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96 你的時辰到了(上)

第一百九十五章炫目的煉丹手法(上)
  并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成功的融合不同的火種,在境界和修為沒有到一定地步之前,想都不要想,其他書友正常看:。
  純粹的火焰有純粹火焰的好處,優點是火焰性質單一,控制起來十分的容易,而且不會出現紊亂的狀態。
  但缺點也很明顯,純粹的火焰威力恒定,攻擊力大小只取決于修士本身的修為。而且只有一種,不能夠適合各種情形之下的應用。
  融合的火焰操控起來很復雜,需要強悍的神識來控制,而且一不小心就會失控,十分的危險。但因為是融合的緣故,威力卻可以逐步的提升,靈力的品質也會隨之提升。
  楊晨的前世,就是單純的太陽真火。一來他在被追殺的情形之下,并沒有太多的機會收取其他的火焰。二來,就算有其他的火焰,楊晨也沒有能力融合,以他當時的見識和操控力,根本就無法對不同的火焰有深入的了解,進而達到融合的地步。
  等到飛升到了天界,自己已經完全的被控制,更沒有機會。但是那個時候的楊晨,卻有機會向各種高人討教御火之法。融合火焰,也正是在那個時候學到的。
  火焰融合成功的時機正好,恰好在朱辰濤完成之前的兩個月。這兩個月的時間,楊晨一邊修整,一邊指點朱辰濤和何蓮的御火之道。
  倒不是楊晨敝帚自珍,在之前不舍得指點朱辰濤,正是因為朱辰濤連續的操持了接近三年的煉丹過程,才讓他對于楊晨所說的話理解的更深。
  何蓮就不行,很多東西她根本就無法理解,沒辦法,境界不到,意識不到,甚至上手的經驗也不到,領悟不到十分正常。
  兩個月的時間匆匆而過,朱辰濤的工作也接近了尾聲。所有的藥材都已經煉化融合,接近了這次要煉丹的初步要求。
  丹藥本沒有名字,根本就是楊晨按照黑戶前輩的實際傷勢現寫的方子,不過,對朱辰濤和何蓮來收,這次煉丹意義重大,一定要叫一個名字。兩人稍稍商量了一下,以朱辰濤的意思為準,這次維持傷勢的丹藥叫做黑虎平息丹,下次恢復傷勢的丹藥叫黑虎養元丹。
  黑虎平息丹還差最后的步驟,卻不是朱辰濤能夠操作的。說起來很好笑,堂堂的純陽宮藥堂堂主金丹宗師,竟然還不如一個筑基期的后輩。但事實如此,甚至朱辰濤自己都覺得理所應當。
  初步煉制好的藥液,直接被朱辰濤用靈力包裹,飛快的送入到了楊晨的蘊靈爐當中。眼下這世界已經再沒有比蘊靈爐更加高級的煉丹爐,換一個丹爐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接下來就沒有了朱辰濤和何蓮的事情,基本上都是楊晨在操持。兩人稍稍退開了一點,卻是目不轉睛的盯著楊晨的手法,希望能夠從他接下來的操控中學到些什么。
  蘊靈爐當中已經有地心火,碧磷火,玄木火,寒冰焰,還有高級的南明離火,太陽真火,太陰真火,不過楊晨首當其沖的并沒有選擇最適合煉丹的地心火,而是直接用了太陽真火。
  太陽真火是楊晨最熟悉的火焰,前世幾乎上萬年的經驗,讓他爛熟于心,哪怕自己還沒有煉化吸收,但是卻已經能夠運用的爐火純青。
  如果光是這個,并不能讓朱辰濤嘆為觀止。高級的火焰朱辰濤也不是沒有機會,只是修為不到而已,顯現不出御火煉丹的本事。
  讓朱辰濤和何蓮同時陷入了呆滯的,卻是楊晨另一個手的動作。楊晨一只手抓著蘊靈爐,控制著太陽真火,另一只手,卻是用了一樣兩人想都無法想象的東西。
  水屬性靈力,確切的說,是壬水屬性的靈力,楊晨竟然用自己的壬水屬性的靈力將整團藥液當做了水來處理。在他的控制之下,藥液開始飛快的轉換著復雜的形狀,就如同當年楊晨一手御火布陣的手法一般,不一會竟然在蘊靈爐當中用藥液布置下一個奇怪的陣法。
  陣法朱辰濤和何蓮都不熟悉,但是陣法發動的時候直接將周遭的火焰力量完整的吸收他們卻能夠感受的到,書迷們還喜歡看:。除了在煉制奪天丹的時候露過這一手之外,朱辰濤和何蓮又怎么能夠想到,煉丹竟然還有這樣的手段?
  這還不算完,當藥液布置成陣法的時候,太陽真火也在楊晨的另一手的控制之下,變成了另外的一個形狀,同樣是一個陣法,卻將火力轉換成一種水靈力的感覺。
  水力煉丹?朱辰濤和何蓮簡直要崩潰了。水法煉丹并不是沒有,很常見的事情,但是需要一些獨特的煉丹師和獨特的丹藥才會如此。
  但是,現在楊晨明明操控的是火焰,卻發出水靈力來煉丹,這已經不是修士的手段了,人能做到這般?
  除了驚駭和佩服,朱辰濤與何蓮現在想不出一種詞匯能夠形容他們的情緒。這還是煉丹的手法嗎?確定不是在表演?
  只是,不一會朱辰濤就有些著急起來,如果用這樣的手法,那么哪怕是火焰發出的是水靈力,但是太陽真火龐大的火力,還是能夠將那些藥材盡數的燒焦。楊晨之前如此的胸有成竹,似乎不應該這般的莽撞啊?
  但讓朱辰濤更加無語的情形很快發生,另一種火焰,寒冰焰開始閃爍著青色的冷焰出現在蘊靈爐當中。同樣是靈活無比的將藥液包裹在當中,爐體當中的溫度,頓時間恢復到了一個正常的水平,藥液也開始平穩的接受最后的煉化。
  兩個陣法似乎有一種互補的作用,加上太陽真火和寒冰韓的均衡抵消,陰陽相濟,水火交融,相得益彰。蘊靈爐中的丹藥,很快的就開始產生了變化。
  “還好,比我預料的情形要好很多。”楊晨在煉丹的同時,不忘記發表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這舉動將朱辰濤差點嚇死,幾乎忍不住就跳起來捂住楊晨的嘴巴了。幸虧反應的及時,才沒有莽撞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