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20 我能指點你(上)

鐵棍的速度很快,勢頭非常急,但對上官峰來說,似乎根本構不成威脅。只要他輕輕一閃,就能夠閃開。
  但是,上官峰卻不想閃,而且也不愿意閃。一旦今天這一下閃開了,明天整個驛秀山莊甚至內山門,都會傳出來外山門的驛秀山莊總管,在面對一個一天前才剛剛加入純陽宮預備弟子的時候,不得不用身法躲開的消息。
  如果消息傳出去,那對上官峰來說,簡直比死了還要難堪。無論如何,上官峰也不能躲,而且只能選擇硬接。一個剛入門的預備弟子甚至沒有修行過任何功法的家伙投擲出來的鐵棍,總管大人一定要強行的接下,才能夠顯示他鎮得住驛秀山莊的能力。
  同樣是和楊晨一般,上官峰伸出一只手,迎著飛來的鐵棍就是一抓。鐵棍因為當時女仆和上官峰的角度,此刻正如同一支攻城巨弩一般的飛來,而上官峰要抓的,也正是這巨弩的頭部。
  刷,鐵棍入手的同時,上官峰就暗叫了一聲不好。巨大的沖力差點讓他的整個人都被帶起來沿著鐵棍的軌跡飛去。幸虧上官峰時刻警惕,危急之中飛快的將另一只手也飛快的壓上,同時身體一沉,如同一尊鋼鐵鑄造的神像一般,牢牢的站在原地。
  饒是如此,手中的鐵棍也還是滑出了他的手掌足足有半尺的距離,劇烈的摩擦讓上官峰都感覺手掌心一陣火燙。只是在這短短的瞬間,上官總管已經飛快的將鐵棍上沈達費盡心思鐫刻上去的千鈞符破壞。
  千鈞符一被破壞,鐵棍的重量立時就減輕了十幾倍之多,拿在手中,已經沒有那么吃力。而前沖的勢頭,也終于在這重量一輕之下,被上官峰兩只手鉗制住,再也無法動彈。
  還好,總算是兩只手站在原地勉強的動用了幾乎八成的力量,這才將楊晨的這一記力道超越了千鈞的威猛一擲攔了下來。盡管內里還是因為破壞了千鈞符而有些取巧,但是表面上看,卻總是面對面的接下了楊晨這一擲,相當的漂亮。
  正在上官總管心頭一松的時候,腳下忽的啪啪兩聲,門樓上的兩塊墊腳的瓦片,忽的全部都碎裂開來。剛剛的力道太猛,盡管上官峰已經足夠的控制,可化解沖力的時候,力道還是傳到了腳下,兩塊普通的瓦片再也無法承受,立時粉碎。
  聽到這兩聲,上官峰就是不用低頭,也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忍不住心中苦笑起來,這一下始料未及,卻是有些太過于托大,被楊晨穩穩的占據了上風。本身他煉氣巔峰的人物,和一個普通人對上就是自降身份,現在動用了八成實力竟然還踩碎了腳下的瓦片,這個臉卻是丟定了。
  “啊!不好!”下面傳來了楊晨的聲音,卻是他已經制服了那個女仆之后,仰著頭好整以暇的看著這邊,口中卻沒有一點誠意的叫出來的“驚叫”聲:“小心啊,上官總管!”
  上官峰對楊晨的態度并沒有著惱,身為驛秀山莊的總管,見過多少天才橫溢的人物,那會在乎楊晨的這點小小的調侃。只是,他很好奇:“楊晨,石仙子到底給了你什么靈丹妙藥,竟然讓你有這么大的力量?”
  “我怎么知道?”楊晨聽他問起,卻也不隱瞞,直接答道:“我力氣本來就很大,吃了那位石仙子給的藥之后,好像力氣更大了許多,她也沒說是什么藥啊?”
  楊晨這么說,上官峰卻是心中點頭:“是了,他一個小小劊子手,又怎么可能認出來石仙子的丹藥。”心中有些觸動,忽的又問了一句:“楊晨,你可是習過武?”
  “跟著縣城里的老教頭練過幾天。”楊晨半真半假的說道。練武打熬身體是真的,不過不是跟著縣城里的老教頭。他練習的,卻是天庭秘傳的增加天兵天將戰斗力的武技,比人間的不知道高明了幾許。
  聽著楊晨的回答,上官峰心中轉過了無數個年頭。一個普通的習武之人,天生力量大,也不可能有數千斤的力道。唯一的解釋,就是石仙子給了楊晨的那一枚丹藥。如果是普通關系,誰會將如此珍貴的藥丸送給旁人?
  唯一的解釋就是,楊晨和石仙子,哪怕沒有什么莫逆的交情,至少也是沾親帶故,或者是有其他的什么關系。否則的話,換成是誰,也不可能將這種珍貴的丹藥送人。
  楚亨也許受了旁人的好處,要來為難楊晨,但上官峰卻大可不必參與其中。盡管楚亨是內山門弟子,但是相對石仙子在整個修行道上年輕俊彥當中的威望,那卻是不能同日而語的。為了楚亨欠別人的交情得罪石仙子,這筆賬卻是要好好的算上一算。
  “總管,他們四個現在可算是輸了?”正在沉吟間,上官峰聽到了楊晨的問話聲。
  看著下面的情形,上官峰也忍不住苦笑搖頭。四個動手的仆人,沈達第一個被打的生死不知,使桃木劍的那個臉上中了一拳,另一個火焰掌的男仆看樣子肋骨都斷了好幾根,剩下的那個女仆則是被人從空中摜到了地上,看不出來什么傷勢,但是四個人都已經昏迷不醒卻是真的。
  這不叫贏了,什么才叫輸?就算是楚亨站在這里,心中不知道該多想讓楊晨輸,面對這樣的情形,他也說不出半個不字來。
  “你贏了!”上官峰只能點頭。
  “那就好!”楊晨二話不說,伸手一指地上躺著的四個仆人,沖著上官峰說道:“上官總管,勞煩給他們治療一下。另外,我這里恐怕是要換一個地方住了,還得麻煩總管另外安排。”
  上官峰絲毫不以楊晨的吩咐語氣著惱,他是總管,這些事情本就是他的職責,點頭之后,上官峰忽又問道:“要不要安排換幾個聽話的仆從?”
  “不用了!”楊晨搖搖頭:“好不容易把他們打服,換一批來,再打一次嗎?”
  ——————
  第三天了,轉眼就是長假第三天,可憐的寫手還得宅在家碼字。
  求推薦,點擊,收藏,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