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207 分贓也有麻煩(上)

萬年只是楊晨的初步估計,但真正的火候可能萬年都不止。【】要知道,楊二郎和哮天犬飛升已經超過了萬年,這是哮天犬飛升時留下來的,絕對超過了這個年限。
  “見面分一半,你先挑!”楊晨忽的有些后悔,早知道如此,就不該帶著石珊珊來,平白便宜了碧瑤仙島。但是他也做不出來一個人獨吞的事情,很是大方的一伸手,示意石珊珊先動手。
  石珊珊也是識貨之人,雖然她不是主攻煉丹的,但是這些珍稀藥材的火候卻是能看出來的。驚訝之余,也不由的為楊晨這般的大手筆而感嘆。
  “你不怕我見財起意,殺人滅口然后獨香?”石珊珊并沒有馬動手,而是轉身看著楊晨,冷冰冰的問道。
  “叫你拿你就拿,哪那么多廢話?”楊晨很是不滿的冷哼一聲,說實話,他還真不怕石珊珊翻臉,那樣正好有擺脫石珊珊的理由。
  也許是這些藥材太震撼,也許是楊晨的這句霸氣十足的話起了作用,石珊珊面孔的冷意減弱許多,再次給了楊晨一個小小的微笑,答應了一聲:“好!”
  “稍等!”石珊珊正要動手,楊晨忽的將她喝住。
  “后悔了?”正在猶豫不知道該先取哪一支的石珊珊,飛快的轉身過來,看著楊晨忽的拿出了飛劍,有些揶揄的問道。
  “先轉一圈,看看有沒有什么危險。”楊晨卻不理會石珊珊的話語,而是警惕的看著周圍:“天材地寶附近,說不定會有守護靈獸,香?”石珊珊并沒有馬動手,而是轉身看著楊晨,冷冰冰的問道。
  “叫你拿你就拿,哪那么多廢話?”楊晨很是不滿的冷哼一聲,說實話,他還真不怕石珊珊翻臉,那樣正好有擺脫石珊珊的理由。【】
  也許是這些藥材太震撼,也許是楊晨的這句霸氣十足的話起了作用,石珊珊面孔的冷意減弱許多,再次給了楊晨一個小小的微笑,答應了一聲:“好!”
  “稍等!”石珊珊正要動手,楊晨忽的將她喝住。
  “后悔了?”正在猶豫不知道該先取哪一支的石珊珊,飛快的轉身過來,看著楊晨忽的拿出了飛劍,有些揶揄的問道。
  “先轉一圈,看看有沒有什么危險。”楊晨卻不理會石珊珊的話語,而是警惕的看著周圍:”天材地寶附近,說不定會有守護靈獸,小心為妙。”
  這個道理適用于大部分的寶貝,石珊珊也明白這一點,這會才察覺誤會了楊晨,臉一紅,什么話也說不出來。只是依言拿出了飛劍,看向四周。
  山谷里似乎沒有什么大型妖獸活動的痕跡,這些植物生長也幾乎沒有遭到破壞,兩人小心的御劍飛行著,一來怕弄壞那些藥材,二來卻是怕有什么東西藏在其中。
  這片隱秘的山谷不小,兩人御劍飛行也足足飛了一炷香的時刻才到了盡頭。山谷的盡頭有一大片空地,空地有一個十分明顯的法陣,線條布滿了那片十丈方圓的區域,陣法的線條還在閃爍著微弱的光芒。
  陣法的中心,懸浮著一團人頭大小的血色液體,正在那邊不停的變幻著形狀。但無論如何變化,總是無法脫離開陣法的中心。
  “這就是你要找的哮天犬的精血?”看著那團依1日活力十足的血色液體,石珊珊也有些驚訝,語氣中也有點不敢肯定。
  “應該是!”陣法掩蓋著,那邊沒有任何的靈力透出來,楊晨的神識也插不進去,實在不知道是不是。但既然在這里,而且和哮天犬的描述如此的符合,想來是不會錯的。
  “這是……一滴?”石珊珊更是有些無語,人頭大小的一團,無論如何也和一滴這個概念掛不聯系。
  “或許!”楊晨也不知道該怎么說才好,哮天犬的一滴概念也許是和普通人不同。
  “現在怎么辦?”石珊珊似乎全聽楊晨的,問了一句,等著他指揮。
  楊晨四下里再看了一遍,指著那個法陣邊緣的空地說道:“這里沒有絲毫妖獸活動的痕跡,想必是整個山谷都沒有了。”
  法陣邊緣的土地并不是很堅硬,而很明顯的,這個法陣里面的東西才是最珍貴的,就算有妖獸,有那么多靈藥催長,估計也靈智早開。有靈智的妖獸絕不會輕易放過這法陣中的東西,就算破不了法陣,也會試探。這里沒有任何痕跡,可見是沒有妖獸的。
  “看什么藥材就去采!“楊展現在眼中只有那團哮天犬精血,但忽然又想起來什么一般,轉頭囑咐道:“有什么不敢確定的或者不會采摘的,等我弄好這邊幫你采,千萬不要弄壞了。”
  “恩!”石珊珊答應一聲,開始在那片山谷中慢慢的看起來。先不著急采哪些,看看有什么再說。
  楊晨卻站在了那個陣法邊,開始仔細的查看陣法的奧秘。這個陣法所有的線條都能夠看到,讓楊晨的分析省了不少的功夫。
  腦海中高級陣法翻了個遍,也沒有發現和這個吻合的。不得已之下,只能用最基本的陣法原理去分析。
  暴力破陣也不是不行,但是會容易弄壞那團精血,得不償失,還是仔細看看為妙。坐在陣法邊,從最邊緣開始,楊晨一點一點的分析著陣法的原理,判斷著陣法的功能。
  光是這一坐下來分析,就兩個月的時間。石珊硼不知道為什么,竟然一點靈藥都沒有采,山谷里轉了一圈,又回到了這邊,看著楊展在仔細分析的樣子,也不多說話,就坐在一邊練功,Ⅲ頁便為楊晨護法。
  “原來如此!”一直盯著陣法的楊晨,臉忽的露出了笑容,脫口而出這幾個字。
  “弄清楚了?”身邊忽的傳來了一個聲音,卻是石珊珊。楊晨一怔,怎么石珊珊沒有去收靈藥嗎?”清楚了!”楊展緩緩站起身來,呵呵笑道:“一個封存陣法,一個保鮮陣法,一個防護陣法,一個懸浮陣法,再加一個聚靈陣,幾個合起來而已,不是什么麻煩事。”
  “楊晨!”石珊珊忽的沖著楊晨叫了一聲,楊晨應聲回頭。
  “你就這么放心大膽的在這里分析陣法,真不怕我謀財害命?”石珊珊面孔習慣性的冰冷,但目光中卻有一絲疑惑。
  “石仙子雖然除魔衛道殺的人不少。”楊晨想都不想的脫口而出:”可我還從沒聽說過有謀財害命殺人滅口的行徑。”這可不是今生聽到的,而是前世的記憶。
  “既然是殺人滅口,當然不會隨便讓人知道了。”石珊珊雙眼微微一亮,但還是板著面孔說道:“你沒聽說過,不代表我沒有做過。”
  說著,轉頭看了一圈那個山谷,又面向楊晨問道:“你知道不知道,如果碧瑤仙島得到了這些靈藥,將會有多大的好處?石珊珊身為碧瑤仙島弟子,自然要為宗門考慮。”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