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3)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3)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3)     

斬仙222 我負責破陣(上)

拜會黑虎前輩,并沒有花費太多的時間。既然已經確定了是梁紹明從中搞鬼,楊晨也不再隱瞞實力,直接召出飛梭,飛快的跑了一趟馭獸門。
  掌教宮主早已經和馭獸門高層談妥,和黑虎前輩的見面自然沒有半點問題。留下一顆問心丹之后,楊晨飛快的駕馭著飛梭,趕回了純陽宮。
  飛梭的存在,在場的眾人都知道。王永雖然是第一次見識,但是在救高月的時候他就知道楊晨有一件高速的寶。見到飛梭,絲毫不驚訝。短短的不到二十天的時間,楊晨就已經回到了純陽宮。
  純陽宮有孟先堂主坐鎮,當老樹妖強悍的帶著掌教宮主急速趕回純陽宮的時候,梁紹明和他的一干黨羽還在等著好消息。
  突然見到掌教宮主全身是血出現在自己面前,梁紹明當場嚇了一大跳。不等他頑抗,老樹妖已徑直接將他擒下。一個小小的金丹宗師,在老樹妖分「啟航冇水印」身面前,根本就沒有反抗之力。
  梁紹明見勢不妙的反擊卻把大家全部都嚇了一大跳。數十顆癸水陰雷直接祭出,老樹妖手疾眼快,直接將梁紹明打暈,但卻已經無阻止癸水陰雷的爆炸。
  不得已之下,老樹妖將所有的癸水陰雷都收到了自己的身軀當中,急速的將身軀飛到了空中。這些癸水陰雷很明顯是經過大乘期高手煉制的,數十顆同時炸響,老樹妖的分「啟航冇水印」身直接被炸的粉身碎骨,瞬間消失。
  即便如此,純陽宮的上空依舊還是爆發了一連串劇烈的爆炸,護山大陣連續的閃爍了數十次之后,終告碎裂。幾乎所有的房舍,全部都被爆炸的余波震塌。數千名筑基期弟子,被爆炸余及,全部都身受重傷。就連金丹期的弟子們,也都被影響,全部都是輕傷。
  在場的所有人都是大驚失色,這么多的癸水神雷,絕不可能是梁紹明自己煉制的,他還沒有這等的手段。要不是老樹妖,在場的人全部都會身殞,純陽宮直接就會成為廢墟。
  一位大乘期高手粉身碎骨,掌教宮主重傷,一位長老謀逆,數千名弟子重傷,山門正殿盡數倒塌,這般的損失,幾乎是純陽宮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
  正在飛梭上向純陽宮趕回的老樹妖本體,突地猛地一震,隨后桂山友整個人都有些萎靡下來。
  眾人都是大驚,發生了什么事情,才能讓老樹妖產生這般的變化?老樹妖也只是一下萎靡,很快就恢復了正常的臉色,不過誰都能看得出來,他現在身體極為虛弱。
  很快,眾人就從老樹妖的口中得知發生了什么事情。聽到純陽宮發生了這般的變故,楊晨大怒,幾乎是不要命的催動了飛梭,極速的飛向純陽宮。高月還在純陽宮,不知道有沒有被波及,有沒有受傷。
  老樹妖這一次為了救下眾人,竟然肯舍棄一具分「啟航冇水印」身,勞之大,前所未有。楊晨甚至不等掌教宮主這邊如何論行賞,就從藥園當中起出一整株蓬萊神木,將老樹妖收到了穹頂大殿當中之后,直接交給了老樹妖。
  蓬萊神木純正的甲木氣息,不知道比老樹妖的桂樹本體純正了多少倍。老樹妖也沒有料到自己的一時義舉,竟然會換來如此這般的超級回報。大喜之下,甚至也忘記了自己損失了分「啟航冇水印」身,身體瞬間裂開,將整株蓬萊神木包裹到了自己的身軀當中。
  “服下問心丹,正好融合蓬萊神木的氣息。”楊晨留下一句,然后飛快的退出了穹頂大殿:“安心養傷,其他的不用多操心。”
  等楊晨等人趕回純陽宮的時候,純陽宮上下正在瘋狂的重建。這等連山門正殿都被轟塌的事情,對純陽宮弟子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每一位弟子都是滿臉的憤怒,精神百倍的重建著宗門。幸「啟航冇水印」運的是,高月只有輕傷,沒什么大礙。
  楊晨見到掌教宮主和眾位長老的時候,大家臉上都是一副沉重的表情,而且有些心虛的樣子。楊晨馬上就猜出了是什么原因,好不容易宗門有了一個大乘期高手,竟然被梁紹明這個叛徒垂死掙扎毀去,誰都不會好受。
  “宮主,桂堂主并沒有死!”楊晨的一句話,直接讓大家全部都抬起了頭,不敢相信的望著楊晨,似乎在分辨他的話是真是假。
  每個人都知道,如果十萬大山能夠拿下的話,將是純陽宮的一次騰飛的契機。但就在這個節骨眼上,竟然出現了林云風反叛,而且損失了一位大乘期高手的事情,這樣的打擊,幾乎讓所有高層都開始絕望。
  但楊晨的一句話,頓時間讓所有人的信心又全部的回到了身上,眾人甚至不顧在掌教宮主面前失儀,七嘴八舌的追其起緣由來。
  這個時候,楊晨已經不怕將桂山友還有分「啟航冇水印」身的事情說出來。一聽桂山友堂主只是損失了一具分「啟航冇水印」身,只要修養幾年就可以恢復之后,眾人頓時間歡呼起來,氣氛也開始活絡。
  “梁紹明那個王八蛋呢?”楊晨這個時候也不客氣,直接點名要人:“我要讓他后悔出生到這個世界來!”
  沒有人會同情梁紹明,這個家伙身上竟然準備了這等狠毒的癸水神雷,而且還是在護山大陣之內引爆,要不是桂山友分「啟航冇水印」身眼疾手快,迅速的收攏了所有的癸水神雷飛起老高,說不定純陽宮就要滅門。
  掌教宮主和那位隨行的長老也是一陣的后怕,若是和林云風一起出手的那些人用癸水神雷偷襲的話,他們早就是死人兩個。后怕之余,對于罪魁禍首梁紹明,幾乎是恨到了骨子里。
  楊晨這幅架勢,肯定是想要整治梁紹明。盡管在場的所有人都比楊晨的身「啟航冇水印」份高,但誰也沒有阻攔。甚至于掌教宮主還有些后悔,連續幾次皓月殿出事,自己就應該早下決心,處置梁紹明的,想不到留到現在,竟然給宗門帶來如此巨大的損失。
  “人交給你!”掌教宮主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出這番話來:“給我一件件的問清楚,這些年他到底都做了什么?”
  ——
  求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