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186 向家族滅(上)

這幾個人的身份,幾乎是昭然若揭,尤其是從乾坤袋當中翻出來一堆向家的功法和東西的時候,確定無疑。
  向家人竟然敢打楊晨和高月的主意,且不說掌教宮主這次就是要拿向家立威,光是這一條打高月的主意,就已經注定了他們要覆亡。
  高手死了,但那些煉氣期的幫手還在。見勢不妙,一個個拔腿就跑,可惜,在老樹妖的強悍神識標記之下,沒跑出幾十里外就被楊晨三人御劍擒獲,不到半天的時間,那些逃跑的煉氣期子弟已經全部都躺在了楊晨三人的面前。
  對付這些人,楊晨甚至都沒有用什么手段,光是看著三位金丹宗師的尸體就已經讓他們魂飛魄散,一個個恨不得將自家多少年前的陳年舊事都倒出來,向家人的藏身之地,不費吹灰之力就讓楊晨等人得到。
  “竟然有個神秘人,還知道師父你自封修為修行水屬性功法!”楊晨聽著那些口供,等到都確定了之后,才冷哼了一聲:“看來,純陽宮內部,還是有人想要我們出事啊!”
  高月的眉頭,皺的如同一個疙瘩。這件事居然牽扯到了純陽宮的內部,那已經不是什么簡單的宗門名聲的問題,而是宗門內部的大麻煩了。
  “要不要通知掌教宮主?”公孫玲看了看楊晨,又看了看高月,忍不住問道。
  “不急!”楊晨隨手將那些被擒獲的煉氣期的向家子弟都封住了五識,直接丟進了藥園當中,隨后,拍了拍手道:“把向家人連同他們的族長一起拿下,交給掌教宮主定奪。”
  這卻是個好辦法,也不會有人說楊晨無中生有。反正知道了向家人的藏身之處,剩下的事情,實在是簡單。
  向家的族長和幾位留守的長老,正在滿懷期待的等待著派出去的族人們凱旋歸來。盡管他很清楚,楊晨手上的絕不是祖上的奪天丹丹方,但是,如果能擁有那個丹方的話,絕對能夠大大的提升向家的在修士們中的地位。
  當年煉制奪天丹的向時,的確是大高手,但是,奪天丹的配方,卻是大乘期的煉丹師才能夠琢磨的,向家的這些后輩子弟根本不可能沾邊。而靠著煉丹一道想要提升到大乘期,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這也是向家日漸式微的原因。
  現在向家迫切的需要一種能夠在金丹期甚至筑基期就能夠大發神威的丹方,來讓自家的子弟們能夠使用,而楊晨的出現正好讓向家的族長看到了機會。
  本來以為沒有他們什么事情,但是赫連云的上門和一通貌似有道理的分析,讓向家人看到了希望。這件事情,一旦成功的話,這丹方能夠和奪天丹沾上邊,向家立刻就會從原本沒人理會變成香餑餑。
  這里面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如果失敗了的話,以純陽宮以前一貫的待人和善的態度,向家最多也就是賠禮道歉,不會有什么實質性的損失。這種巨大的利益誘惑和失敗之后微不足道的代價,換成誰都想要搏一把。
  機會總是在不經意間降臨,楊晨高月加上一個公孫玲,一個自封修為的金丹,加上兩個筑基初期的后輩,三個金丹宗師加上三個筑基期的子弟,絕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一想到得到丹方之后向家的輝煌和榮耀都是在自己這個族長的引領之下做到的,族長大人就忍不住的得意。
  “二長老,你說,如果我們拿到了丹方,最先做的事情該是什么?”族長滿懷憧憬的向著身邊同樣坐立不安的二長老問道。大家老這么坐著也不是辦法,還是先起一個話頭讓大家有事情可做。
  “最該做的事情,就是洗干凈脖子!”二長老沒有回答,這聲音卻是突兀的從外面插了進來。
  “誰?”屋子里的幾個長老和族長大人,如同中箭的兔子一般跳了起來。被人摸到了這么近,竟然都沒有發現,來的是什么樣的高手?
  來的當然不是別人,正是楊晨高月和公孫玲。公孫玲按照山谷中那位前輩的方式布置下的幻陣的陣旗,幾乎是妙用無比。雖然沒有任何的攻擊力,但是在匿形方面卻是無以倫比,哪怕是元嬰高手,不到了三尺之內,也不可能發現迷陣的存在。
  這簡直就是打探消息,隱藏行蹤的一個大殺器。而且在關鍵時刻甚至是保命的一個最大的依仗,有極品靈石作為陣眼提供靈力,根本不用擔心靈力耗盡的問題。
  殺了那些向家人之后,楊晨并沒有收回兩塊極品靈石,而是都給了公孫玲。公孫玲現在還沒有什么能夠拿得出手的法寶,這兩個陣法,一個攻擊凌厲,一個能夠隱匿身形,正好給她壓箱底。
  對于楊晨的大方,公孫玲推脫了幾下之后,就不再堅持。事實上,從楊晨在天梯集會的時候,就開始有意無意的照顧公孫玲,這一點公孫玲心中都有數。修行之人歲月久,來日方長,公孫玲堅信,自己有一天一定能夠回報楊晨的這些好意的。
  沖出房間的族長和長老們,甚至沒有機會看到說話的人是誰,就直接掉進了一個巨大的藤網之中。連開口說一句話都沒能做到,整個人就昏迷了過去,再也沒有了意識。
  要擒獲這些人交給掌教宮主發落,楊晨和高月公孫玲并沒有太好的辦法,生擒不比滅殺,楊晨殺人可以,但讓他生擒,還是交給老樹妖吧,方便省事。
  事關純陽宮內部有人勾結外人,楊晨可不希望自己一個失手落得個滅口的名聲。反正這些人連掌教宮主都已經無法忍受,他們的結果如何,已經不用多說,只是遲與早的問題。不過在臨死之前能夠給純陽宮揪出幾個jiān細的話,卻也是一件好事。
  向家人這次藏匿的地方很隱秘,也許他們自覺萬無一失,全部的族人都在這邊,老樹妖只是一次動手,就將向家全族包了餃子,一個都沒有逃掉。從某種意義上說,向家已經是族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