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204 共同的愛好(上)

雙方皆大歡喜,尤其是刀疤,有了換顏丹之后,他就可以回到十萬大山而不怕被人認出來。要知道,刀疤最熟悉的地方還是十萬大山,比起妖獸平原,刀疤更加清楚十萬大山什么地方有什么。
  楊晨是最開心的,想不到在機緣巧合之下,竟然得到了夢寐以求的庚金真元,絕對是意外之喜。有了庚金真元,楊晨的庚金靈力,絕對會變成最本源的庚金真元,大陰陽五行訣,又向前邁了一步。
  “前輩,你一個人,有時候也不是很方便吧?”在大家談論到最后的時候,楊晨忽的提了一句。
  “你的意思是?”刀疤有些疑惑的問道,他本能的覺得,楊晨似乎想在他身邊安排人手。
  “我的意思是,前輩盡可以找幾個合適的后輩,或者從現在開始就慢慢的找幾個幫手。”楊晨卻沒有那種意思,只是提醒他而已:“有時候,人稍微多一點,不但方便,而且幫手也多,在十萬大山和妖獸平原,別人也不敢隨便動手。”
  這個倒是真的,至少在十萬大山里面,單個的獨行俠是最容易被襲擊的。不管修為多高,但一旦是幾個人的話,一般來說,大家都會謹慎一些。刀疤過去是要去求財,而不是沒事和人打生打死,帶一個小團體,能夠安全許多,也省事許多。
  “有機會,我會找幾個幫手。”刀疤沉思了一會,點了點頭說道。
  楊晨話已經點到,至于刀疤怎么做,那就是刀疤自己的事情。上官峰掌管的那些東西,在純陽宮內部十分的紅火,現在也差不多是該讓他面向外面的時候了。
  掌教宮主和馭獸門主已經談好了合作的事宜,心情十分不錯。楊晨過來說的這個小事,掌教宮主想都不想的就答應了下來:“去找千秋閣的掌柜,讓他給你們安排一個店面,你們就不用費心操持了。”
  上官峰興沖沖的領命而去,掌教宮主卻將楊晨留了下來。不過,一開始掌教宮主并沒有說什么,只是有些猶豫,最后還是咬了咬牙,問楊晨道:“楊晨,你知道宋行的瓶頸所在,能不能指點他一番?”
  這是掌教宮主躊躇了好一會才問出來的,本來他也知道楊晨的態度,但是,朱辰濤成為元嬰高手的好消息刺冇激著掌教宮主,讓他覺得如果能夠再多一個元嬰,純陽宮將會更好。所以還是猶豫良久之后問了出來。
  楊晨根本就沒有回答,只是默默的搖了搖頭。掌教宮主這樣問,有他的考慮,但對楊晨來說,那不是理由。宋行既然針對楊晨,還想要楊晨反過來幫助他,哪有這樣的好事?況且,就算是開口,也應該是宋行自己來開口,掌教宮主和楊晨說,算是怎么回事?
  “唉!”掌教宮主微微嘆了口氣,他也知道一定會是這樣的一個結果,只是不試一下的話,委實是不甘心。一個元嬰高手啊,可惜,為什么宋行那般的愚蠢,在代殿主的時候還聽梁紹明的蠱惑,去找楊晨的麻煩。最后他突破瓶頸的方卻拿捏在楊晨的手中,真是時也運也命也!
  “宮主!”楊晨忽的開口稱呼了一句,讓掌教宮主又興起了一絲希嬰,抬頭看著楊晨,期待的等他說出一番顧全大局的話來。
  “一個元嬰高手,并不能改變我宗門的太多實力。”楊晨頭一句話就把掌教宮主的那點小奢望再次撲滅,但接下來的話語卻讓掌教宮主大驚失色:“如果宮主近期沒有什么太過于忙碌的事情的話,倒是可以考慮沖擊一下大乘期。”
  沖擊大乘期?掌教宮主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過這個想。他現在是元嬰中期,別說大乘期,就連元嬰巔峰都是奢望。楊晨突然說讓他沖擊大乘期,怎么可能?
  “宮主如果愿意的話,找一個合適的金屬性的道侶雙修,弟子倒是知道一門金屬性的雙修,可以讓宮主實力大進。”掌教宮主自從楊晨打仙落淵回來之后,就一直很照顧楊晨,楊晨當然也愿意投桃報李,讓掌教宮主同樣的更進一步。
  “雙修?”掌教宮主怔在原地,他卻是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一來純陽宮并沒有太好的雙修,二來,找一個合適的道侶實在是千難萬難,掌教宮主身份特殊,哪能隨便找一個別派弟子雙修?
  但楊晨這一提醒,卻讓掌教宮主看到了一些希望,尤其楊晨這些年來的表現,只要是他身邊的人,都十分的照顧,每個人都是修為精進。這么多人都有例子,可見楊晨不是在說大話。他既然說能夠讓掌教宮主沖擊一下大乘期,那說不定就真的可以。
  楊晨也就是要給周圍的人造成一個這樣的感覺,只要和楊晨交好的,那就好處多多,而和他作對的,損失慘重,說不定還會有性命之憂。這樣,宗門內的一些人,很容易做出正確的選擇。
  “你有把握?”掌教宮主低頭思忖了一會,抬起頭來問道。
  “六成把握!”楊晨也不會把這個事情說死,只是給了一個可能性比較高的答冇案。事實上,有六成把握,已經足以讓掌教宮主動心,有三成把握就足夠讓人拼一拼了。
  現場的氣氛十分的詭異,如果有人看到,第一印象肯定是楊晨在向掌教宮主討教,但是誰能夠想到事實卻是反過來?
  一個可能的元嬰期高手,一個是自己成為大乘期,兩個選擇在眼前,掌教宮主怎么可能不知道怎么選擇?只是一想到楊晨寧愿花大力氣造就一個大乘期高手,也不愿意一句話指點一下得罪過他的宋行,掌教宮主委實是不知道該怎么形容楊晨。
  “說起道侶的事情。”掌教宮主忽的又引起了另一個話題,看著楊晨說道:“你閉關之時,我親自去了一趟碧瑤仙島。”
  楊晨的目光不由的投了過來,這個事關他的事情,卻是回避不得,只能悻悻的問道:“不知道結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