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213 有種丹藥叫問心丹(上)

在許多年前,純陽宮就因為弟子的所得歸屬問題有過一次大討論。當時的結論是,弟子的私有物品歸弟子所有。
  這金印是楊晨的戰利品,自然是楊晨的囊中之物,旁人就算是想強奪,也不可能。唯一的辦法,就是能不能看找個別的辦法,從楊晨手中換取或者是買過來。
  和強奪相比,后面的這兩種方法倒是還簡單一點。畢竟楊晨手中握著大量資源產業的事情,宗門內的人都清楚。估計楊晨火屬性的靈根,也不會在乎一塊金屬性的煉器材料。
  這個是后話,現在宗門高層要討論的是十萬大山的事情。很快眾人就把注意力從楊晨擊殺元嬰高手的事情上轉回來,開始討論對策。
  “要是十萬大山的人敢公開對我純陽宮宣戰,那自是要和他們不死不休。”林云風最先開口,而且也算是表態:“何況他們本就是襲擊我宗門弟子在前,道理也不在他們那邊,我純陽宮弟子,可不是任由什么外人隨意捏扁揉圓的!”
  純陽宮的人雖然有時候不怎么霸氣,但是真正涉及到這種事情的時候,大部分人的第一想法就是維護宗門弟子的利益,哪怕是一直看楊晨不順楊的林云風長老也是如此。自己斗是自己斗,外人欺負宗門的人可不行。
  “是這個道理,十萬大山的人先在拍賣場自壞規矩襲擊我宗門弟子在前,現在又在我眉清山之內對我宗門弟子動手,莫不是以為我純陽宮無人?”馬上就有長老接口道,同樣是義憤填膺的口吻。
  “現在還無法確定十萬大山到底會采取哪些行動,如果全宗門如臨大敵的話,也會平白讓旁人笑話。”另一位長老說道:“不若暫時先不動,看看對方布置如何?”
  “十萬大山自壞規矩,自然也有旁人算賬,短時間內,他們絕對不敢大規模對純陽宮動手。”這次開口的是楊晨熟悉的外事堂長老徐成信:“眉清山不是十萬大山,他們來我們的地盤動手,其他宗門也不會容忍,大可不必驚慌。”
  “他們自壞規矩,動我宗門弟子在先,我等自不能輕易放過。不過楊晨既然已經斬殺了對方的主事和少主,那這一段就此揭過。”梁紹明卻是緊接著開口道:“但他們再派人來追殺楊晨,卻是不好說。”
  “此話怎講?”藥堂堂主晉升元嬰,信心大漲,聞言馬上皺起了眉頭。
  “如果他只是打著為子復仇的旗號,不涉及宗門其他人,我等又該如何插手?”梁紹明抬頭看了這里唯一站著的人楊晨一眼,轉向朱辰濤說道:“人家非要說是私人恩怨,我宗門卻不好插手啊!”
  “他襲擊我宗門弟子在先,想要兩個人的命就抵過,哪有如此便宜的事情?”朱辰濤卻是冷哼一聲:“這次又潛入我眉清山,莫非我純陽宮是無人之地,任他要來便來,要走便走嗎?”
  “十萬大山的人當然不能放過,只要機會合適,自然要給他們一個教訓。”梁紹明卻是大義凌然的說道,隨即目光又轉向楊晨:“可是,和十萬大山結怨,卻不是宗門的意思吧?”
  “莫非我純陽宮弟子,就是任由旁人欺負暗算不成?”楊晨大怒,不過不等楊晨說話,朱辰濤已經開了口:“你這是什么話?”
  “說到底,高月是給她弟子搜集煉制飛劍的材料才被人盯上的,后來也是楊晨去招惹了這些是非。”梁紹明當然是針對楊晨的,冷笑道:“他們師徒的私事,他們師徒惹上的麻煩,偏要扯上我宗門,就算我宗門出面扛下,這罪魁禍首卻也不能輕易放過,少不得宗門要有懲戒。否則人人都出去闖禍,我宗門規矩何在?”
  宗門幫助楊晨高月扛下外邊的壓力,但對內卻不能輕饒,梁紹明就是這樣的意思。
  “梁師伯,師父找煉制飛劍的材料,乃是掌教宮主的吩咐。”楊晨站在對面,不卑不亢的開口道:“掌教宮主親口賞賜飛劍一支,梁師伯莫非忘記了?”
  “賞賜一個筑基弟子的飛劍,非要用到那等高級的材料嗎?”梁紹明臉色不變,慢慢的說道:“掌教宮主可沒有說過,要賞賜那等高級的飛劍吧?”
  “好叫梁師伯得知。”楊晨臉上涌出了淡淡的笑容,目光直視著梁紹明問道:“掌教宮主也沒有說不能賞賜高級飛劍!”
  這卻是誰也無法反駁的事情。掌教宮主的確說過要賞賜楊晨一柄飛劍,但是大家心目中,都以為只是平常的一柄飛劍,只要是火屬性的就行。卻沒有料到高月竟然會為了楊晨的飛劍如此的下功夫。
  梁紹明卻再也無法接下去,再要是追著這個問題不依不饒的話,可就是直接得罪掌教宮主了。
  以前掌教宮主勢弱,林云風和幾位長老交好,幾乎可以左右掌教宮主的決定。但現在不行,王永強力出現,修為直超眾人,隨后又來了一個大乘期的桂山友,加上楊晨的一系列所做作為,純陽宮實力大增,掌教宮主威望日漲,連林云風都輕易不敢多頂撞,更不用說梁少波。
  “此事不用再論。十萬大山動手在先,錯在彼方。”掌教宮主果然只是輕輕的瞥了一眼梁紹明,輕描淡寫的說出了這句話:“換成你等也一樣,不管是誰因為做什么被襲擊,我們規規矩矩去買東西,他們動手,就是他們不對。”
  梁紹明自然不能再多說什么,只是狠狠的盯了楊晨一眼。楊晨這些年的事情越出名,梁紹明就越發的討厭,甚至忍不住都想要自己動手來親自教訓一番。只是,今日里發現楊晨竟然獨自干掉了一位元嬰后期,卻是讓他忌憚不少。
  “楊晨,你有什么應對辦法?”掌教宮主給出了定論,馬上轉向了楊晨,開口問道。
  “弟子想知道,如果十萬大山的幕后勢力倒了,我宗門能不能接掌,控制十萬大山?”楊晨不開口則以,一開口,就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