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3)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3)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3)     

斬仙223 大破七星天雷陣(下)

不管怎么說,十萬大山拍賣場自壞規矩,早已經不是秘密。十萬大山有錯在先,無論如何都無抹殺。這次更是毀了純陽宮山門,已經有無數人開始瘋狂的指責。
  今天十萬大山可以毀了純陽宮山門,明天說不定就能毀了別家。在十萬大山吃過虧的又不止高月一個,現在大家都同仇敵愾起來,共同聲討十萬大山的后臺。
  最讓大家揪心的是,兩個元嬰,三個金丹,就可以帶著不知道什么東西將純陽宮翻個底朝天,連護山大陣都沒有扛住,這要是換成不如純陽宮的門派,豈不是要被人滅門?
  也有另一種說。純陽宮這一次臉面被人裸的剝去,連自己的山門都護不住,還有臉開宗立派?但這種聲音明顯是少數,沒有人會多在乎。
  憤怒的純陽宮如同被撩撥上火的公牛,瞪起了血紅的眼珠,掌教宮主當著無數宗門弟子發誓,一定要血洗十萬大山,用敵人的鮮血,洗刷宗門的恥辱。
  在純陽宮出示證據的同時,純陽宮就聯合了青云宗,碧瑤仙島以及馭獸門的高手,一行浩浩蕩蕩的,殺到了十萬大山。
  打頭的人不多,只有不到五十位。但是整個天下也沒有人敢小覷這區區四十多人。這些人當中,有九位大乘期高手,三十三位元嬰高手,唯一的一個筑基期弟子,就是楊晨。
  楊晨是作為引路向導出現的,當然,誰都知道這是個借口,楊晨只是想要親自動手,為師父徹底的找回公道而已。
  高月,公孫玲,甚至于碧瑤仙島的石珊珊,青云宗的孫輕雪,都想要和楊晨同行,卻被楊晨拒絕,同時也被各自宗門的高手約束,引得眾女十分不快。
  事實上,十萬大山的后臺盤踞的據點,早已經在幾年的安排中查的清清楚楚。之所以眾人同意楊晨可以跟隨,還是因為他是問心丹的煉丹師。各個宗門高層,都希望自己宗門的高手能夠和楊晨有些接觸,多了這個善緣,以后求丹會多許多方便。
  十萬大山的背后,有四個大乘期高手,同時還有差不多一二十位元嬰高手。這般實力,幾乎可以和一個數一數二的門派相抗衡。不過,終究是道魔妖共事,大家只為了共同的利益而結伴,卻不能像一個宗門一般的生死相依,這也是他們只能盤踞在十萬大山,而不能和太天門青云宗這些大門派抗衡的原因。
  能在十萬大山屹立不倒,后臺還有一門寶,那就是盤踞之地有一套七星天雷陣。這陣奧妙,只有四個大乘期高手知道,等閑高手根本無破解。
  太天門以前總共也不過就是五位大乘期高手,這已經是道門當中大乘期高手最多的門派,實力最雄厚。但想要單獨征討十萬大山,卻也要付出相當的代價。和收益相比,得不償失。
  破陣加上搏殺四個大乘期高手,不付出三位大乘期高手的性命,幾乎不可能。而在魔大劫當中,太天門已經損失了一個大乘期高手,實力更是減弱幾分,想動十萬大山,更是有心無力。
  現在幾個宗門聯手,實力已經超過了十萬大山的兩倍。動起手來,根本不怕十萬大山的幾個大乘期的家伙。唯一要顧慮的,就是那化星天雷陣,想要破陣,哪怕隊伍中都是元嬰大乘高手,估計也要有大傷亡。
  “我可以破那化星天雷陣!”出發之前,楊晨就在一干高手面前打了包票。一群高手面面相覷,要不是知道楊晨就是問心丹的煉丹師,說不定早就有人罵出聲。但即便如此,也還是有人覺得不那么靠譜。
  一個能煉制出問心丹的筑基期后輩弟子,能夠破七星天雷陣?連大乘期高手都不敢說這樣的大話。
  要知道,七星天雷陣是依據十萬大山的那一處天然絕地,加上一位大乘期陣高手的努力才布置成的。
  那處天然絕地,本就是一個雷場,在經過陣加強之后,雷霆的威力,大的驚人。甚至可以和三災之一的雷劫相媲美。相對于雷劫,持續不斷的雷陣更加威力駭人。等閑的大乘期高手,在面對同時出現的數百道上千道劫雷,而且這劫雷還源源不斷的時候,也不敢夸口說可以破陣。
  楊晨一個小小的筑基期后輩,竟然敢吹大話,說可以破陣,簡直就是癡心妄想。大家只是看著純陽宮和煉丹師的面子上,沒有說話難聽而已。
  “這樣吧,容晚輩賣一個關子。”楊晨知道大家的心思,也沒有多分辨什么,只是微笑道:“如若晚輩無破開那化星天雷陣,晚輩愿意替每一位前輩免費的煉制一爐各位前輩指定的丹藥,如何?”
  本來去十萬大山就是要動手,破陣也是必須的事情。現在楊晨主動攬下破陣的任務,一旦不成還能給大家免費煉制丹藥,這好事哪里去找?到時候不用別的丹藥,光是找齊原料煉制一爐問心丹,就足以抵得上眾人幾回的辛苦。
  沒有人再反對什么,大家心里卻多了一層期盼,盼著楊晨無破陣,大家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得到問心丹了。只不過,到時候可要注意保護好楊晨,免得破陣不成,卻被陣所傷。
  純陽宮那邊宣布十萬大山是罪魁禍首的消息,現在還沒有傳到十萬大山這邊。十萬大山的后臺,并沒有察覺到即將到來的危險,渾然不知他們所在的山莊,已經被一干高手團團圍住,里面的人已經插翅難逃。
  山莊外就是七星天雷陣,因為陣的關系,哪怕是大乘期高手,也無將神識透過陣查看山莊里的情形。同樣的,山莊里的人也不可能將神識探查到外面來。或許是對陣有絕對的信心,山莊的人并不在乎有人會來攻打山莊。
  楊晨現在就站在陣的外圍,看著陣當中蓄勢待發的雷光,一動不動。稍遠的地方,一干高手們好奇的看著楊晨,都在猜測楊晨打算用什么手段來破開陣勢。
  ——
  求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