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5)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5)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5)     

斬仙233 又有人挑戰(上)

在給哮天喂食哮天犬的精血之前,楊晨已經和哮天完成了那種靈寵和主人的主從關系確定,陣已經在楊晨和哮天的體內生效,書迷們還喜歡看:。這種主從陣,別說哮天只是睚眥,就是真正的龍種,也無更改。
  最后一次喂食哮天,楊晨是把剩下的一半哮天犬精血直接全部喂食的。之前連續不斷的幾湯匙幾湯匙的喂食已經讓哮天完全適應,而且身形已經開始向著龍身變化。
  這一次喂食之后,最終的結果也將出來。是徹底的激哮天睚眥的血脈,還是只能激一部分,就要看這次哮天醒過來之后了。
  凈瓶靈力的異動,而且焦點集中在哮天結成血繭的地方,都不用問,肯定是最后的激過程要完成。
  但是楊晨也沒有預料到,哮天完成血脈激竟然需要如此龐大的靈力,只是這么一會的夫,凈瓶靈力就已經從剛剛的消耗了四分之一到剩余一半,靈力下降的度簡直堪比直接往出倒。
  大驚之下,楊晨馬上找了一個地脈出口,將凈瓶直接放了上去,催動凈瓶,開始瘋狂的吸收起地脈靈力來。
  經過了楊晨煉制的凈瓶,楊晨控制起來更加的容易。當然,也幸虧這個洞府當中有著充足的靈脈,否則楊晨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藥園凈瓶能不能提供足夠的靈力。
  凈瓶瘋狂的抽取起靈力,示意凈瓶靈力剩余的藍色液體,開始慢慢的回升。這里畢竟是一個大型的洞府,靈力之充沛,連純陽宮的山門都無比擬,自然不會連一個凈瓶藥園都無滿足。
  饒是如此,楊晨也維持著這樣的狀態足足有一天一夜的時間。如此龐大的靈力,全部都集中在哮天那個區域,然后消失不見。而楊晨的神識,此時也暫時根本無穿透那個靈力圈,根本就不知道里面生了什么。
  為了避免靈力供應不上而導致哮天的變化半途而廢,楊晨幾乎是全神的控制著凈瓶靈力的吸收,只要凈瓶靈力低于九成,楊晨就飛快的吸收滿。誰知道這種變化開始一段時間之后,會不會突然的增加靈力的需要?
  不能不說,楊晨的小心還是十分必要的。在經過這一天一夜之后,血繭吸收靈力的度就再次加快,要不是楊晨始終控制著凈瓶靈力都高于九成,說不定就會出現靈力供應突然斷絕的事故。
  那一刻,猛一瞬間的靈力吸收,居然直接過了藥園凈瓶全部靈力的八成。楊晨大驚之下,幾乎是不要命的控制著凈瓶開始瘋狂吸收靈力,瘋狂補充,這才在凈瓶靈力幾乎要見底的情形之下,險之又險的將靈力又補充起來。
  還好,這種突然的靈力暴吸只是偶爾才會來一下,而不是持續不斷的進行。饒是如此,楊晨也是差點一身冷汗出來,控制著凈瓶藥園,加快了吸收的度。
  這樣的情形,每隔一個時辰就會出現一次,楊晨在掌握了規律之后,也應付的更加小心,始終保持著凈瓶靈力在全滿的狀態,只要有些許靈力損失,馬上補充滿。
  為了保證靈力足夠充足,楊晨甚至動用了青穹山洞府的控制權,將其他幾個區域的靈脈各自移了一條到自己身邊,幾個靈脈匯聚起來,提供的靈力簡直能讓人眼紅到狂。
  不過,越是這樣,楊晨心中卻是越來越歡喜。吸收的靈力越多,說明哮天激血脈需要的靈力越多,這也意味著哮天的血脈激效果越完整。完整的睚眥血脈,想想都能讓楊晨從最恐懼的噩夢當中笑醒。
  懷著這樣的心情,盡管控制凈瓶吸收靈力的活枯燥無味,而且還不能分心修行,但楊晨卻是甘之如飴,恨不得這樣的日子過的越長越好。
  已經到了和高月公孫玲約定的日子,連佘奎謝沙都已經來到了這邊。楊晨不在原地,四人很快就找到了楊晨的所在,但卻被楊晨的示意嚇了一跳,同時也被楊晨身邊的五條靈脈匯聚散出來的靈力嚇了一大跳。
  楊晨要大家等著,誰也沒有多余的話說,正好這里靈力充盈,大家索性坐在楊晨的周圍,開始修行,其他書友正常看:。只是,他們四個,包括兩位元嬰期的妖獸,一天之內吸收的靈力甚至還不如凈瓶靈力短短一炷香的時刻吸收的多。
  那片神識無探測的地方,依舊還是那么大。楊晨有些擔心,明光劍和血妖藤劍會不會有什么損傷。明光劍是師父送給自己的珍貴禮物,楊晨寧愿血妖藤飛劍有損傷,也不愿意讓明光劍出事。
  好在哮天一直喜歡更高級的飛劍,血妖藤飛劍比明光劍高級,這一點毋庸置疑。希望它在激血脈的過程中,也能保持這個愛好吧!否則楊晨真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面對失去明光劍的那種情形。
  足足一個月之后,血繭吸收靈力的過程才停了下來。楊晨的神識也終于可以探入那片區域,不過,也僅僅是能夠探查到包裹哮天的血繭,血繭里面是什么情形,楊晨還是無得知。
  慶幸的是,明光劍和血妖藤劍都完好無損,不光如此,甚至于兩柄劍還有了些許的變化,似乎被大量的靈力洗刷過一般,隱約有些雜質盡除的架勢。楊晨甚至有些懷疑,哮天是不是通過這兩柄劍來瘋狂吸收靈力的?
  血繭里面的情形不知道,但是卻能夠看到血繭本身的變化,原本有些軟的血繭,現在幾乎變成了一個硬殼,里面還有一些隱隱的動靜傳來,只是在外面,聽的并不是很清楚。
  這樣的動靜又持續了差不多月余,血繭終于安靜下來。隨即,厚厚的血色硬殼上,忽的出現了一道裂縫。
  這段時間楊晨一直就和眾人呆在原地,絲毫沒有敢放松過對血繭的監控,現了這一變化之后,再次驚喜起來。這是哮天終于完成了所有的血脈激,要現出真身了。
  只是不知道,這次現身的是完整的睚眥,不完整的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