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239 貓和老鼠(下)

不管怎么說,楊晨還是要先將這點癸水真元都收集起來,否則的話,端著玉盞一不小心,就會連這點可憐的癸水真元也失去。
  保存癸水真元,并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玉瓶是必須的,此外還需要許多的陣和符箓,免得讓癸水真元逸散。
  為了收取這點癸水真元,楊晨不得不先做詳細的準備工作。這絲毫不奇怪,以刀疤的修為,在收取庚金真元的時候,依舊還是花費了幾十年的時間。
  楊晨當然不用準備那么長時間,畢竟這些癸水真元已經在玉盞當中,只要楊晨倒到玉瓶當中收好就行。所以楊晨主要準備的是那些符箓。
  盡管要做的準備少了許多,但是楊晨卻還是為了保險起見,多做了至少三倍的符箓。沒辦,他的修為低,比不得刀疤,只能用數量來彌補。
  小心的將玉盞拿起來,楊晨將玉盞搭在玉瓶的瓶口上,微微的傾斜,倒入到玉瓶當中,力求一滴癸水真元都不浪費。沒辦,玉盞也就巴掌大小,而里面的癸水真元,只有淺淺的一底,連小半瓶都不到,哪怕浪費一滴,都能讓楊晨心疼。
  癸水真元一倒入玉瓶當中,楊晨馬上就放下玉盞,隨后手中一系列的動作,數十張符箓飛快的貼在了玉瓶之上。這一作楊晨簡直做的是電光火石,沒有絲毫的停頓,等到一切都完成,而且玉瓶沒有絲毫的癸水真元泄露,楊晨這才松了一口氣。
  把玉瓶收到了德戒當中,楊晨正要將玉盞也收好,一眼掃到玉盞,卻猛地一怔。玉盞的底部,竟然又有了一絲濕潤。
  要知道,剛剛楊晨可是將玉盞盡數的栽起來傾倒的,玉盞之中,應該已經沒有絲毫的濕潤才對,怎么還有?
  這絕不會是楊晨記錯,楊晨的記憶力自己相信,他剛剛傾倒的時候,的確都把癸水真元倒了出來。現在玉盞底部的這些,絕不會是留下來的。
  察覺到有問題之后,楊晨索性也不收起玉盞,他倒是要看一看,這玉盞到底還有什么神奇之處。
  等待的時間是很難受的,楊晨修行了一遍三清訣和陰陽五行訣之后,又把黃巾力士煉體術修行了一遍,看看玉盞這邊依舊沒有什么明顯的變化,索性又拿出葫蘆和玉杯,四海玄珊液調和的酒母,又是滿飲一杯,然后愜意的睡在了海圖之上。
  不能不說,楊晨的身體當中,的確是有太多的雜質,喝下了四海玄珊液之后,又一次開始熟睡,身上依舊還是不停的滲出黑色的油膩的物質。
  在這海底龍宮藏寶庫當中,楊晨根本就不怕任何的危險,肆意的熟睡著。這一次睡的時間更長。
  熟睡了足足有五天五夜,醒來之后,楊晨甚至顧不得身上的油膩,直接看向不遠處的玉盞。
  玉盞的底部,竟然已經神奇的再次出現了液體,盡管只有原先的不到百分之一,但是,卻是明顯的有了液體。
  壓抑著興「啟航冇水印」奮的心情,楊晨小心的用銀針沾了一下抽了出來,馬上就再次感受到了那種純正之極的癸水真元的氣息。
  果然如此,這玉盞,竟然是能夠自己凝聚癸水真元。光是這一點,就已經價值連城,再加上神識無探查,又是一件絕世珍寶。
  既然現在就在東海當中,癸水本就是大海之水,楊晨索性就在這里等著,等到搜集夠自己修行癸水真訣所需要的癸水真元再回去。
  趁著這段時間,楊晨也正好用四海玄珊液好好的將自己體「啟航冇水印」內的垃圾徹底的排出,否則隱患仍在,以后終究麻煩多多。海底龍宮藏寶庫如此的安全,甚至不用楊晨擔心自己在熟睡的過程中有什么危險。
  雖然烈陽別院同樣安全,但是老樹妖現在正在煉化吸收蓬萊神木,而且分「啟航冇水印」身還在十萬大山坐鎮,想必分不出多少精神來護著自己。這里環境也合適,而且不會引起許多人的懷疑,正好適合楊晨做這些。
  楊晨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體「啟航冇水印」內竟然有如此眾多的隱患。后怕之余,卻也慶幸不已。要不是這次得到了四海玄珊液,根本就無發現這一點。從這一點上來說,楊晨還是十分幸「啟航冇水印」運的。
  等待玉盞在東海當中吸收癸水真元的時候,楊晨足足喝下了至少數十杯的四海玄珊液,也足足沉睡了兩百多天。
  身上一開始一直是排出黑色的油膩,后來慢慢的顏色開始變淡,漸漸的變成了灰色,最后到現在身上已經很少再有雜質排出。不過,四海玄珊液這種東西,有病治病,無病防身,多喝點也不是什么大問題。
  玉盞連續的吸收了四盞癸水真元,裝了慢慢的一個玉瓶。這么多的癸水真元,楊晨修行癸水真訣已經完全足夠。
  這段時間,哮天一直在沉睡之中,看來第三個禁制的確是讓它超過了極限,到現在都無消化吸收那些龍氣。
  掐指一算,在龍宮藏寶庫當中,楊晨就已經又呆了一年的事情。說不得楊晨也必須要離開了,一年的失蹤,說不定宗門又著急成什么模樣。而且自己答應過掌教宮主,要和孫輕雪也出去游歷一番,眼下也不得不去一趟青云宗了。
  還好自己有一個青云宗的拍賣會資格,青云宗這種大門派,經常會有一些好東西拍賣,說不定自己過去就能夠趕上一場,看看有什么好東西購買也不錯。
  從藏寶庫離開,當楊晨的飛梭再次出現在大海深處的時候,忽的心中一動,那些追蹤自己的家伙,會不會已經在幾個乾坤袋的地方栽了跟斗?
  遠遠的離開了藏寶庫之后,楊晨將神識絲秘密纏繞的對方的神識印記微微的打開了一個缺口。只是這一個小小的動作,楊晨馬上就感覺到神識印記開始微微的顫動起來,這只能說明一點,對方依舊還在不停的尋找著自己的蹤跡。
  頓時間,一股無言的憤怒沖上了楊晨的心頭。這般死纏爛打的追蹤,莫非真當小爺是泥捏紙糊的不成,任人拿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