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184 身外之物不足慮(下)

道理很容易理解,但放到自己身上的時候,卻不一定能夠那么快的接受。哪怕高月已經是金丹宗師,但是也從來沒有見過極品靈石的模樣。
  光是這兩塊靈石,就已經比高月和公孫玲的全部身家加起來都要超過上百倍了。突然之間要用掉這樣巨額的財富,由不得公孫玲和高月不震驚。
  但很快高月就明白了些什么,很是細微的抬起頭,看了楊晨一眼,正好看到楊晨沖著她微笑的目光。高月的臉上緩緩的綻放出一絲笑容,看著楊晨的目光,也多了一絲感激。
  又過了一會,公孫玲也終于從那種內心掙扎中抬起頭來,長出了一口氣,臉上卻多了一種如釋重負的表情。
  “我明白了,楊師弟!”公孫玲沖著楊晨微微一頷首:“我以為我已經是不為外物所迷了,現在看來,以前還不是。”
  手中惦著兩塊極品靈石上下一拋,公孫玲暢快的笑道:“這次便看看用極品靈石驅動的陣法,會有多大的威力。”
  高月剛剛想到的,也正是這個道理。修士本就應該不為外物所牽掛,這才能夠徹底的放開心胸。但畢竟修士也是人,也知道法地侶財的重要性,大家爭奪的過程中,也會不自覺的陷入到這種外物的牽掛當中。
  楊晨的這一課,讓兩女卻是在短短的幾句話之間就經受了一次小小的洗禮,心境更加的開放,自然對修行也有著巨大的好處。
  公孫玲研究的那位前輩的幻陣,雖然還沒有完全的弄清楚原理,但是照貓畫虎卻已經能夠做出來。至于另一個和纏絲陣相抗衡的陣法,卻是一個簡單的五行靈劍攻擊陣法,只要攻擊足夠犀利,不管什么樣的糾纏,總能被斬斷。
  監視著三人的金丹宗師根本就不敢靠的太近,遠遠的看著三人說了一會話之后,坐在地上休息了一會,站起身來,轉眼間在原地消失的無影無蹤。
  金丹宗師以為自己的眼睛花了,忍不住使勁的揉了揉,再定睛看的時候,才確定三個人是在原地失蹤。大驚之下,金丹宗師也顧不得掩飾自己的行蹤,直接沖著三人剛剛消失的地方沖了過去。
  楊晨和兩女只是進入了公孫玲布置下的幻陣當中。這幻陣并沒有什么殺傷力,但是卻有著強烈的隱形效果。神識探查根本無法發現,除非走到那片區域。
  金丹宗師沖過來的身影,被陣中的三人看的清清楚楚。公孫玲看著金丹宗師沖過來的身影微微的一笑,一抖手,一面鑲嵌著極品靈石的陣旗落在了不遠處。
  時機選擇的實在是太好,心急之下金丹宗師幾乎是一頭撞入了那個殺陣當中,根本沒來得及有更多的反應。
  饒是如此,向家的這位金丹宗師也還是反應靈敏,馬上就召出了一件護體的法寶。不過,畢竟是太過于倉促,而且防護法寶的本身防御力在被極品靈石驅動的陣法攻擊力面前,根本就脆弱的如同一張紙一般。
  轟,剛剛在體表現形的鎧甲,直接被陣法的威力絞的粉碎,而金丹宗師本人,也是身體劇震,隨后口中狂噴鮮血。重傷之下,一口氣一泄,再也無法維持防護,幾道無形的劍氣瞬間穿透了他的身體,直接將金丹宗師的身體戳成了篩子一般。
  “這么簡單?怎么可能?”公孫玲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一位金丹宗師,在自己的面前竟然連一個照面都沒有支持下來。這種級別境界上的巨大差異和現實結果的劇烈震撼,讓公孫玲一時之間也陷入了迷茫。
  “五行靈劍陣只有單純的攻擊力,是最簡單的陣法。不過,也正是這種最簡單的陣法,卻能夠將幾乎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攻擊之上,而且還能夠最大限度的使用靈石當中的靈力……”楊晨很是贊許的夸道:“陣法選擇的不錯!”
  公孫玲簡直是又驚又喜,固然殺了這個金丹宗師有偷襲的味道,對方根本來不及反應,但是卻也說明了,并不是非要掌握什么大型的復雜陣法才能夠取得輝煌的戰果,有時候,簡單的陣法用對地方,也能夠發揮出讓人無法想象的威力。
  這種實戰,對于公孫玲來說,完全是另一種完全不同的經驗,比起那種設下一個簡單的陷阱來吸引那些沒有開啟靈智的地底靈獸來說,要更加的復雜,也更新奇。
  對方少了一個金丹宗師,而且現在還不知道,這可是一個大好時機。而公孫玲布置下的幻陣,卻正好能夠讓三人悄無聲息的靠近那些設好埋伏的家伙們。到了這個地步,那些人的結局已經可以想象。
  “這樣偷襲,會不會有些卑鄙?”公孫玲還是沒有完全的接受這樣的方式,忍不住遠遠的藏在幻陣中問楊晨道。
  “那么他們這么多金丹筑基對付我們三個人,算不算正大光明?”楊晨沒有正面回答公孫玲的問題,而是反問了一句。
  “可是,即便用這樣的手法取得了勝利,以后也用這樣的手法勝利,可面對天劫的時候,還能用這樣的手法嗎?”公孫玲筑基之前,被學院派的想法影響的不輕,對于偷襲,還是有一種抵制的態度。
  “沒有人讓師姐從今往后全部使用這樣的方法。”楊晨盯著公孫玲的雙眼,正色道:“我只是想要師姐知道,有這么一種方法而已。而且,這方法是師姐你自己想出來的,不是嗎?什么時候用什么方法,是師姐你自己決定的。”
  說完這一句,楊晨似乎意猶未盡一般,又加了一句:“師姐,其實天劫也并不是只有一種方法度過的,那些度劫的前輩們,并不是每個人都用同樣的方法。”
  “我明白了!”公孫玲不愧是天才,很快就明白了楊晨的意思,也不再困惑。
  旁邊的高月一直沒有多說話,一直靜靜的聽著他們的對話。楊晨和公孫玲的對話雖然簡單,內容也不多,但卻也給她帶來了許多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