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244 好事當然要成雙(上)

酒仙原以為楊晨說的是一旦自己輸了,會輸出去一件東西。心中正在譏笑,楊晨真是不懂的好酒之人,能品嘗到比青云仙流還要美味的美酒,又怎是一件東西能夠相比的。
  待聽到楊晨的話之后,酒仙才猛地一怔,看著楊晨,忽的有了一種知己之感。好酒之人,怕的就是喝不到美酒。
  正如楊晨所言,一旦今日嘗到了美味,以后卻再也嘗不到,卻又該如何?看楊晨如此篤定的模樣,似乎有恃無恐的樣子,一時之間,酒仙忽的有些患得患失起來。
  但很快酒仙就明白過來,差點上了楊晨的惡當。要是楊晨能夠拿的出比青云仙流還要美味的美酒,他還用的看來這里排隊?
  想明白此節,酒仙直接搖頭冷笑道:“那是以后的事情,今日老夫還真就要等著嘗一嘗你的美酒了。”
  “小雪,去找些清水來!”楊晨當下也不再多說什么,直接沖著孫輕雪吩咐了一句。
  孫輕雪正在著急,想著要怎樣化解楊晨和酒仙之間的齟齬。聽的楊晨的話,卻不由得躊躇起來,一旦楊晨要是拿不出來,那豈不是要很為難?忍不住著急的叫了一聲:“楊大哥!”
  “我沒有騙過你吧?”楊晨輕輕的一笑,似乎知道孫輕雪在著急什么。
  聽到這句楊晨已經說過好幾次的讓自己心安的話語,孫輕雪不知道怎的,忽的安心下來。楊晨說這話的時候,那種信心十足的模樣,讓孫輕雪仿佛又回到了全家處斬的刑場之上,又仿佛回到了師父被血妖藤纏身的小院當中。
  至此孫輕雪再無懷疑,直接沖進了酒樓當中。青云宗的弟子,進去討杯清水還不是什么大問題。不一會,就端著一大盆清水走了出來。
  酒樓的伙計也機靈,早就聽到這里的動靜,這會毫不猶豫的搬了張桌子出來,連帶椅子一套,送到了酒仙前輩面前。酒仙也不客氣,直接大馬金刀的坐在了椅子上,靜靜的等著。
  孫輕雪將大盆清水放到了桌上,然后自然而然的走到了楊晨的身后。楊晨也沒有多廢話,同樣坐到了桌子邊酒仙的對面。
  從乾坤袋當中,楊晨掏出了一個大的玉質酒杯,差不多有三兩的量。隨后,楊晨想了想,似乎覺得可惜,又把酒杯收了回去,換成了一個二錢的小杯子,放到了桌上。同時,掏出來一把一斤的酒壺,也放在旁邊。
  這番動作十分的明顯,當表達的意思也很明確,舍不得用大杯給酒仙喝,只用了一個小杯子。
  看到這個摸樣,連酒仙也期待起來。楊晨這般的珍惜,莫不是真的有什么好酒不成?
  眾目睽睽之下,楊晨將清水注入到了酒壺當中,這動作,看的人又是一陣的疑惑。這到底是要喝酒,還是要喝水?旁觀的諸人,開始議論紛紛起來。
  這邊這么大的動靜,原本那些坊市上買賣的其他人也都圍了過來。雖然不是人人都好酒,但一位久負盛名的酒國前輩和一個后生晚輩打賭,還是很有看頭的。
  做完手上的一切,壺中已經灌了一大半的清水,楊晨才站起身向著周圍人一拱手,大聲的提醒道:“諸位,酒量淺的朋友,還請后退幾步,免得自誤。”
  這是什么意思?還沒有喝酒就這么提醒?這也太看不起人了!所有人心中都是這樣的想,狂妄!莫非真以為酒氣就能把人熏倒嗎?
  沒有人行動,楊晨也不在乎,反正話已經說到,別人不聽,不關他的事情。最多就是有人被酒氣一熏,醉在當地而已,大睡一場,不是什么大事。
  酒仙已經被楊晨這番舉動勾的心癢難耐。楊晨越是這樣,越說明手中有料,酒氣就能把人熏倒,這是何等的烈酒?還沒等楊晨拿出酒來,酒仙就已經開始坐立不安,絲毫沒有前輩高人的形象。
  在萬眾期待當中,楊晨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了一個青黃「啟航冇水印」色的葫蘆。楊晨握著葫蘆腰,打開葫蘆蓋,小心的在酒壺的上方開始慢慢的傾斜。
  一滴粘稠的液體,從葫蘆口緩緩的出現,隨后戀戀不舍的在葫蘆扣上盤桓了一會,這才完全的脫離了葫蘆,叮咚一聲,輕輕的掉進了酒壺的清水當中。隨即,楊晨就像是捂著什么寶貝一般,飛快的將葫蘆蓋上,收了起來。
  從那滴液體出現的時候起,眾人的目光就沒有再離開過。奇怪的是,盡管楊晨鄭重無比,但是大家卻聞不到一絲的酒味,難道這就是楊晨說的美酒?
  酒仙前輩也在疑惑當中,但很快他就再也不懷疑楊晨的話。酒壺之中,忽的飄起了一股淡淡的酒味,他坐的最近,聞的最清楚。
  這股酒味隱隱的飄向了周圍,眾人也都聞到了這股味道。慢慢的,酒味越來越濃,越來越香。這里本就有不少的好酒之人,此刻現場一連串的吸鼻子的聲音,此起彼伏,煞是有趣。
  不過,酒味的散發卻是絲毫沒有停止,隨著時間推移,越來越濃香的味道很快充斥了整個坊市。有幾個量淺的修士,臉上已經開始出現了紅暈,竟是真的被酒氣熏的有些微醺。
  原本的街上都是一股青云仙流的味道,但此刻,眾人的鼻端也好,腦海也罷,卻全部被這一股醇香的酒味塞滿,再也沒有青云仙流的什么事情。
  酒仙前輩的表現更是不堪,盡管他坐的最近,但是鼻子卻在一張一合不停的翕動著,仿佛要把這一股濃香的味道完全的吸進鼻子里一般。要不是這里這么多人看著,說不定酒仙早就按捺不住,將酒壺拿起來滿飲一杯了。
  楊晨終于拿起了酒壺,在手中輕輕的晃了晃,讓酒母溶解的更加的充分一點。隨著他的動作,坊市上終于有人一頭栽倒,呼呼大睡,發出了一陣陣的呼嚕聲。
  不過,卻沒有人在意這些,大家的目光,都隨著楊晨手中的酒壺在移動著。好一會之后,楊晨才抓著酒壺,在桌上那個二錢的小杯子里,輕輕的點了一杯。
  “前輩,請!”斟滿酒杯,楊晨沖著對面的酒仙,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
  求免費評價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