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3)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3)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3)     

斬仙193 這邊煉丹那邊修行(上)

王永師祖現在已經開始煉制麒麟角飛劍,公孫玲回來之后就一頭鉆到了那個山谷,只要能夠徹底的掌握那個mí陣,加上楊晨給的極品靈石,對公孫玲來說,也是一件保命的利器。而高月也在和楊晨出去一次之后,靜心開始修行水屬性功法。
  楊晨這一次煉丹,十幾年的時間,估計和師父見面的時間不多,所以楊晨提前來到了師父這邊,給高月將能夠用到的東西都準備好。
  “這是什么?”高月看著楊晨遞過來的一個乾坤袋,并沒有直接打開來看,而是好奇的問道。
  “弟子過一段時間要和朱師伯閉關煉丹,所以提前給師父準備了一些水果。”楊晨笑嘻嘻的說道:“弟子的一番孝敬,師父一開始修行也用的著。”
  “哦,對了,師父,記得水果可一定要去皮吃。”楊晨又叮囑了一句:“每天一顆的話,也差不多能維持到弟子出關。至于別人,暫時先不用考慮,等到宗門肅清一些人之后再說。”后面這句卻是沒頭沒腦,讓高月如入烏云霧里。
  一直等到楊晨離開,高月都沒有明白楊晨這是什么意思,什么水果?還要去皮吃?等到高月打開乾坤袋看了一眼之后,頓時整個人都呆在原地。
  盡管高月是偏重于煉器的,但并不意味著她不認識藥材。乾坤袋中的這些,分明就是玄陽果。而且還是千年玄陽果,全都是一千五百年左右的火候,個個果實壯碩,整整齊齊的擺放在乾坤袋當中,足足有上萬顆。一天一顆的話,絕對夠高月吃二十七八年的。每一顆這種年份火候的玄陽果,只要煉制得法的話,都能夠得到數顆高品質的筑基丹。普通的修士想要買這樣的一顆玄陽果,不付出上千斤的下品靈石絕不可能。這一萬顆千年玄陽果,拿出來之后,怕不直接就能換一百斤極品靈石了。
  如此巨大的財富和資源,在楊晨的口中,竟然就成了是給師父孝敬的水果,而且還要剝皮吃,難道楊晨就不知道,這等年份的玄陽果,哪怕只是果皮,也是十分珍惜的藥材嗎?
  一時之間,高月都不知道該如何處置這些玄陽果。難道真的按照楊晨的意思,當做水果吃?要是把這些東西交給宗門的話,不說別的,一萬顆高品質筑基丹,能夠給宗門帶來多大的實力?
  但楊晨最后的那句卻提醒了高月,她現在也明白楊晨是什么意思。皓月殿那邊,對楊晨師徒都有許多的看法,甚至可以說是敵意,而且這一次向家人赫連云竟然都知道了她在自封修為修行水屬性功法,可見是宗門有人泄露的,和皓月殿也脫不了干系。
  這些東西要是拿出去,又是一番麻煩,說不定又會讓人針對自己師徒二人。既然楊晨這么說了,高月也權且將這些東西收好。嗯必楊晨早有安排,高月才不信楊晨不會管宗門,從這些年楊晨做的事情就可以看出來。
  想明白這些之后,高月也終于放下了心結,試著按照楊晨的說法,將玄陽果去掉果皮,吃了一顆。頓時間,龐大的靈力爆發,以她現在水屬性功法煉氣三層的修為,竟然無法完全的吸收。最后還是在水屬性靈力提升許多之后,解開火屬性的靈力,用金丹期的修為才將這股龐大的靈力吸收的一干二凈,一點都沒有浪費。
  這個時候,高月才知道楊晨為什么讓她一天只吃一顆,卻是已經計算到了她的修為。按照這種速度的話,等到楊晨十幾年煉丹出來,高月水屬性的修為估計都能夠達到筑基中期。畢竟她是有著金丹期心境和金丹巔峰的神識的。
  感受了這樣一番的感覺之后,高月也能從楊晨身上察覺到那種完全信賴的信任,這樣的東西都不隱瞞她。對于楊晨這個徒弟,高月已經滿意到沒法再滿意。
  這幾天的時間,朱辰濤已經將藥堂都安置好,甚至托付了執冇法堂的孟先堂主代為照管。藥堂當中有不少筑基期和金丹期的煉丹師,但是都是普通的煉丹師,由執冇法堂主來管理,想必不會有什么大亂子。
  楊晨自己傳功弟子的身份也不得不放下,十幾年的閉關煉丹,不可能再繼續擔任。這一來,卻是讓九壤山莊和驛秀山莊的所有人都有些不舍。不為別的,楊晨這個傳功弟子教導的這些年,幾乎沒有人因為修行上的困擾而擔心過。
  現在楊晨因為宗門的事情,要閉關煉丹,但是掌教宮主對外對內的說法,卻是楊晨擔任傳功弟子時間已滿,正常輪換。這個很自然的輪換,誰也看不出來有什么不妥。
  準備和煉丹的地方,都選在楊晨烈陽別院的小院當中。這一點掌教宮主本來還想安排一個更加穩妥的地方,但楊晨卻堅持在這邊。開玩笑,老樹妖桂山友本體所在,純陽宮還有比這里更安全的地方嗎?
  楊晨的四個仆人,在這些年跟著楊晨的修行中,都得到了楊晨不遺余力的指點。全部都已經到了煉氣巔峰的水準。這一次閉關之前,楊晨也要將答應他們四個的承諾兌現。
  “這是四顆三品筑基丹。”楊晨將四人叫到了面前,每個人的面前,都放了一枚丹紋清晰的筑基丹:“你們現在已經是筑基巔峰,我答應過你們筑基丹,拿去吧!筑基之后,你們就是我純陽宮的內山門弟子,不再是奴仆,好自為之!”
  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臉上都是壓抑不住的喜色。原以為他們是要一輩子作為驛秀山莊的奴仆了,卻沒有料到,跟著楊晨,竟然還有成為內山門弟子的一天。
  當然,所有的這一切,都是來自于楊晨。近水樓臺先得月,他們得到的指導也是最詳細最頻繁的,能有現在的成就,幾乎有一大半是歸功于楊晨。
  “謝少爺!”四人齊刷刷的磕頭拜謝。
  楊晨也不阻攔,受了這一拜:“這是最后一次你們叫少爺了,筑基之后,我就是師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