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194 終于又是火修(上)

楊晨閉關之前,還是被掌教宮主召見了一次。這次召見的原因,就是因為楊晨的四個奴仆都分別筑基的事情。
  純陽宮的內山門弟子,從上到下,哪個沒有奴仆?身邊的奴仆在經歷了漫長的歲月和主人的指點之下,成功筑基的不是沒有,但是,所有的奴仆都筑基的卻是絕無僅有。而在短短的二十幾年內讓原本已經淪為為奴仆的資質不佳的弟子全部筑基,更是只有楊晨一個。
  這一點,已經充分的說明了楊晨在指點人方面的優異。指點一個資質上佳的弟子筑基,那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能讓原來的奴仆都筑基,這就是本事了。
  掌教宮主召見,就是想要知道楊晨指點的如此犀利的原因,別的傳功弟子,有沒有可能也做到楊晨這般。要知道,修士在奠基的時候基礎越牢靠,以后的成就也會越高。掌教宮主是無時無刻不想要提升宗門的實力。
  “原因?”楊晨幾乎都有些哭笑了,掌教宮主的問題他必須要回答,但是總不能告訴掌教宮主,自己已經重活了一世,前世還有一萬年的記憶吧?只能用另外的一個大家能夠接受的理由。
  “宮主,弟子已經把我宗門藏經閣百萬片玉簡全部讀完并記憶下來,其中有大量的前輩高人的修行心得,尤其是他們以前修行遇上的困難。”楊晨說的也都是實話,他這些年的確是已經斷斷續續的將宗門藏經閣全部都閱讀了一遍,完全沒有說謊。
  “而且弟子五行全部筑基,有親身經歷,各系弟子有問題,弟子都可以知道他們的感受。”這是楊晨說出來的第二個理由。不能不說,這個理由也是很容易讓人信服的,很多傳功弟子都是自己修行的那一系能夠指點,其他系的則不行,也是因為見識所限。
  兩個理由,聽起來都在理,但是換一個人想要再現,卻不是那么容易的。別說是筑基期的弟子,就是掌教宮主和長老們這些元嬰高手,也無法做到。或許閱讀百萬片玉簡能夠完成,但想要記下來卻談何容易?更不用說各系都能指點了。
  “其實,設下五位傳功弟子,每一系一個人,就可以比現在做的更好。”楊晨猶豫了一下,給出了一個建議。只是,這個建議明顯是違背了各門派弟子隨緣的潛規則。
  并沒有人規定傳功弟子只能有一個,但是現在各大門派都是這樣的規矩,卻是沒有人打破。楊晨這么一說,掌教宮主頓時皺起了眉頭。
  “隨意更改祖上的規矩,不太好吧?”掌教宮主的心思也開始微微的活動起來,但這很顯然不合規矩,動心歸動心,卻不一定能夠實施。
  “異人堂也不合祖上規矩。”楊晨微微笑著提醒道。
  “我純陽宮如果事事都是天下先的話,會被群起而攻之的。”掌教宮主思忖了一會,微微的搖頭:“有沒有更穩妥的辦法?不能被其他門派抓住小辮子的。”
  估計各門派都知道傳功弟子多的話,能夠更好的指導那些外山門弟子。但是也不知道是哪個老祖宗留下的規矩,非要用這個來證所有修士的仙緣,才會導致了這么一種殘忍而又低效的傳功方式在各門派之間流行。
  修仙門派的改革,甚至比起皇朝更迭都要困難。就連異人堂也是因為以前沒有先例,這方面就算有阻力也不會太大,而且給宗門帶來的好處足夠大,純陽宮才咬牙實行的。正好趕上伍雄長老的支持和魔功大劫,到此才算是讓大家勉強的接受。
  純陽宮只是一個二流門派,在之前的一系列事情之后,傳功弟子的方式如果非要改的話,也決不能是從純陽宮開始的,所以掌教宮主才會找楊晨想辦法。
  “那九壤山莊還是只有一個傳功弟子,但是每一個煉氣巔峰的弟子,如果自愿充當傳功弟子的副手,指點師弟們修行一年,就可以得到宗門賞賜的一顆二品筑基丹的話,會不會有所改善?”楊晨看掌教宮主的確是想要提升純陽宮的后備力量,稍稍思索一會,給了一個折中的辦法。
  “煉氣巔峰的弟子指點師兄弟?”掌教宮主只是一聽,馬上就琢磨出味道來,雙眼也閃出了一些興奮的光彩。
  這個可不算是違反規定,傳功弟子依舊還是只有一個。但是煉氣巔峰的弟子指點同系的煉氣期弟子,多少也會有些幫助,比起讓他們自己摸索,還是要好上許多的。對于這些煉氣巔峰的弟子來說,一顆二轉筑基丹能夠大大的提升筑基的機會,同樣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兩全其美。
  “好!好!”掌教宮主連連的點頭,其實這一次,他也并沒有想從楊晨這里真的得到什么具體的辦法,只是想要知道楊晨能夠如此指點的原因,看看能不能復制。卻想不到楊晨真的給出了一個辦法,意外之喜。
  楊晨卻是在慨嘆,凡間的這些修行中人,還是相對的迂腐,甚至沒有天庭的那些家伙們靈活。或者是因為他們只是一心修行,從來沒有想過破壞修行界的規矩吧,完全不像楊晨見過的那些天庭官員,可是隨時隨地的都在琢磨如何從天庭的制度當中尋找一些空當來滿足自己的需要。
  “楊晨,你這次又立了大功。”掌教宮主很是開心,楊晨這個弟子,總是能給他一些驚喜,有這樣的弟子,何愁純陽宮不振興?
  “泄露你師父消息的那個叛門弟子已經找到,是皓月殿宋行的弟子。”掌教宮主不動聲色的通知了楊晨這個消息:“他已經承認是他自己所為,不是其他人指使。你覺得,如何處置為好?”卻是將處置的權力,交到了楊晨的手上。
  “殺!”楊晨幾乎是毫不猶豫的說出了這個殺字,泄露師父的弱點,讓師父處于危險之中,還有比這種事情能讓楊晨出離憤怒的嗎?對楊晨來說,這樣的人,就是敵人,只有一個殺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