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231 體型都變了(下)

黃巾力士是天庭的雜役,一般都是給那些實力不強的打雜的家伙們預備的。當然,前提是要有修行這門的潛質,身體強悍,而且力量足夠大。
  修行這門的前提是,至少要有千鈞之力。這可不是運之后的力量,而是單純的力量。一鈞折合三十斤,千鈞之力,就是要有三萬斤的力量。光靠,達到這種力量,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過,黃巾力士在開始修行這種煉體術之前,還需要修行一大堆的輔助,來達到這個標準,才能夠真正開始修行黃巾力士煉體術。
  黃巾力士在一般人的心目中,只是搬運重物之類的雜役,事實上,也的確是如此。黃巾力士只是力量大,但是戰斗力并不強悍,在天庭,也只能是這種低等的干苦力的雜役。
  但是,黃巾力士并不僅僅只是這樣,當力量大到一定的程度,就可以表現出一種讓人恐怖的甚至不輸于力的強悍。例如,愚公移山當中的夸娥氏的兩個兒子,就可以扛起太行山和王屋山,隨意的放到別的地方。
  那幾乎就是可以媲美移山倒海的神通,力量到了極處,也是十分恐怖的事情。不過,除非是實在沒有別的出路,否則沒有人會修行這種。
  但對楊晨來說,這門黃巾力士煉體術卻是從天而降的好處。青穹山洞府給他帶來的驚喜,已經不止是一個完備的道場和壬水真訣,現在又多了一門黃巾力士煉體術。
  旁人要達到單純力量千鈞,在凡間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楊晨卻不同,經過數萬仙人生命精華滋養的,已經是優秀到不可能更優秀,加上楊晨在最開始的時候一直沒有修行,而是進行上的鍛煉,身體條件在剛剛加入純陽宮的時候,就已經十分的出色。
  那個時候,楊晨單手接下沈達用千鈞符加強過的符器鐵棍,雖然千鈞符并不能真的達到千鈞之力,但是,七八張千鈞符加強的符器鐵棍,也至少有萬斤左右,其他書友正常看:。哪怕是沈達,也只是因為他是那柄符器的主人,所以并不受千鈞符影響,疊加千鈞符的力量,他根本就拿都拿不起來。
  當時楊晨才是剛剛煉氣入門,現在楊晨卻已經十系靈力筑基,身體進一步經過了天地靈力的滋養,早已更上層樓。雖然楊晨已經很久沒有單純的錘煉過身體,但是身體的基礎在那里,卻是永遠不會消失的。
  楊晨也沒有試過自己到底有沒有千鈞之力,但是,既然有了這么強悍的,不修行一下豈不是對不住自己?
  想想看,當楊晨手持睚眥附體的斬仙刀,神識和同時揮動的時候,還有什么人能夠抵擋?可以移山倒海的力量,加上三清訣凝練出來的神識,再加上睚眥賦予斬仙刀的破邪,破兵,萬物可斬的特性,什么對手在楊晨面前,也逃不脫一刀兩斷的下場。
  低級雜役用的?上不了臺面?楊晨根本就不會有這樣的想,在楊晨心中,根本就沒有高貴的力量或者低賤的力量區分,只有最正確的力量。
  不過,修行黃巾力士煉體術的要求十分嚴格,如果不能夠達到千鈞之力,身體根本無承受那種修行時帶來的強大壓力,直接就會裂體而亡。
  說不得,楊晨也只能先檢驗一下,自己到底有沒有千鈞之力。否則修行的時候裂體而亡,可不是那么好玩的事情。
  這里有的是試驗的東西,楊晨隨便的找了一大堆的石頭,大概的計算了一下,應該超過三萬斤的分量,將這些石頭簡單的煉制成了一根有把手的石柱。不放心之下,又加了大概上千斤的石塊融合在一起,這才開始測試。
  許久沒有單純的動用過力量,楊晨還是先像模像樣的將修行之前的煉體拳術打了一遍,身體活動了一番之后,這才抓著兩塊鋼制的把手,蹲下身體,開始發力。
  一陣輕微的搖晃之后,巨大的石柱開始慢慢的離開了地面。在楊晨全身的力量爆發之下,被楊晨高高的舉過了頭頂。
  轟,巨大的幾乎有楊晨身高的三倍長,合抱粗細的石柱,直接被楊晨扔在了地上。差不多三萬五千斤的重量,楊晨雖然并不那么輕松,但是卻也并沒有竭盡全力,就舉了起來。
  這充分說明,楊晨的身體已經具備了修行黃巾力士煉體術的基本條件,可以修行這一門純粹的增強力量和強度的。
  當高月和公孫玲發現楊晨的異樣的時候,楊晨正盤坐在那邊,修行著這門黃巾力士煉體術。之所以表現出異樣,是因為楊晨的身體,仿佛突然之間從內部開始充氣一般,不時的從這里鼓起一個包,那里涌起一道棱,身體下面好像有一只怪獸在不停地向外拱一樣,十分的怪異。
  兩女有些驚訝,但誰也不敢動楊晨,楊晨的表情看起來還很安詳,這一定是楊晨在這里發現的一門奇怪的。只是,楊晨不是讓她們只參考創意和想,不要參考嗎?楊晨自己怎么會修行上這里的?
  楊晨身體上的變化,依舊還在不停的繼續著,全身每一塊肌肉,都仿佛在被強烈的捶打著,凝練著,每一塊肌肉,都在凝聚著比以前更加強悍的力量。
  在修行當中,楊晨并沒有發現,自己的身軀,似乎已經在短時間內,開始變的虬壯起來。一條條的肌肉正在隱隱的隆起,布滿全身。
  當所有的肌肉變化都停止下來的時候,楊晨也終于完成了第一次的黃巾力士煉體術的修行。收之后,楊晨瞬間就察覺到了高月和公孫玲的存在。
  “怎了?”第一次修行這門煉體,楊晨足足花費了半個月的時間。但楊晨并不覺得需要兩女如何的驚訝,只是,現在站在自己面前的師父和師姐臉上的那種表情,看起來并不像是心平氣和的樣子,這到底是為什么?
  ————
  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