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251 解謎尋寶游戲(上)

名字無所謂,關鍵是要有一個稱呼。【楊晨只是覺得,老龍王留下的,應該帶個龍字,但又不想那么明顯,所以很簡單的取了一個。
  “好,玉龍釀就玉龍釀。”酒仙是個只管味道不管名字的家伙,才不會管這美酒叫多么詩意的名號,只要喝在嘴里味道美就行,其他的一概不管。
  “我先告訴幽冥火的所在,換四百斤玉龍釀!”酒仙倒也真如楊晨所看重的賭品,交易方面一點都不占便宜,甚至把這次三人喝的八十斤要扣除出去。
  楊晨當然不會在乎這點酒,直接給了他五滴酒母,讓他自己找合適的輔酒兌化。酒仙幾乎要樂的笑開花,這次的八十斤酒,三人可沒喝多少,幾乎全部都便宜了酒仙。
  酒仙的乾坤袋當中,多了八十斤玉龍釀和五滴酒母,而楊晨的腦海中,多了一個幽冥火的消息。
  如果得到這個幽冥火的火種的話,五品火焰楊晨就會達到五種。還沒有吸收的就有兩種,這兩種五品火焰,再加上一百多種一二三品的火種,足以讓楊晨的火屬性修為直沖筑基巔峰,甚至凝丹成功。
  雙方都是皆大歡喜,各自都覺得達到了自己的目的。楊晨也心情不錯,孫輕雪也十分開心,借著這個機會,楊晨向孫輕雪發出了外出歷練的邀請。
  宗門都有這個意思,孫輕雪對楊晨更是不會違逆,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孫輕雪就答應了楊晨的邀請。【
  不過,在向師父花婉婷告別的時候,兩人卻被花長老先留了下來。#百度搜(手打打章節#
  “要去哪里歷練?”唯一的弟子,花長老一向寵溺,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外出,但花長老還是很擔心,非要問個清楚。
  長輩的關愛,當然要清楚。不過,楊晨也只是隨便的了兩個普通的地方,并沒有告知這次他們打算去的目的地。
  事實上,到目前為止,孫輕雪根本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只知道楊晨邀請她,然后她就答應了。至于要去什么地方,孫輕雪不關心,只要能和楊晨在一起就行。
  楊晨很是慨嘆了一番現在孫輕雪的單純,同時也想起了前世雪舞仙子的狠辣,簡直完全就不是一個人。
  花長老當著楊晨的面,給了孫輕雪一大堆的各種類型的法寶,各種丹藥,幾乎將她可能遇到的危險全部都考慮進去。就仿佛花長老是給遠行的孩子在收拾行囊,雖然本質上就是如此。
  接著,楊晨也被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照顧好雪,不能讓她置身危險等等,讓楊晨聽的目瞪口呆。這哪里是一個大乘期的高手,分明就是一個凡間的父母。
  帶著孫輕雪,好不容易才在花長老的叮囑聲中離開了青云宗。兩人御劍飛行了大半天,又換到了楊晨的飛梭當中,直到徹底的離開了青云宗的地盤,楊晨才長出了一口氣。
  “師父只是擔心我而已。”孫輕雪似乎明白楊晨在躲什么,只是含笑了一句。被師父這般的寵溺,孫輕雪自己感覺很幸福。
  “但是,如果一直在師父的關愛下成長,的心境修為也就到此為止。”楊晨卻是有不同的意見,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當中,好容易把公孫玲的想法糾正過來,結果前世沒出問題的雪舞仙子,現在竟然變成了一個溫室當中的花朵。
  前世孫輕雪因為師父不得力,所有的一切都只能自己爭取。不但不得不借助魔功大劫廢掉自己一身修為重新來過,修行所需要的一切都是靠著孫輕雪瘋狂的拼搏才能夠得到。
  但今生孫輕雪擺在花婉婷花長老的門下,人生從此不同。不管是功法丹藥法寶,幾乎是要什么有什么,沒有人敢欺負,沒有人會怠慢。這樣的生活,的確是很容易把人培養成弱不禁風的苗。
  “雪,殺過人嗎?”楊晨忽的開口問道。
  孫輕雪搖了搖頭。她是青云宗的弟子,等閑沒有人敢隨意招惹,上次出來就是直接到純陽宮,然后等著楊晨,根本沒有和人爭執的機會。
  “殺過妖獸嗎?”楊晨又問道。
  依舊還是搖頭,讓楊晨不由得暗地里嘆氣。以為大乘期高手花婉婷是個好師父,但沒想到,她居然比高月還要護犢子。現在孫輕雪整個就是前世的公孫玲,學院派一路依靠資質有驚無險的提升修為,最終結果就只能是度劫失敗。
  楊晨不得不耐著性子,將自己的擔心和可能產生的后果對孫輕雪了一遍,前所未有的認真。
  “這些我都知道。”讓楊晨驚訝的是,孫輕雪對這些都很清楚。這讓楊晨有點摸不著頭腦,既然知道,為什么還會保持現在的模樣?
  “我只是不想讓師父擔心而已。”孫輕雪笑道:“這些年,師父教導了我很多,也給了我很多的關愛,我只是這些日子不想讓她擔心。”
  花婉婷被血妖藤糾纏上百年,好容易死里逃生,而且還得到了一個資質上佳的弟子。當然是當成了心肝,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寶貝的不得了。
  不過,從在官宦人家長大的孫輕雪知道,這是因為花婉婷之前的經歷所至,也是因為剛剛提升到了大乘期,心境不穩所導致。只要過了這段時間,花婉婷就會意識到問題,孫輕雪也會回到正常的軌道上來。
  孫輕雪的這番分析,讓楊晨瞠目結舌,不得不承認,自己雖然已經把孫輕雪想的很高,但這次依舊還是把孫輕雪想的簡單了。別的不,光是她能夠從花婉婷的性格和修行階段上分析出這些來,就讓楊晨刮目相看。
  看來,自己一開始的擔憂是白擔心了。長出一口氣的同時,也不由的感嘆,雪舞仙子就是雪舞仙子,自己還是把高手給看扁了。
  “楊大哥,現在可以告訴我們,我們這次是要去那里歷練了吧?”看著楊晨一開始擔心的樣子,孫輕雪很是開心,現在開始追問起他歷練的目的地來。
  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