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190 我幫你解決他(下)

“范前輩?”楊晨看著出現在自己眼前的范山,有些意外,仿佛不敢肯定自己的眼睛一般,再次確認了一下才認定。想不到馭獸門的來人竟然是自己的熟人。
  “楊老弟!”來人正是煉制奪天丹的時候,幫助控制妖獸的馭獸門的范山前輩。不過,此刻范山卻一點沒有擺出前輩的架子,稱呼的十分的熱絡。
  范山這一次可是給足了純陽宮和楊晨面子,三個月之前就已經趕到純陽宮。得知楊晨在煉丹,硬生生的等了三個月,絲毫沒有催促,態度簡直是沒有話說。
  當年煉制奪天丹的時候,大部分時間都是其他幾個人在出力,楊晨和范山在旁邊觀摩聊天,接觸也比較多。范山并沒有什么太大的架子,對楊晨也很隨和,楊晨對范山倒是有一些好感。
  “范前輩大駕光臨,有什么吩咐?”范山是元嬰高手,而且一手能夠控制大乘期妖獸的絕活,就算是楊晨有妖族的御獸決也不敢托大,很是恭敬的接待道。
  “我宗門現在遇上一樁為難的事情,可能你這里有辦,特意過來問問。”范山倒也不矯情,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
  “宗門有一位老前輩,最近這些年來,有些不妥。”范山也沒有為難,反正只有楊晨和范山兩個人,也不怕被別人聽到,爽快的說道:“那位老前輩,元靈有些損耗,你在萬獸閣說的那種恢復元靈的丹藥,有沒有效果?”
  “很難說!我宗門的問題倒是解決了,但是不同元靈消散的原因有不同的辦。”楊晨并沒有直接給出肯定的答復,而是模棱兩可的回答道:“不知道這位前輩具體是什么情況,得要看看才能知道行不行。”
  對于楊晨的這種謹慎態度,范山卻也很欣賞。那些一聽到事情什么都不管不碩先拍**保證的家伙,肯定是什么都不懂或者什么事情都辦不成的主。反倒是楊晨這樣謹慎,卻能給人一種有譜的印象。
  尤其是聽到純陽宮宗門的問題已經解決,那就意味著楊晨口中的那頭因為受傷而元靈消散的護山神獸已經恢復,這可是個大好的消息。能解決受傷的,也許就能夠解決別的原因的。
  “老弟,跑一趟,幫老哥我去看看吧!”范山的姿態放的極低,直接開始自稱老哥:“老哥親自來請你,給個面子吧!不管你能不能治好,我馭獸門上下都承你的情。”
  對范山的這個邀請,楊晨卻是沒有打算推辭。從一開始楊晨就是等著馭獸門的人上門,這樣的機會怎么會推脫,不過,有些事情還是要掌教宮主出面,楊晨也不可能越俎代庖。
  “范前輩!”楊晨剛義稱呼了一聲,范山已經開口糾正他:“不要前輩前輩的叫,沒得把我叫老了,我叫你老弟,你叫我老哥。”
  “好吧,范老哥!”楊晨從善如流,直接改了稱呼:“我去向掌教宮主稟報一聲,再跟老哥你走一趟。”
  “這是自然!”范山當然不會說什么,這種大事,楊晨要是不和掌教宮主說才怪了:“正好老哥也去拜訪一下貴宮主。”
  范山渾然不知道,所有的這一切都是楊晨和掌教宮主都已經計劃,好的。兩人見了掌教宮主之后,宮主聽完緣由,才恍然大悟的樣子,吩咐楊晨盡量幫忙。
  談話中自然也說起了楊晨治療純陽宮的護山神獸,楊晨早就和掌教宮主對過口供,當然說一樣,非山神獸已經恢復。
  掌教宮主很爽快的就把人情做給了范山,做給了馭獸門。拜會宮主一番之后,楊晨向師父高月稟報了一聲,然后跟著范山一起,離開了眉清山,直奔良陽山馭獸門。
  范山看起來很著急,直接帶著楊晨御劍飛行,只花了不到三十天就趕到了馭獸門當中。帶著楊晨急匆匆的拜見了幾位馭獸門的高層之后,一點都沒耽擱,就被帶到了那位元靈消散的妖獸前輩面前。
  在馭獸門后山的一個巨大的山洞當中,楊晨見到了那位妖獸前輩。一只龐大的黑虎,體型幾乎有普通老虎的數個大,懶洋洋的趴在洞口曬著太陽。
  從妖獸的體型,一般都可以看出妖獸的修為。當然,前提有兩個,一個是沒有修行過化形訣的情形下,另一個,則是修為不到大乘期的情形下。
  很明顯,這頭黑虎雖然龐大,但和余奉謝沙當年動不動就是數百丈的身軀相比,已經十分的袖珍。
  修為到了大乘冉,度過陰火劫之后,陰火自然會煉化體冇內的一些雜質,體型也會縮小。眼前的黑虎,正是這種情形。
  范山和幾位馭獸門的高手前來,黑虎只是遠遠的瞥了一眼,根本沒有理會,悠哉游哉的趴著擺著尾巴享受著陽光的溫暖。但當看到范山身后的楊晨的時候,黑虎卻有些疑惑的抬起了頭,雙目中射出一道凌厲的光芒,仿佛要直刺入楊晨的雙眼。
  “師叔,弟子找來一位煉丹師,或許能夠解決師叔你元靈消散的麻煩。”范山等人站在黑虎的對面不遠處,齊刷刷的躬身施禮:“有些得罪之處,還請師叔擔待!”
  “小家伙有意思,上前來讓我看看。”黑虎的口中,忽的吐出了人言,讓人感覺十分的怪異。不過現場的幾位卻都是見怪不怪,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
  “拜見前輩!”楊晨老老實實的上前,恭敬的施禮。這黑虎進入大乘期比掛山友還要早數百年,修為強悍,肯定是發現了楊晨識海當中的異常。對此,楊晨一點都不意外。
  “你有辦?”黑虎看著楊晨好一會,才又口吐人言問道。
  “晚輩不敢肯定。”楊晨依舊還是躬身回答:“確定之前,晚輩需要對前輩做一個檢查,確定一下原因,才能對癥半斷。”楊晨說話謹慎,這當口依舊還是用判斷,而不是對癥下藥。
  “原因?”黑虎口中吼吼幾聲:“老夫度陰火劫之時,被陰火暗傷,數百年后才慢慢發作,你有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