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248 純陽宮深藏不漏(上)

楊晨這一聲,可是借助了金鐘的力量,將自己的聲音用勉強能夠動用的金鐘強化一下之后,散發開去。(請牢記我們的網址www.booksrc.net)一道無形的聲波攜帶著一股無可匹敵的氣勢,瘋狂的向著四周飛去。
  百里方圓之內,頓時間一股低沉但是卻又偏偏清晰之至的聲音,清清楚楚的傳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誰都沒有想過,楊晨既沒有動手,也沒有讓孫輕雪去請花婉婷長老,而是直接向著青云宗的呂珍羽呂宗主發出了詰問。
  如果只是在原地大喊大叫幾聲,那也就算了,最多就是在這里鬧騰一下,然后被守在拍賣場的高級值守弟子制止,那也說不定又是一場好戲看。
  但現在,楊晨竟然直接喊出了呂宗主的名號,而且質問說過的話算不算數,而且竟然高出這么大的聲勢,就算是現在有高手出面阻擋,都已經來不及。
  拍賣場本就在宗門的內部,這里距離宗主所在,最多也就是數十里的距離。楊晨這一聲,絕對能讓宗主聽在耳中。
  “什么人這么大膽?敢在青云宗放肆?”楊晨的話音還沒有落地,就馬上有一個威嚴的聲音大喝一聲。眾人的眼前一花,拍賣場的門口已經現出了一個年輕女子的身影,攜帶著一股鋪天蓋地的威壓,出現在眾人的視野當中。
  轟,那股無形的威壓,直接作用在門口所有人的身上。剎那間,不管是只收弟子還是外面那些看熱鬧的家伙們,全部都是不約而同的拜倒在地,根本連反抗的可能都沒有。
  楊晨身邊的孫輕雪,也是同樣的動作。出現的女子實在是太強悍,絕對是大乘期的高手,光是氣勢就已經讓所有人都無法承受。
  唯一的一個例外就是楊晨,依舊還是那般站在原地,站的筆直。臉上帶著輕松的神情,好像是做了什么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拜見師叔!”
  “拜見師伯!”
  “拜見師叔祖!”
  ……
  一連串的聲音響起,全部都是拜見的聲音。那讓人跪伏下去的氣勢,頓時間收起了一大半,但依舊還是有一股讓人膽戰心驚的余威存在。女子沒有說話之前,沒有一個人敢起身。
  女子的目光,理所當然的放到了楊晨的身上。楊晨這個時候,才沖著出現的女子平靜的拱手施禮:“拜見史前輩!”
  來人卻是楊晨見過的一個熟人,青云宗的大乘期高手史雁荷。在滅殺十萬大山后臺的時候,史長老同樣也是參與之人之一,和楊晨有過一面之緣。今日里想不到竟是史長老在拍賣場這里坐鎮。
  對于楊晨竟然絲毫不在意自己的大乘期威壓,史雁荷似乎很是意外。但是這個場合,她也不可能多問什么,只是沖著楊晨點了點頭,算是回禮。
  不過,史雁荷馬上就發現,剛剛的聲音十分熟悉,根本就是那個大喊大叫的家伙,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喝問道:“楊晨,剛剛是你在這里大聲叫嚷嗎?”
  其實不光是史雁荷,那些圍著看熱鬧的,打算設計孫輕雪楊晨的,哪個不知道楊晨的身份?前幾天在坊市上和酒仙賭酒的名聲,早就傳到了青云宗各處。那些人根本不提楊晨的名號,就是怕萬一有什么責任,還可以推脫不知道楊晨身份。
  當然,楊晨和青云宗一開始的協定,高層的人都清楚,但是一些普通弟子就不是那么明白。故意拿著楊晨沒有身份令牌這個說事,也有一部分人是的確不知情,但是,想出這個辦法的人卻絕對知道。
  “正是!”楊晨也不否認,更不可能否認,很干脆的承認道。
  “今日我宗門拍賣大會,倒是怠慢了貴客!”史雁荷不開口還好,一開口,直接把剛剛圍在這里的許多人都嚇了一大跳。連史雁荷都稱呼楊晨為貴客,那他們剛剛哄笑那么多聲,豈不是大麻煩?幾個跪在地上的家伙,身形已經開始微微的發抖。
  史雁荷客氣,楊晨也不發作,只是微微的笑了笑,隨后說道:“晚輩就是想當面問一下,當年呂宗主說過的話,答應過的事情,還算不算數”
  “宗主說過的話,答應的事,當然算數!”史雁荷甚至不用等宗主出面,就直接給出了肯定的回答。
  回答完楊晨之后,史長老似乎才想起那些跪伏在地的宗門弟子,沖著眾人清叱一聲:“你們都起來!”
  聲音不大,但同樣是十分清晰的鉆入了眾人的耳中。隨著史雁荷的話語,她身上的那股余威也消失的無影無蹤。眾人壓力一輕,這才敢乖乖的起身,但站起來之后,卻都是一個個規規矩矩的站定,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算數?”楊晨忽的呵呵一笑:“不見得?”
  “怎么回事?”聽的楊晨這話,史雁荷臉上立刻掛不住。楊晨竟然質疑青云宗宗主的承諾,這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但她卻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馬上大喝一聲,怒問道。
  史雁荷雖然是坐鎮在拍賣場,但卻也不是時時刻刻都在關注著周圍的動靜,在青云宗內部敢鬧事的人還沒有出現過。大部分時間,史長老還是沉浸在自己的修行當中,只有出事的時候才會出面。眼下就是被楊晨的一聲大喝驚動,這才出現,并不知道剛剛出了什么事情。
  現在史雁荷長老如此一聲怒喝,哪個弟子還敢站出來說話,個個恨不能將自己的身體都縮到最隱蔽的角落當中,噤若寒蟬。而剛剛挑起事端的幾個人,身形已經如同篩糠一般,抖個不停。
  由不得眾人不怕,史長老除了是大乘期長老之外,還有另一個身份,就是宗門的執法堂堂主,一應弟子犯錯,都歸史長老責罰。眾弟子當中,哪個不是聽到史長老的名號都會忍不住縮頭?這般強勢,那些人哪個還敢面對已經發怒的史長老。
  “小雪,你來說!”史雁荷甚至不用看都知道肯定是在場這些人惹了禍,眾人誰也不開口,少不得直接點名。
  ————
  求推薦票,求收藏,求免費評價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