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247 要么規矩錯要么宗主錯(下)

宗門對于一些貴客和客卿,都會發放標志身份的令牌,青云宗太大,連本門中人都無法互相認清楚,外人認不出來更是正常。所以,這個貴客令牌卻是確有其事的。
  不過,楊晨此刻卻尷尬起來,當時和青云宗宗主他們談條件的時候,大家都關心花婉婷的安危,卻是誰也不記得這一條,只是口頭上許了楊晨拍賣會的資格,但這個貴賓令牌,卻是從來沒有給過楊晨。
  后來楊晨雖然又上門過一次,但是那是直接邀請花婉婷花長老出手,同樣沒有機會拿到貴賓令牌,此刻值守弟子滿面笑容的伸著手,楊晨卻是拿不出來。
  “好像忘記帶了!”楊晨當然不能說青云宗的宗主沒有給,只能用這么一個理由來搪塞。不過,大家都是修行中人,幾乎所有家當都是在乾坤袋當中保管,這個借口是在是太爛。就連楊晨,也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看著楊晨尷尬的樣子,值守弟子眼中似乎冒出了一陣得逞的神色。周圍同時傳來一陣哄笑聲,隨即一個聲音就冒了出來:“拿不出令牌?什么宗門貴客,冒充的吧?”
  這聲音一出,馬上又是一陣哄笑聲傳出,似乎周圍的人已經開始看熱鬧。而幾個有心人則開始推bō助瀾。
  孫輕雪的臉色馬上變得異常的難看起來,這聲音當中,有幾個她很熟悉,分明就是平日里經常沒事想和她套近乎的幾個同門,孫輕雪一直沒有給他們好臉色看,想不到他們竟然在這個時候搗亂。
  尤其是在楊晨的面前,弄出這么大的難堪來,孫輕雪急的差點要哭出來。這些人哪里是在圍觀,分明就是在借機羞辱楊晨。而根源,就是在自己身上。
  只是,對方選擇的理由卻是十分正當。高級拍賣會,金丹以上才能進去,孫輕雪沒有人帶著,就沒有進去的資格。而楊晨這個所謂的貴賓,卻沒有身份令牌,拒絕的心安理得名正言順,哪怕青云宗的宗主過來,也不能多斥責什么。
  不知道是誰泄露的楊晨并沒有身份令牌的消息,但很顯然,這一次的安排,的確是天衣無縫。而且在這么多人面前,的確將楊晨和孫輕雪的臉面掃的一點都不剩。
  楊晨進拍賣會就是為了買東西,進去只能看不能出手,楊晨還進去干什么?原以為這次是個機會,卻沒料到竟然會遇上這么一個麻煩。看來,這一次也只能空手而歸了。
  “既然規矩如此,那我們就不進去了。”楊晨想得開,一個地極真火的火種,還真不值得楊晨低聲下氣。既然不讓進去,那就不進去好了,這里是孫輕雪的師門,而且純陽宮和青云宗最近合作緊密,楊晨也不能做的太過分。
  孫輕雪已經氣得杏眼圓睜,緊咬著雙chún,要不是宗門弟子禁止內斗,她說不定早就動手了。她也已經聽出楊晨一開始想要息事寧人的意思,轉身低著頭對楊晨說道:“楊大哥,我們走,師父肯定可以帶我們進去的。”
  馬上就個有資格進去拍賣場的金丹宗師走了過來,笑嘻嘻的沖著孫輕雪和楊晨說道:“孫師妹,不用麻煩花長老,要不,師兄我帶著你進去?你這位朋友也可以一起進去看看,不過,可不能隨便買東西。”
  “還是不麻煩道友了!”楊晨不想鬧的大家不好看,直接拒絕。
  “稍等稍等!”開口的家伙沒有料到楊晨會是這般的反應,原以為楊晨是非進這個拍賣會不可,但現在人家轉頭就走,豈不許多熱鬧就沒辦法看了?
  “道友還有別的事情?”楊晨好整以暇的看著對方的表演,心中微怒,自己已經給足了青云宗面子,對方還要這般不依不饒,要是鬧的過分,可就不要怪楊晨不客氣。
  “道友可是純陽宮弟子?”青云宗的這位弟子,開口就道出了楊晨的來歷,但還是假裝問了一句,緊接著也不等楊晨回答,馬上就繼續說道:“純陽宮平日里可沒有這等規模的拍賣會,道友確定你不進去開開眼界?”
  這話一出口,周圍又是一陣哄笑的聲音,同時還夾雜著幾個人故意的叫囂。
  “多好的機會,道友還是進去看看吧!”
  “這等開眼界的機會可不多啊!道友,千萬不要誤過啊!”
  ……
  一連串的聲音此起彼伏,全部都是一群看起來都是金丹初期和筑基后期的一些人,圍在這里出聲。至于值守的弟子,則一直是帶著一種看熱鬧的目光和微笑,盯著這邊,一言不發。
  “開眼界?如此小覷我純陽宮?”楊晨的聲音也微微的帶上了一點怒氣,這已經不是對自己的挑釁,而是對純陽宮不敬了。楊晨雙目緊盯著對方的雙眼,忽的開口問道:“這是道友你自己的意思,還是青云宗的意思?”
  楊晨的問話,讓一干人等都閉上了嘴巴。這個問題回答不好,可是大麻煩。純陽宮雖然是二流門派,但現在卻是和青云宗碧瑤仙島一起合作的,別說對盟友不敬,就算沒有這個合作關系,純陽宮也不是那么輕易地被人**的。
  “純陽宮,的確是沒有這等規模的拍賣會嘛!”金丹宗師陪了個笑臉,但口中卻死不認錯:“在下一番好意,道友還是不要誤會的好。如果不愿意的話,那就請回。”
  “既如此,那在下卻是非得要見識一下貴宗的拍賣會不可了!”對方勸楊晨回去,楊晨卻不打算走了。
  “哦?道友是打算隨我進去?”金丹宗師有些意外,但這個結局不正是他想要的?所以馬上笑著問道。
  “就不麻煩道友了!”楊晨冷笑一聲:“在下自有辦法。”
  “切,還不是仗著花長老的身份?”旁邊人群中,馬上就傳出了質疑的聲音,頓時又引起一陣哄笑。
  “呂宗主,答應的事情,還算不算數?”楊晨卻站在原地,猛地開聲,巨大的聲音如同黃鐘大呂一般,遠遠的傳了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