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241 干凈人好處多(下)

“貴姓?”終于等到楊晨一個一個的檢查完乾坤袋,楊晨才把其中的一位金丹宗師拎到面前坐好,開口問道。
  “劉!”似乎沒有想到楊晨竟然會問這么一個簡單的問題,俘虜下意識的直接開口回答了一句。緊接著警醒,但又覺得自己沒說什么,明顯的松了一口氣的感覺。
  “和我有仇?”楊晨又問了一句。不過,這一次,這個金丹宗師卻是再也不開口,只是惡狠狠的盯著楊晨。
  刷,一道亮光閃過,金丹宗師的腦袋直接飛起了半空,無頭的頸項間,鮮血狂噴。楊晨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握住了明光劍的劍柄。
  看都沒有看飛起的腦袋,楊晨的手撫著明光劍的劍身,如同撫摸著情人的肌膚一般,耐心細致。
  一直等到鮮血噴盡,楊晨才又慢條斯理的將尸體收到藥園當中,充作花肥。然后明光劍就那么大大剌剌的放在手邊的桌上。
  “其實,我并不想知道你們的目的。”飛梭根本不會沾血,所以楊晨也不會害怕鮮血噴的到處都是,隨手搜集起來,送入了藥園,口中卻懶洋洋的說道:“因為你們的目的,不說我也知道。”
  “追殺我,無非就是幾個原因。尋仇,或者是殺人滅口,要么就是謀奪我身上的東西。”一邊繼續著自己的口吻,楊晨一邊翹起了二郎腿:“殺人,不外乎就是這么幾種原因,對不對?”
  這話卻是大實話,就算剩下的三個家伙再怎么不樂意,但也不能不承認,楊晨說的并沒有錯。無緣無故的殺人,除了魔門子弟或者妖族,道門修士一般是不會做的,除非有什么萬不得已的理由。當然,自暴自棄自甘墮落的人不算,但這些人明顯不是那種人。
  “那個什么老祖在動手之前,你們當中有人喊了一句,要活的。”楊晨搖頭微笑了一下,笑吟吟的說道:“說明,你們不想要我死。那就更容易猜了,肯定不是尋仇,否則你們巴不得我死,對吧?”
  “說來說去,似乎我這個筑基期的后輩,身上能夠讓一位元嬰老祖帶著十幾位金丹宗師出手的,也就只剩下一些煉丹的手藝了。”楊晨看著面前的三位階下囚,好奇的問道:“你們是想要什么?問心丹?還是奪天丹?或者都想要?”
  三人根本沒有半點的反應,不知道是不愿意還是不敢,但楊晨的話卻如同毒蛇一般,無情的鉆入了三人的耳朵里,正在一點一點的瓦解著他們的堅持。
  “既然是束手就擒,想必幾位也不想死。”楊晨的這句話,才是真正的說中了三人的心坎。說一千道一萬,真的要做死士的話,剛剛就做了,也不用等到現在。修行到金丹宗師可不容易,要是有機會,誰也不愿意輕生赴死。
  “這位前輩,不知道可否告訴我,是誰要對付我?”楊晨的頭轉向了最左邊的那個金丹宗師,很認真的問道。
  “哼!”金丹宗師似乎還想表達一下自己的性情或者掙扎,輕輕的哼了一聲。
  隨后,眾人就看到劍光一閃,剛剛哼了一聲的家伙,腦袋又是直接飛起老高,被楊晨一劍斬首。
  說動手就動手,甚至連個遲疑的機會都不肯給,干凈利落的砍頭。一下或許不夠震撼,但是連著來兩下,尤其下一個又很有可能是自己的時候,那感覺就完全的不同。
  剩下的兩位金丹宗師,瞬間面如土色。早聽說楊晨是世俗劊子手出身,果然是名不虛傳。誰也不會想到楊晨竟然這般的狠辣,連一句話說錯,甚至只是一個表達情緒的聲音發出,不對楊晨的心思,馬上就動手。
  饒是兩位金丹宗師自問也見慣了生死,但此刻面對楊晨的時候,依舊還是忍不住心中發顫。堂堂的金丹宗師,面對一個筑基期的后輩,竟然連對視都不敢。
  “冤有頭,債有主。”楊晨又是微微的嘆氣搖頭道:“在下不是嗜殺之人,但也不是什么爛好人。想要蒙混過關,或者還想保住前輩的臉面,那就盡管來試試。”
  “你有種就給個痛快!”過度的恐懼,刺激的剩下兩位金丹宗師當中的一位突然的發狂,沖著楊晨大聲的喝道。
  “如你所愿!”楊晨甚至不給對方一個后悔的機會,口中發生,手起劍落,叫囂的家伙人頭飛起老來高,就此栽倒,噴涌的鮮血噴了剩下的那個一身。
  “追蹤我的那個家伙很聰明,他就沒有和你們一起走。”將明光劍往身邊一放,渾然不管劍尖上還有鮮血滴下來,楊晨沖著剩下的家伙說道:“他的神識標記,還留在我的識海當中。”
  剩下的家伙茫然的抬起頭,似乎不明白楊晨為什么會這么說。但楊晨竟然知道追蹤的人不在他們當中,卻讓他有些意外。
  “這也意味著,你不是非說不可。”楊晨冷笑一聲道:“大不了我去找他,有沒有你,其實很多余,說不定他會知道的更多,你說呢,前輩?”
  一邊說著,楊晨的手已經再次摸上了明光劍的劍柄。這個動作,登時將剩下的家伙嚇的亡魂大冒,身體不由得顫抖起來。
  “我說!我說!”楊晨的手只是向上抬了一下,對方就已經急急忙忙的求饒,狼狽的模樣,哪里還有一絲金丹宗師的氣度。
  “我在聽!”楊晨冷冷的說道,手卻沒有離開劍柄。
  “是……”剛說了一個字,金丹宗師就猛地一怔,仿佛什么奇怪的樣子,緊接著又說道:“是……”
  連說兩個是字,猛地金丹宗師臉上露出了駭然的神色,身體忽的急劇的顫抖起來。
  楊晨一愣,隨即馬上明白過來,想都不想的,動念間就將那個金丹宗師扔出了飛梭之外,然后飛梭一個加速,向前急沖而去。
  才飛出去二十多丈,金丹宗師的身軀,就猛地整個的爆炸開來。轟然聲中,變成了一堆碎肉。
  ————
  求免費評價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