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183 他們麻煩大了(上)

“向家和赫連云,該和他們算賬了。”掌教宮主召見楊晨,見面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如果人人都敢攀誣純陽宮弟子,以后我純陽宮豈不**任人拿捏的軟柿子!”
  楊晨本來在九壤山莊呆的好好的,做他的傳功弟子,突然被掌教宮主召見,還以為是什么大事。聽到掌教宮主這么說,楊晨才笑了笑答道:“我以為宗門不理會這個事情了。”
  “沒有人能這樣對付我純陽宮弟子,妄圖謀奪我純陽宮產業之后,還能安然無恙!”掌教宮主微笑著對楊晨說道:“他們必須要付出代價!”
  “我知道你委屈!”掌教宮主停頓了一下之后,繼續說道:“但全天下人都知道,向家是奪天丹丹方的主人,所以前面那段時間不得不委曲你,現在既然真相大白,那就應該是那些人付出代價的時候了!”
  要說楊晨之前沒有一點怨言,那是胡說,但是楊晨卻知道眾口鑠金的道理。別的不說,前世楊晨和純陽宮明明是受害者,但是在那些人口中說出來,卻成了另一番模樣,完全就是自不量力加上罪有應得的合體。
  所以之前楊晨很注意口碑,哪怕在面對那些人的指責的時候,楊晨第一時間選擇的還是維護純陽宮的聲譽。現在掌教宮主終于開始要反擊,楊晨當然開心。
  “只是通知你一聲,不要有心結,安心修行!”掌教宮主對楊晨很是看重。現在純陽宮強大的異人堂,幾乎是楊晨一個人撐起來的。再加上楊晨之前的那些優異表現,別看只是一個筑基期的后輩,但已經算是純陽宮內部舉足輕重的人物。
  “什么時候動手?”楊晨對這個決定很滿意,追問了一句。
  “你想什么時候動手?”掌教宮主看重楊晨的表現就體現在這一句話當中,主導權完全交給了楊晨。前一段時間,也實在是太委屈楊晨了。
  “現在!”楊晨幾乎有點迫不及待了。對方要謀奪他的東西,就不要怪自己心狠:“我和桂堂主一起去,足夠了!”
  一位大乘期高手加上楊晨,想要滅掉一個早已經沒落的向家以及一個喪家之犬的金丹赫連云,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意外。掌教宮主似乎已經預料到楊晨會自己動手,根本就沒有阻攔,將頭一點,再不多說什么。
  楊晨幾乎是跳著起身,轉身就走,直奔異人堂。桂山友正在那個大房間當中閉目養神,遠遠的就察覺了楊晨過來,站起身來,也不說話,直接迎上了楊晨。
  “前輩,和我去殺人!”楊晨也不廢話,一句話就道明了來意:“讓有些人知道我純陽宮不是那么好惹的。”
  “帶路!”桂山友同樣的爽快,似乎早已經想明白楊晨要殺誰,連準備都沒有準備,跟著就走。事實上也沒有什么可準備的,乾坤袋已經把各自的家當全部都帶上,而且殺這些人,還用不著桂山友如何的慎重。
  正要出發的楊晨,忽的想到了一個問題。似乎師父高月這段時間的經歷,很有些讓楊晨不放心。說到底,一個是實力的問題,另一個就是心態的問題。有時候,師父的心有些軟,暫時還沒有完全認清修行道路上的險惡,也許,這是個機會讓她也徹底的領略一下。
  和目前高月有著同樣問題的,還有那位天才的師姐公孫玲。公孫玲的修行悟性驚人,但是卻沒有過多少瘋狂的經歷,前世導致度劫飛升失敗而功虧一簣,說不得,也得帶上她歷練一番。
  “殺向家人和赫連云?”高月聽到楊晨的邀請,二話不說直接起身,跟著楊晨就走。
  向家人和赫連云前面一段時間對楊晨的污蔑,高月是看在眼里,怒在心頭,只是因為掌教宮主沒有發話,高月也不敢輕舉妄動。現在有了掌門令諭,哪里還顧的上其他,先把楊晨的委屈找回來再說。
  “歷練?”對公孫玲沒有明說,公孫玲就有些猶豫:“師弟,一定要這個時候歷練嗎?不是剛剛才從仙落淵回來嗎?”
  公孫玲正沉浸在前輩的那個幻陣當中,已經研究的七七八八,正在關鍵的時刻,不積極是可以理解的。
  “師姐,你在仙落淵,有沒有遇上離落村那些人的刁難嗎?”楊晨有些好奇的問道。
  “沒有!”公孫玲微笑著搖了搖頭:“他們都很照顧。”
  人和人這么大的區別?楊晨只是略一思忖就得到了〖答〗案。一來伍雄那個時刻可沒有飛升,有楊晨和伍雄的關系在,誰敢輕易得罪楊晨的師姐?況且,不少人可是期待著能和楊晨這個未來的高級煉丹師拉上關系的,照顧楊晨的師姐也是應該的。
  再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公孫玲還是一個美女,說的更直清楚一點,完全可以算得上一個絕世美女。美女在哪里都是香餑餑,修士當中也不例外,照顧是必然的。
  “師姐,你覺得,歷練的目的是什么?”楊晨換了一個問題。
  “增加閱歷,增加戰斗的經驗。”公孫玲也并不是呆子,自然知道楊晨的問題是想要說什么:“我在仙落淵,很努力的和那些地底靈獸戰斗,并沒有浪費這十年的時間。”
  這一點楊晨相信,公孫玲回來之后,身上的那種殺伐之氣不是假的,顯然是在仙落淵下了一番苦功的。
  “仙落淵師姐有沒有受過傷?”楊晨又笑著問道。
  “沒有!”公孫玲搖頭:“你說過的,要正確的認識自己和對手,認準對手的缺點,我在對付那些地底靈獸的時候,從來都是完勝!”說話的時候,公孫玲很是驕傲。
  “唉!”楊晨長嘆一聲:“麻煩就麻煩在你沒有受傷過。師姐,以后你不可能永遠面對可以戰勝的敵人,也不是永遠面對可以不受傷戰勝的敵人。你有沒有想過,一旦你受傷了,你會是什么樣的反應?是忍痛反擊拼命?還是覺得無法力敵馬上逃跑?又或者是——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