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249 找個消息渠道再說(上)

這一次連呂宗主都驚動,著實的讓許多人都掉了一地的眼球。八一中文網楊晨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帶著孫輕雪大搖大擺的在拍賣場本次主持人的陪同下,走進了拍賣場當中。
  事情終于以一干弟子受罰,楊晨進入賣場而告終。但是后續的事情,并沒有就此完結。
  和宗主一起出現的,還有幾位長老,其中就包括孫輕雪的師父花婉婷。盡管她是大乘期高手,但宗主出面,她也沒有多插話。
  這事情本就是青云宗有錯在先,當時誰也沒有想到,大家忙著照顧花婉婷,忙著慶賀花婉婷晉級大乘期,竟然沒有人給楊晨身份令牌。而應該操辦此事的萬倩,卻已經失蹤許多年,下落不明,想找也找不到人來承擔責任。
  呂宗主干脘利落的處罰一大批人,同時給了楊晨一個特例的規矩,迅速的平息了各方的不滿,處置的相當得體。當然,主要還是平息楊晨的不滿。
  但是事情的根源,卻是以劉世昌為首的一批男弟子,仰慕孫輕雪,想要做孫輕雪的道侶而孫輕雪不應,眾人惱羞成怒才引發的。這其中,就有劉世昌的師父上官嫻的影子。
  上官嫻同樣是元嬰期高手,而且和萬倩關系莫逆,同時也是知道當時宗主并沒有給楊晨身份令牌的人之一。
  這一次,她也是偶然間透露了這個消息,讓劉世昌以為抓住了楊晨的弱點,正好可以在孫輕雪面前羞辱一番楊晨。卻沒有想到,楊晨竟然就直接驚動了呂宗主。
  劉世昌受罰,誰也沒有話說,的確是他有錯在先。不過,呂宗主似乎并沒有放過上官嫻的意思。
  “上官師妹!”目送著楊晨進了拍賣場,眾弟子集體去了執法堂,呂宗主才開口叫道。
  “宗主!”上官嫻也知道劉世昌闖了禍,而且和自己有關,也不敢多說什么,恭恭敬敬的叫了一聲宗主,走了出來。
  “你去看看,楊晨要買什么東西。”呂宗主直接吩咐道:“不管他買什么東西,叫什么價格,靈石都由你來出,算是宗門這次送給楊晨的賠禮。”
  呂宗主這般的責罰也是有道理的,你上官嫻既然知道我們處置有了失誤,不但不為宗門查缺補漏,反而是告訴你的弟子,讓他用這個漏洞來為難貴賓,不處罰你處罰誰?
  上官嫻也知道這次自己做的過分,沒敢有半點的推諉,直接答應一聲,飛快的進了拍賣場。宗主只是要她出一些靈石,而且沒有在諸多弟子面前讓她丟臉,已經是十分維護她的臉面,上官嫻哪里還敢有別的心思。
  “宗主,這般處置,會不會太禮遇楊晨了?”等上官嫻的身影也看不到,才有人輕聲的問道:“他只是個筑基期的后輩。”
  “他現在才是筑基后期,就已經可以煉制問心丹,奪天丹,還有黑虎養元丹。”呂宗主目視著拍賣場的大門,有些高深莫測的說道:知道他金丹元嬰的時候能煉制什么?”
  這話一出口,眾人都是默然。別的不清楚,但問心丹的強悍卻是都明白的。這般的一個天才煉丹師,必然是各方爭取的對象,青云宗給他的禮遇越高,就越容易和楊晨建立良好的關系。
  “另外,宗門和純陽宮這一次才剛剛開始合作,劉世昌又說了不合適的話。”呂宗主緊接著又說道:遇楊晨,也是給純陽宮一個交代,畢竟合作還要長久,不能看重眼前一時。”
  從大局出發的考慮,更加沒有反駁的理由。眾人也都接受了這兩點,默默點頭。
  雪喝下去的。”花婉婷也苦笑起來:“有什么可能不可能的!”
  “花師姐,小雪和楊晨的事情怎么樣了?”呂宗主說完這些,又轉向花婉婷這邊問道。
  “看起來像是很不錯的樣子。”一聽是問這個,花婉婷臉上頓時間浮現出了笑容:“這次楊晨過來,頭一天就給小雪弄到了一對長春木和不朽良木,凝丹已經十拿九穩。而且那天還讓我嚇了一大跳。”
  “能讓花師妹嚇一跳,我等卻是要聽聽到底是什么事情如此大驚小怪了。”旁邊的史雁荷聽到花婉婷這么說,也起了好奇之心,笑著問道。
  “師姐,宗主,還有諸位師姐妹,你們當中有誰見過一大杯的四海玄珊液?”花婉婷環視眾人一圈,先隨后扔下一個禁制,隨后很是平淡的問道。
  “多大的一杯?”史雁荷有點漫不經心的問道。
  “大概三兩的酒杯,那么大一杯。”花婉婷同樣看似隨意的回答道。
  “三兩一杯。”史雁荷可能一開始并沒有太放在心上是什么東西,聽到三兩一杯之后,本能的重復了一聲,隨后陡然間好像被踩到了尾巴的貓一般,整個的炸了起來:“什么?三兩一杯?四海玄珊液?
  旁邊的眾人早就聽的完全呆滯了,四海玄珊液,什么時候用論兩了?不是論滴的嗎?三兩,那該是多少滴?
  “你說他有三兩四海玄珊液?”史雁荷的雙眼陡然亮了起來:“他參加宗門拍賣會,就是想要拍賣四海玄珊液?”
  哪怕是大乘期高手,也被四海玄珊液的名頭所震驚。沒辦法,這種珍稀的東西,不管在什么時候,都是能夠讓人不由得被吸引的好東西。
  “拍賣?不是!”花婉婷直接搖頭,用一種讓人著急的恨不能抓住她嚴刑逼供的語氣慢慢的說道:“你們
  猜他用那些四海玄珊液做了什么?”
  “師妹你是誠心吊我們胃口,我們怎么知道他怎么用那些四海玄珊液。”史雁荷的話道出了所有人的心聲,包括呂宗主此刻都是這般的想法:“他煉丹如此厲害,莫不是四海玄珊液的功勞?”
  “非也!非也!”花婉婷很是文縐縐的搖頭道:“這些四海玄珊液,是他拿來給小雪喝的。”
  “什么?”一干元嬰期大乘期的高手,青云宗的宗主長老們,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出了這兩個字。每個人的雙眼都睜的老大,完全一副不可思議的目光:“怎么可能?”
  “我親眼看著小雪喝下去的。”花婉婷也苦笑起來:“有什么可能不可能的!”
  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