少不得要找一個足夠強的靠山來靠一下。出頭的向家人死活關他什么事情,自己不遭殃就好。
  門派之間,除了生死大敵,哪個會為了這種虛無縹緲的傳言而和另一個門派結怨?哪怕前世太天門對付純陽宮的時候,也是抱著直接滅掉純陽宮的想法這才不碩一切的動手。沒有這種決心的話,誰會為幾個無賴出頭?
  純陽宮一強硬,頓時間向家人和赫連云都成了縮頭烏龜。不過,兩個月之后,純陽宮還是迎來了十幾位特殊的客人。
  這些客人,居然是以太天門為首的幾個大門派和幾個散修聯盟聯合派來的代表,青云宗,五行宗,碧瑤仙島都有份,來到純陽宮,言語上也是相對很客氣,說是想要為純陽宮正一下名聲,但卻還是需要具體的和楊晨這個當事人好好的談一談,了解一下究竟。
  來的這些代表們,擺出一副為了純陽宮好的架勢,反倒是讓純陽宮也無法拒絕。不過,其中有幾個散修聯盟的代表,卻是看起來有點咄咄逼人的樣子。讓掌教宮主也有點不豫。但很快就明白了究竟。
  卻是赫連云發現不妙,急忙的轉投到了一個散修聯盟當中。這散修聯盟也有一位大乘期的高手,聯合了其他幾個散修聯盟的高手,一定要將此事調查個清楚。說白了,卻是這些人還是想通過這個事情渾水摸魚。
  楊晨被掌教宮主帶看來到了這些代表們面前,行禮之后,平靜的坐到了他們對面。等著他們發問。
  “楊晨,我等也是好意。”開口的太天門的這位代表和顏悅色的說道:“赫連云和你都參與過奪天丹的煉制,這其中有些誤會,我等也想澄清一下,免得影響純陽宮和楊小友你的聲譽。有些得罪之處,還請海涵!”
  對方是一位元嬰高手,說話這么客氣,楊晨也不能發作,只能笑著點頭回應道:“好說,好說,前輩有什么疑惑,盡管開口。”
  “這個,你看,赫連云說的那些事情呢,單從分析的角度來看,還是有些道理的。”太天門的代表依舊還是那副和氣的樣子,笑著問道:“你說是不是?”似乎他們已經達成了協議,只是這位太天門的元嬰老祖發問,其他人都不開口,靜靜的聽著。
  “聽起來是有些道理。”楊晨點了點頭,卻也不否認。
  “有道理就好,呵呵!”發問的代表臉上笑的更盛:“赫連云倒是也拿不出鐵證,畢竟你有沒有拿到丹方,誰也不知道。這無憑無據的,也不好亂指責,我們就是想聽聽,你有什么解釋。”
  “有道理的事情很多。”楊晨也不緊張,笑瞇瞇的回答道:“前輩,但有道理的事情,可不一定都是事實。”
  “這卻是為什么?”對方的笑容就沒有落下過,語氣也很緩和:“有道理的事情,怎么就不是事實了?”
  “請恕晚輩放肆,就拿煉丹來說吧!”楊晨沖著旁邊的掌教宮主給了一個笑容,然后平靜的說道:“太天門有一種化嬰丹,五行宗有一種寂滅丹,這兩種丹藥,其實作用都一樣,都是能夠讓金丹巔峰的宗師服用之后化嬰。”
  這是天下皆知的東西,眾人當然都清楚。楊晨也沒有多廢話,直接從聽說到的那些東西當中,將這兩種丹藥的原理,煉制手法,使用的藥材等等,全部都分析了一遍。當然,只是膚淺的分析,并沒有真正掌握丹方,但說的東西卻是大致上八九不離十。
  “兩種丹藥如此相同的表現,連九成的藥材都一樣,不過寂滅丹先出,而化嬰丹隨后不久就出現,如此的巧合。”楊晨笑瞇瞇的總結道:“晚輩是不是可以認為,這化嬰丹本就是抄了寂滅丹的丹方?諸位前輩,晚輩這一番分析,有沒有道理?”
  “這!”太天門的代表當場就變了臉色,再也沒辦法維持那種笑容。而旁邊的一位五行宗的代表,臉色也自然起來,看著太天門代表的目光,似乎也有了一種別的味道。一眾代表都面面相覷起來。
  “無稽之談!”旁邊青云宗的代表大手一拍,喝斥楊晨道:“道聽途說的東西,你又沒有見過丹方,怎敢做此謬論?”
  “多謝前輩主持公道!”楊晨馬上就坡下驢,沖著那位代表起身拱手行禮:“終于還了晚輩一個清白!他赫連云也沒有見過丹方,怎敢做此謬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