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195 炫目的煉丹手法(上)

“要我說,你平白得一個貌美如花,修為高絕,資質出眾的絕佳道侶,我純陽宮能夠得到碧瑤仙島的一部分臂助,這是兩全其美的事情。”掌教宮主看著楊晨,微笑著開口說道。
  “宮主,你不會是答應了吧?”楊晨大急,也不顧什么尊卑禮儀,急切的問了出來。
  “你就那么害怕石珊珊那個丫頭?”掌教宮主看著好笑,忍不住打趣問道。
  “不是害怕!”楊晨搖了搖頭,認真起來,腦海中再次閃過了師父前世決絕的面孔,很正式的說道:“只是,不能接受而已。”
  “你們的事情,你們自己解決!”掌教宮主似乎微微的一嘆,接著說道:“我已經和碧瑤仙島的島主說過此事,你們還年輕,也許接觸多了,自然會了解。至于成還是不成,解鈴還須系鈴人,你們自己解決吧!”
  “多謝宮主!”楊晨從掌教宮主的口氣中也聽出了那種若有若無的嘆息,宮主能給他爭取到這個方式,已經是不容易,楊晨當即拜謝。
  “你不用和我多禮。”掌教宮主搖了搖手,再次有些看好戲一般的說道:“我已經答應碧瑤仙島,你閉關煉丹完成之后,不管你做什么,都和石仙子一道,你們一起歷練上幾年,也許會增進一下了解。”
  “啊?”楊晨當場愣在原地,這算怎么個事情,怎么還需要自己陪著石珊珊歷練?增進了解?
  “不用發呆了。”掌教宮主下令道:“這本來就是留你下來的原因。你接下來要做什么?”剛問了這句,也不管楊晨的回答,直接吩咐道:“不管你做什么,先去碧瑤仙島拜會石仙子,然后一起去。”
  掌教宮主的命令,而且還是宮主和碧瑤仙島的島主協商的結果,楊晨知道,這事情已經不可更改,只能哭喪著臉慢慢的告退。
  “讓一個如花似玉的石仙子陪著你歷練,你還有意見?快滾!”掌教宮主看楊晨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喝斥一聲,將他趕了出來。
  楊晨心中不住的叫苦,這叫怎么個事?原本自己還打算拉著師父去給哮天尋找那一滴哮天犬的精血補一補,現在卻要不得不帶上石珊珊,這該如何?
  心中叫苦,卻也只能回到師父的房間,把掌教宮主的吩咐說了一邊,愁眉苦臉的讓高月想辦法。
  “既是掌教宮主的吩咐,那便和她走一遭,又有何妨?”高月看著楊晨的愁苦不由的微笑起來:“你是對你沒有信心?還是……”說到這里,高月忽的咬了咬嘴唇,接著說道:“還是對師父沒有信心?”
  “師父!”楊晨抬起頭,很是詫異的看著高月,見到高月臉上的一抹紅霞,以及看著自己的那一汪秋水,忽的覺得,自己這么長時間來的守護,終于是有了結果。
  狂喜聲中,楊晨猛地恢復了旺盛的斗志,長笑一聲,意氣風發的說道:“師父教訓的是,弟子明白了!弟子這就去碧瑤仙島,邀請石仙子同行。”
  反正掌教宮主只是說讓他們自己解決,大不了到時候和石仙子把話說清楚。楊晨之前唯一的顧慮就是怕師父誤會,現在連師父都對自己有信心,自己還怕什么?
  公孫玲在楊晨閉關的這段時日,已經將研究的那個迷陣徹底掌握,而且還趕上了朱辰濤化嬰時刻,近距離的觀摩了度劫的整個過程。不知道領悟到了什么東西,正在閉關。
  楊晨想要拜訪,卻撲了個空,只能讓公孫玲的幾位奴仆轉告公孫玲,說自己出去游歷,最遲兩三年就回來。
  生意的事情交給了上官峰,楊晨到朱辰濤那邊恭喜一番之后,告辭離開了烈陽別院,召出飛梭,直奔碧瑤仙島。
  遠遠距離碧瑤仙島還有一段距離,楊晨就控制飛梭落到海中,變成了一艘大船,向著碧瑤仙島的山門沖去。
  不管怎么說,該保持的禮數都要保持,以后哪怕是有些什么小齟齬,旁人也不能從這些細枝末節上找茬,楊晨就是打著這個主意。
  停船靠岸,規規矩矩的按照拜山規矩,報上名號,然后求見石仙子。
  楊晨的大名,碧瑤仙島上下都已經聽說過,而且碧瑤仙島高層已經放出風去,承認楊晨是石珊珊的道侶,這次報上名號,享受的待遇又是不同。
  島山守山門的弟子,很是熱情的將楊晨迎到了客房,送上精美的茶點,還不忘告知:“楊道友,這次過來讓石師姐帶你到島上看看,下次來,通報一聲,你就直接進去找石師姐好了。”
  石珊珊天資卓絕,早早的進入了金丹期,她同輩的師妹們卻還是在這里看門,依舊還是筑基期,這個石師姐倒是稱呼的十分自然。
  一路上楊晨已經考慮清楚,石珊珊的事情,還是盡早說明,至于說石珊珊自己怎么想,那隨她自便。碧瑤仙島估計也是看中了自己在煉丹上的天賦,所以才會大方的承認石珊珊當時的決定。反正只要處理得當,不至于把人得罪狠,想必沒有什么太大的關系。
  接到楊晨求見的消息,石珊珊也沒有怠慢,馬上御劍飛向客房這邊。見面和楊晨也是客氣的行禮寒暄,除了依舊還是那副寒冰表情之外,倒也沒有什么太讓人無法接受的地方。
  石珊珊果然邀請楊晨進島內一游,有了之前掌教宮主的吩咐,楊晨也沒有拒絕,跟著進去看了看碧瑤仙島的布置,還到石珊珊的香閨里歇息了一會。兩人對坐品茗時,楊晨才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你打算去明祁山歷練,邀我同行?”石珊珊一怔,似乎很意外楊晨竟然會邀請她。不夠,對楊晨這個要求,石珊珊并沒有什么抵觸,她已經對外承認是楊晨的道侶,當然不會拒絕:“也好,我也好久沒有出去歷練,正好去看看。”
  石珊珊也是一個果決之人,只是讓自己的一個仆人通知了一下師父,自己則直接跟著楊晨起身,甚至連遲疑一下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