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5)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5)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5)     

斬仙212 值不值得搏一把(上)


  在清冷男子驚訝的目光中,一座閃爍著金光的穹頂大殿憑空呈現,將楊晨整個的罩在其中。{.}..巨大的金印,直接砸在了穹頂大殿上,閃出一片火花,但那穹頂大殿卻沒有絲毫的損傷。
  “哼,仗著一件防護寶,就敢如此托大?”發現了楊晨的依仗之后,清冷男子冷笑一聲,身形馬上間飛起,沿著那個穹頂大殿繞了幾圈。
  金印在清冷男子的控制之下,不斷的飛起,然后重重的砸下。可是不管他如何擊打,穹頂大殿都恍如是精鋼所鑄造一般,紋絲不動,甚至連道印記都沒有留下。
  反卻是連續幾下的狂砸,金印之上呈現了一絲絲刮擦的痕跡。發現這一點之后,清冷男子馬上心疼起來,他這金印可是耗費了很多時日才煉制的,要是被這般損壞的話,可是得不償失。
  楊晨鉆到了這么一個烏龜殼傍邊,清冷男子一時之間還找不到什么合適的手段來對楊晨,馬上有些頭疼。
  他堂堂一位元嬰期高手,竟然無奈何一個有護身寶的筑基期后輩,這叫他情何以堪?十萬大山傍邊清冷男子也是一不二的人物,難道竟然要栽在這眉清山上?
  如此老鼠拉龜,無處著手的話,不得清冷男子也只能夠退卻。楊晨敢如此那般的篤定,肯定是已經通知了純陽宮的高手,如果在一時半刻之間無奈何楊晨的話,除撤走一途,再沒有其他辦。
  在一個有大乘期高手坐鎮的門派土地內撒野,哪怕這個大乘期高手對外傳說風聞似乎修為其實不怎么樣,但大乘期就是大乘期,也不是他一個元嬰高手能夠抗衡的。尤其純陽宮還有幾位元嬰高手,他一個人單槍匹馬,根本不成能是整個純陽宮的敵手。
  正當清冷男子在猶豫是不是應該撤走的時候,卻驚喜的發現了穹頂大殿的一個致命缺憾。大殿的防護力是足夠了,可是,那個大殿的四個大門,竟然都是開著的,隨時可以進去。
  “任手段通天,卻留下這一個致命缺陷,看來老天要死,誰也留不住!”清冷男子哈哈大笑起來,叫囂兩句之后,直接沖進了大殿傍邊。
  “唉!”楊晨在大殿的正中「啟航冇水印」央,席地而坐,似乎心神正在控制著整個大殿的防護。看到清冷男子沖進來,楊晨卻十分可惜的搖了搖頭,長嘆一聲:“天堂有路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自己找死,怨不得旁人!”
  “看能嘴硬到什么時候!”清冷男子冷笑一聲,身形毫不斷留,直沖著楊晨的身影撲去。主上的命令是盡量能活捉,實在不可再提頭來見。現在楊晨就坐在那邊,正是生擒的好機會。
  “冤有頭,債有主,道友,安心上路吧!”楊晨看著對方撲出的身影,臉上閃現出一道譏諷的笑容,隨口出了自己的殺人口頭禪。
  隨著楊晨的話語,清冷男子也猛地覺察到了不對。已經收回的金印瞬間在身前呈現,如同一個巨大的盾牌一般,擋在了他的身前。
  叮叮鐺鐺,一連串如同暴雨梨花一般的密集碰撞聲,清冷男子的金印之上,馬上間呈現了無數的缺口。而與此同時,男子的身后也呈現了數道飛劍,強逼的男子不得不釋放出一柄飛劍,艱難無比的蓋住了身后飛劍的襲擊。
  “七步絕殺陣,道友,如果能破得了此陣,在下就和走一趟。”楊晨悠閑的坐在大殿的正中「啟航冇水印」央,看著手忙腳亂的招架著無孔不入的飛劍瘋狂攻擊的清冷男子,很是配合的高聲道:“不過,如果道友破不了此陣,那明年的今日,就是道友的忌日!”
  四十九支飛劍,全部都是元嬰級高手使用的高品質飛劍,在完整的劍陣之下,威力更是狂暴無比。
  困在陣中的男子,哪里還顧的上聽楊晨如此揶揄的聲音,所有的護身寶齊出,這才堪堪的蓋住了劍陣的攻擊,但即便如此,也已經是顧此失彼,手足無措了。
  現在男子才后悔,自己怎么就會豬油蒙了心,相信這么強悍的防護寶留下的門是缺憾的?那哪里是缺陷,分明就是一個致命的陷阱,早知道如此,就應該及時遁走,哪里會有這般的狼狽?
  楊晨也在暗暗的贊嘆著。實話,清冷男子是在穹頂大殿七步絕殺劍陣之下,堅持的最久的一個。固然,這和他的修為有關。
  以往被困的家伙們,最多也就是個金丹宗師,四十九支元嬰級飛劍組成的劍陣,根本就無承受一下攻擊,馬上殞命。而現在這個家伙自己就是元嬰期,并且看起來也是元嬰后期的樣子,能蓋住這一連串的攻擊,真個是有兩把刷子。
  不過,也僅此罷了,那些防護寶全部都已經現形,可是包含那顆巨大的金印在內,全部都已經是傷痕累累,各種寶上都布滿了各種各樣的傷痕,有幾件品級低的寶,已經是接近崩壞的邊沿。
  就在楊晨這么感嘆的夫,已經有一把飛劍和一件鎧甲在砰然聲中,釀成了碎片。少了兩件護體的寶,男子更是左右難支,一個不心,馬上被一柄飛劍找到了空隙,直接穿透了他的臂膀。
  劇烈的痛楚讓男子大叫作聲,稍稍一個分心,那塊金印就被一連串的飛劍紛繁刺穿,直接釀成了一塊巨大的篩子,處處是窟窿眼。
  這金印是他的心愛寶,甚至于已經到了本命寶的境地,此刻突然被飛劍損毀大半,男子神識馬上受創。
  此消彼長之下,男子再也無力回天,只堅持了不到五個呼吸的時間,金印就被十幾道劍光解成了碎片,而男子身邊,再沒有可以和金印這般強悍的寶護體。
  “卑鄙!”清冷男子知道自己大限已至,竭力的抵當幾下,沖著楊晨大叫一聲。
  “一般,不如一位元嬰后期高手來對我一個筑基后輩卑鄙!”楊晨冷笑一聲:“安心上路吧,前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