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215 問心丹的處置(上)

掌教宮主面對楊晨,也并沒有太多的猶豫,直接說出了自己的考慮。
  上一次在外遇襲,讓掌教宮主深深的發現,自己的修為還是相對的有些弱。也許管理一個二流的門派已經綽綽有余,但是,以后純陽宮發展起來之后,就有些跟不上形勢,所以,快速的提升修為,就成了掌教宮主迫切需要考慮的事情。
  但是,掌教宮主畢竟是掌教宮主,很多時候,王永等長老們可以閉關,但掌教宮主卻輕易不能做這樣的事情,他還需要管理宗門。所以,一個高效的提升修為的方法,也就迫切的需要起來。
  正好楊晨以前說過,他知道一種金屬性的雙修功法,可以讓掌教宮主通過合籍雙修的方法來提升修為。這種方法對掌教宮主來說,是十分合適的。修行的時候可以不用閉關,但效果卻又不比閉關差。這才有掌教宮主和楊晨的這般說法。
  楊晨馬上就明白過來,對于掌教宮主的這個心思,他并不覺得有什么不對的地方。能在提升自己修為的同時,還想著要為宗門盡力,說實話,掌教宮主的確算得上是一位好宮主。
  前世掌教宮主因為有些識人不明,最終被梁紹明等人蒙蔽。現在卻不存在這樣的問題。梁紹明已經伏誅,而且宗門也開始走上大力發展的道路,純陽宮前途一片光明,掌教宮主同樣也是信心百倍闖勁十足。
  這樣的情形,不僅僅是掌教宮主一個人,從王永師祖和其他幾位長老的表現來看,都屬于看到了門派開始振興的希望,勵精圖治,想要大干一場的樣子。這才是楊晨希望看到的純陽宮。
  “我這些天仔細的考慮了一下,覺得有那么幾位道友比較合適。”掌教宮主和顏悅色的沖著楊晨說道:“你幫我看看,哪一位是最合適的?
  說話十分的自然,掌教宮主一點都沒有因為要讓楊晨這個后輩弟子來替自己尋找道侶把關而感覺到尷尬的樣子。
  楊晨也并沒有覺得這應該有多么的不好意思,既然功法是楊晨提供的,楊晨自然比其他人更清楚那些人最適合修行。
  一個個的看過來,基本上就是青云宗和碧瑤仙島的一些元嬰高手,碧瑤仙島和青云宗都是女弟子多的宗門,有大量的高手都是女子。現在純陽宮和這兩大宗門在十萬大山上有著良好的合作關系,如果掌教宮主愿意和其中的一位雙修的話,也更能夠拉近宗門之間的關系。
  看到這個名單的一剎那,楊晨忽的有一種解脫的感覺。如果掌教宮主愿意出面進行這種聯誼的話,遠比楊晨去和石珊珊或者孫輕雪結為道侶更加能夠鞏固雙方宗門的關系。
  但馬上楊晨就有些垂頭喪氣。掌教宮主不可能和兩個道侶雙修,青云宗和碧瑤仙島也不可能各自出一位元嬰級的弟子和掌教宮主合籍雙修。不管掌教宮主選擇了哪一個,都可能會引起另一個宗門的不滿,除非長老們當中有人也同樣用這種方法來同時和另一個宗門的弟子結為道侶。
  雙修對大家都有好處,但是純陽宮要靠這種手段的話,未免會被外人嗤笑,靠著女人才連接起兩大宗門來,好容易看到的宗門振興的希望,說不定就會被流言蜚語打壓下去。估計掌教宮主也是考慮到了這一點,所以才會來和楊晨商量。
  楊晨大概的掃了一眼,忽的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青云宗的萬倩長老,同樣也是金屬性的靈根,修為也是元嬰中期,正好和掌教宮主相當,倒是一個合適的人選。
  萬倩現在就在楊晨的藥園當中,不知疲倦的瘋狂修行著。如果掌教宮主愿意的話,楊晨完全可以把萬倩放出來和掌教宮主雙修,這樣掌教宮主和萬倩修為都能提升,而且因為萬倩已經失蹤,只要做的隱秘,誰也不知道會和純陽宮有關。
  問題是,楊晨現在還真不敢突然的把萬倩長老已經被自己弄成白癡的事情告訴掌教宮主。倒不是怕掌教宮主出賣自己,而是這個消息太過于讓人震撼,得要掌教宮主慢慢的接受才是最好的辦法。
  “宮主,以弟子來看,青云宗的萬倩長老倒是一個合適的人選。”楊晨斟酌了一下,向掌教宮主提出了建議。
  “萬倩長老?”掌教宮主皺起了眉頭。在名單上萬倩是比較靠后的,主要原因就是現在萬長老和她的弟子們下落不明,選擇萬倩長老,可能暫時無法實現。
  “青云宗的萬長老已經失蹤有幾十年。”掌教宮主生怕楊晨不知道,沖著楊晨解釋道:“怕是,不那么容易。”
  “車到山前必有路,宮主不必煩惱這些。”楊晨笑著說道:“不過,宮主倒是可以像弟子師祖一般,先煉制一柄本命飛劍。”
  王永煉制了本命飛劍的事,本來就沒有隱瞞同門的幾位長老,而且閉關煉制幾十年之后,王永的修為的確是突飛猛進了許多,這一點大家都看在眼里,饞在心里。現在楊晨這么說,也是一個不錯的辦法。
  “本命飛劍?”掌教宮主的目光也亮了起來。十萬大山已經算是一半到手,以后珍稀的材料幾乎可以說應有盡有,煉制一柄本命飛劍,的確是一個巨大的誘惑。以前是因為沒有好材料,現在可不用擔心這些。
  而且本命飛劍的煉制和別的不同,完全可以不用閉關。就像楊晨,現在的斬仙刀一直在識海當中溫養,但并不妨礙楊晨做其他的事情。只是這樣耗費的時間更長一點而已。
  “說起來,弟子倒是有一些合適的材料。”楊晨笑嘻嘻的把上次干掉的那個元嬰高手的金印拿了出來,送到了掌教宮主的面前。
  那金印雖然已經被穹頂大殿的劍陣斬的破破爛爛,不成樣子,一件法寶已經算是盡毀,但是材料依然在,依舊還是頂級的金系材料,用來煉制金屬性的飛劍,再合適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