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5)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5)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5)     

斬仙250 重新培養孫輕雪(下)

“當然,這些酒在釀造過程中都少了一些關鍵的東西和步驟。”楊晨點了點頭,解說起來:“凡酒已經是極致,但是靈酒,還不夠格。配合我的酒母,更是還差了一線。”
  楊晨不怕說的多,酒仙聽的越多,就會越饞。尤其是他品嘗了這兩大壇美酒之后,結果將會更糟。
  “還差什么?”酒仙一愣,隨即著急的問道:“我去找那些門派釀造的靈酒行不行?”
  “不傳之秘,前輩,不傳之秘!”楊晨伸出一根手指,在眼前搖了搖,笑道:“這可是晚輩壓箱底的絕活,絕不會輕易的外泄的。”
  酒仙聽的更是著急,但是又不好逼迫太緊,只能陪著笑臉沖著楊晨問道:“那小兄弟,等你釀造出來,能不能讓老哥我開開眼界?”
  一個元嬰前輩,眼巴巴的如同一個饞嘴孩子趴在面前,露出笑容懇求的模樣,讓孫輕雪再也無法忍住,撲哧的笑了出來。
  “也不是不行。”楊晨也笑了出來,但他比孫輕雪城府深很多,不至于當場失態:“不過,前輩打算用什么來換?”
  被孫輕雪一笑,酒仙有些尷尬,但聽得楊晨口氣松動,馬上精神一振,也不管是不是合乎他的元嬰前輩的身份,向前一湊,焦急的問道:“你想要什么?”
  “前輩有什么?”楊晨才不會主動的說出自己想要什么,那樣目的性太強了,說不定會弄巧成拙。讓酒仙自己說出來,那才合適。
  酒仙當場有些犯難,他一生好酒,大部分東西都是和酒有關聯,其他的東西還真的不是很多。就連他的修為,也是因為喝酒,就如同上官峰一樣,做生意,癡迷其中,修為自然慢慢的高深。因為這個原因,除了和酒有關的東西,酒仙還真不多。
  之所以身上會有長春木,卻是因為長春木的另一個特性。長春木制作的酒壇酒杯,能夠最大限度的保持美酒的原味,不會揮發。結果還沒等他使用,就被孫輕雪換走。
  楊晨煉丹,這一點酒仙知道。這次拍賣場的事情鬧的這么大,青云宗幾乎直接處罰了上百位弟子,消息靈通的酒仙怎么可能不清楚。不過,釀酒的東西他有,煉丹的東西,酒仙可就犯了愁。
  忽的,酒仙想起一件事情來,猛地驚喜的一拍大腿,大聲的嚷道:“這個你一定!”說著,湊前兩步,笑嘻嘻的問道:“如果我有一些高級火種的消息,不知道能不能換你的美酒?”
  “能!當然能!”楊晨的雙眼也當場亮了起來,他從一開始向家人質疑丹方的時候,就放過話,允許大家用火種換丹藥,而且純陽宮也一直在大力的搜集火種,換美酒當然可以。
  “我知道哪里有幽冥火和地煞火。”聽到楊晨同意交換,酒仙馬上就報出了兩種火焰的名稱:“五品火種,你看看能換多少酒?”
  “只是消息,不是火種。”楊晨笑著糾正了一下,也越發的把酒仙往消息那邊帶:“五品火種的消息,四百斤,如何?”
  “成交!”酒仙大喜過望,四百斤楊晨的美酒,省著點喝,每天一斤的話,能撐一年多。兩種火種消息就是八百斤,兩年多的時間。這么長時間,足夠再找一些其他的消息了。
  “對了,其他的消息能不能換?”發現消息可以換美酒之后,酒仙馬上意識到,自己有其他的消息來源了:“煉丹材料的,各種丹爐什么的,這些可以嗎?”
  “可以!”楊晨再次點頭,這讓酒仙簡直是開心到了極點。別的東西他不多,但是這種消息可是一抓一大把的,想要多少有多少。這豈不意味著,自己以后隨時可以找楊晨換取美酒了?
  “不過,前輩,晚輩現在可還沒有釀好輔酒。”楊晨急忙的打斷酒仙的開心,丑話說在前頭:“你想要輔酒化開的酒母,至少要一年之后。”
  “沒有問題,暫時用這兩種也行。”酒仙當然知道釀造需要時間,不過他現在幾乎已經離不開楊晨的這酒,要是這些日子斷了檔,那可是大麻煩,真可以要老命的。
  “另外,前輩,我們可有言在先。”楊晨再次和酒仙約定:“你要是用一些過了時的消息來敷衍的話,可別怪晚輩不領情。”
  “那是自然!”酒仙別的不敢夸口,這個完全可以拍著胸脯保證:“哪一條你覺得不合適,盡可以不算。”
  “好!”楊晨終于不再有別的要求,但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一般,好奇的問道:“前輩每次自己來送消息?要是晚輩行無定所怎么辦?”
  “好辦!”酒仙靠著消息在修士們當中混,當然有他自己的辦法:“每個大坊市,都有一間酒仙居,那都是老哥我的產業。里面沒什么別的,需要什么消息,就去里面找掌柜的問,留東西,也是留給掌柜的就行。”
  說著,酒仙直接遞過來一個小小的玉牌:“拿著這個,只要給掌柜的看,他會告訴你該怎么做。”
  接過玉牌,楊晨不由得肅然起敬。酒仙看似游戲風塵,但這一手安排卻絕對是大手筆。怪不得能在幾大宗門之間游刃有余。能在這個世界上活的這么有聲有色的,沒有一個是省油燈。
  “好,晚輩近日就要外出歷練,前輩如果需要的話,可以先換一些過癮。”楊晨也不忘記提醒酒仙:“等晚輩回到宗門,釀好之后,留給宗門掌教宮主一些,即便晚輩不在宗門,前輩也可以去換。”
  這卻是讓酒仙和掌教宮主來交易了,需要什么消息,由掌教宮主自己決定。很輕松的一個小招數,就把酒仙的消息和純陽宮聯系了起來。
  “好!”酒仙覺得這個安排好,否則楊晨一個閉關幾十年,他不得饞死。叫好之后,忽的想起一個問題:“這美酒到底叫什么,總得有個名字吧?”
  “玉龍釀!”楊晨也懶得起什么太文雅的名字,直接給出了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