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243 酒氣也能醉人(下)

楊晨和孫輕雪,不約而同的向著出聲的方向望去,就連旁邊正在等待沽酒的那些人們,也忍不住好奇心,看向了那邊。
  那是一個精美的酒樓,和這邊簡陋的店鋪完全不同。四層的大酒樓,顯得十分的富麗堂皇,不時有人進進出出。
  修行之人也是人,也有口腹之欲,不過大部分時間都用在修行上,不怎么注重這方面的享受而已。但也不排除有人就喜歡這一口,出聲的人,就在酒樓的三樓。
  “小子,青云仙流名滿天下,豈是你可以詆毀的。”剛剛說話的聲音再次出聲,口吻中已經帶上了一副訓斥的語氣。
  “我在哄我小妹,與你何干?”楊晨怎么會理會這一套,直接一句話硬邦邦的頂了回去。
  剛剛孫輕雪焦急的模樣下面排隊的人都看在眼中,自然知道楊晨為什么會說那番話。嚴格說起來,還真就是哄孩子的話語,當不得真。所以下面沒有人多說什么,反倒是樓上的家伙只聽到楊晨說青云仙流一般,并沒有在意楊晨是為什么要說這些,才會出聲喝斥。
  聽到楊晨的話,酒樓上的人似乎也被意識到自己插話的有些多余,但是,楊晨的話卻讓他有些下不來臺,說不得也只能和楊晨理論一番:“青云仙流一般,還有什么酒敢叫美酒?小子,你今天要是不給出一個交代,少不得老夫得找你的長輩們談一談了!”
  在青云宗內部,還沒有人敢隨意的打打殺殺,所以樓上的人才會這么說。要是在外面,說不定就是要楊晨用腦袋來抵償了。
  “這種酒,也只有沒見過世面的井底之蛙才會當成寶。”楊晨冷哼一聲:“交代?憑什么交代?”
  “就憑老夫酒仙之名!”樓上的人再也忍不住,楊晨一再的貶低青云仙流,甚至連推崇青云仙流的人也算上了,這叫樓上的人怎能善罷甘休。
  別說樓上開口之人,樓下排隊沽酒的那些人,此刻看著楊晨的目光,也都頗為不善。什么叫井底之蛙?難道他們這么多人,都是沒見過世面的井底之蛙?
  眾人眼前陡然一花,一個中年人就瞬間出現在眾人面前。元嬰老祖的氣勢含而不發,一股無形的威勢卻直逼楊晨,似乎要讓他感受到那種巨大的壓力。
  可惜,這番做作在楊晨面前,根本不起作用。酒仙發出的威勢,根本就是對牛彈琴,楊晨連反應都沒有。
  聽到酒仙的名字,再看到酒仙現身,孫輕雪就知道不妙。急忙的上前輕輕拉了拉楊晨的衣襟,小聲的說道。
  “楊大哥,酒仙前輩,是宗門的客卿。”孫輕雪雖然師父是大乘期高手,但對于這些客卿,還是十分尊重的,忍不住提醒楊晨道:“酒仙前輩嗜酒如命,遍嘗天下美酒,但凡什么酒能落得前輩稱贊一聲,立刻身價大漲。”
  說實話,孫輕雪是有些著急了。楊晨惹得酒仙不悅,眼看就要有沖突,沖突起來,肯定是楊晨這個筑基期的后輩吃虧,而這一切都是因為她,讓孫輕雪如何能夠心平氣和。著急的神色溢于言表。
  “老夫不和小姑娘一般見識。”酒仙似乎就針對楊晨了,誰讓他說青云仙流一般:“小子,今日里不管你因為什么說出這種話,要么,你就向青云仙流酒坊道歉,要么,你就拿出青云仙流一般的證據,否則的話,不要怪老夫不客氣。”
  “酒仙?自封的吧!”楊晨見不得這種上趕著找虐的家伙,冷笑一聲道:“你喝過幾種美酒就敢自稱酒仙?紅口白牙就想要騙酒喝,當我是小孩子?”
  讓人拿出證明青云仙流一般的證據,說白了,就是要楊晨拿出更好的美酒來。這番說辭,的確有騙酒喝的嫌疑。況且,真正的酒仙,貌似已經被楊晨砍掉了腦袋,他又怎么會在乎凡間的一個自稱酒仙的家伙。
  任酒仙已經是元嬰老祖,但也被楊晨的一句話噎的半天說不出話來。堂堂酒仙,居然成了騙酒喝的無賴,叫心高氣傲的酒仙如何能夠忍受。
  “豎子無禮!”旁邊登時有人喝斥起來。排隊的都是好酒之人,都聽過酒仙的大名,楊晨這般訓斥,怎能讓人不義憤填膺。
  “好!好!好!”酒仙怒極反笑,指著楊晨,連說三個好字:“老夫久不出山,看來是出了一批了不起的后輩。今日里老夫也不騙你酒喝,只要你能拿出一杯超過青云仙流的美酒,老夫的東西,隨意你挑選一件。”
  “此話當真?”楊晨眉毛一豎,沉聲問道。一杯酒換一個元嬰老祖的一件寶,這買賣值得做。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酒仙昂起了頭,驕傲的說道。他有這個資本驕傲,天下美酒,他還沒有沒喝過的,就算五行宗的五行離亂酒,最多也不過和青云仙流齊名,大家不分仲伯,相差無幾,要說超過青云仙流,卻是絕無可能:“在場諸人,都可以作證。”
  “好!”楊晨一口應下。
  “不過,如果你拿不出,又該如何?”酒仙卻不給楊晨蒙混的機會,馬上就反問了出來。旁邊諸人,也都是推波助瀾,大聲的催促著楊晨。
  “你想要什么?”楊晨也不矯情,直接問道。
  “諒你一個后生晚輩,也拿不出什么像樣的東西。”酒仙此刻充分的顯示出了作為前輩的大度,大手一揮,很是大方的說道:“只要你當著眾人的面,向青云酒坊道歉,承認自己胡說八道就行!”
  周圍諸人,聽著酒仙前輩是為宗門青云仙流正名,一個個都是大聲的歡呼起來。就仿佛他們已經贏了一般。
  “前輩,你確定你不會后悔?”楊晨忽的似笑非笑的問道。
  “有什么可后悔的?”酒仙此刻已經認定了楊晨是在找機會逃脫,哪里會給他這樣的機會:“老夫絕不后悔!”
  “前輩就不怕,一旦你今日嘗到了美酒滋味,以后卻再也品嘗不到?”楊晨的笑容,越發的開心起來。
  ——
  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