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第三章何人不敢斬(上)

人們還在議論著新劊子手殺人的精彩,楊晨卻在感應著體內的那道熱流。易老魔的功法沒錯,至少到現在還沒有出錯,只是還不知道效果如何。
  回到自己的小院當中,楊晨從磨盤下翻出來一塊五彩的石頭。就算有人看得到,也一定認不出這是什么東西。只有楊晨知道,這五彩石,本就是后世那些仙門用來測試門徒后天靈根的。先天靈根已經注定,唯一可以變化的,就是后天靈根。
  雙手靠上去,五彩石幾乎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是,仔細看的話,卻有那么一絲微弱到簡直無法發現紅色光芒出現。這也意味著,后天靈根真的有了一絲極其輕微的變化。畢竟只殺了一個人,就想要大幅度改變靈根,實在是太過于兒戲了一點。不過,至少證明,這功法的確有效。
  以楊晨上萬年的修行經驗,他也并沒有發現功法流轉的時候會給身體帶來什么損傷,更沒有發現有什么隱患。也就是說,這功法暫時來說,還真的沒有什么問題。最神奇的是,這功法一不增加靈力法力,二不錘煉元神,即便練了,也還是個普通人,而不會犯天庭的忌諱,進入斬仙臺,依舊有足夠的機會。
  從后半年開始,各地就匪患叢生,抓之不盡。朝廷在煩不勝煩的情形之下,直接給了各地強硬的命令,抓到盜匪,斬立決!前所未有的強硬下,各地幾乎每天都能抓到不少的匪徒。一開始是幾個,后來變成了十幾二十幾個,沒過幾天,就開始四十五十的抓起來。
  縣城里,除了告病的老劊子手,目前只有楊晨一個劊子手,每天楊晨都要負責砍下幾十顆頭顱。一開始人們還有興趣到法場觀刑,看到后來,卻再沒有人有這種閑情逸致。
  “冤有頭,債有主,我與諸位往日無怨,近日無仇,在下職責所在,奉命行事,得罪了!”每一次行刑前,楊晨都會說這樣的一番話。話說的清楚明白,因果才不會沾身。才說了幾天,楊晨就已經說的異常的熟稔。
  咔嚓,楊晨揮刀砍下一顆人頭,鮮血直接從沒有頭的脖腔當中噴涌出來,楊晨卻沒有沾染上一滴。這是他一直小心訓練的結果,上百顆人頭,已經讓他掌握了砍頭之后不會沾染到一絲鮮血的技巧。
  咝,楊晨長長的吸了一口氣,似乎尸體當中蘊含著的生命精氣,也隨著這長長的吸氣而吸到了楊晨的體內。已經運轉了上百遍的功法,登時再次流轉起來,將這股精氣飛快的帶到了四肢百骸當中,滋潤著楊晨的身體,改變著楊晨的靈根。
  手下沒有半點的猶豫,楊晨如同一個流水線上的熟練工一般,走到第二個囚犯面前,砍頭,吸氣,行功,接下來是第三個,第四個……
  當天居然有四十五個匪徒要砍頭,楊晨砍完最后一個,身體當中已經充滿了力量。仔細的感覺了一下身體的變化,楊晨還是微微的搖了搖頭。凡人的生命精華,就算是再怎么吸收,用處似乎也不大,除非殺到數以萬計十萬計,或許才會有明顯的效果。
  不過,楊晨認為沒有什么用處,看在別人眼中,卻完全是另一回事。或許是那個功法的原因,每次殺完人之后,楊晨身上都會裹上一股濃濃的血腥氣,久久不會散去。整個人,就如同從血海當中爬出來一般,兇氣四溢,不用說普通人,就連法場周圍的軍卒們,看到楊晨,也都是不自覺的偏過頭去,讓開他的眼神。
  走在大街上,城里的居民更是連看都不敢看楊晨一眼,唯恐避之不及,楊晨只要出現,幾乎就是萬人空巷的景象。這倒是也讓楊晨省了許多的麻煩,至少沒有人敢過來找楊晨的晦氣。哪怕他們再蔑視楊晨,當面也不敢說半個不妥帖的字眼。
  上午休息,中午砍頭,下午練拳,規律的日子過了一個月,楊晨也著實的吸收了不少死囚的生命精華。雖然沒能達到他最想達到的目的,但光是身體血氣上得到的好處,就已經讓他的拳法更上了一層境界。
  這一日,楊晨從法場行刑完畢,走在回家的路上,就看到滿天的紅霞。今天十分奇怪,才剛過中午,就出現了晚霞,而且晚霞竟然布滿了整個天空,顏色也是血也似的紅。
  看到了這一幕,楊晨臉上終于露出了笑容。等了這么長的時間,為的就是這一天。滿天的血光,這在楊晨前世飛升入仙界的時候才知道,這一天,對應的是天庭劇變。
  吃過晚飯,楊晨就早早的進入了夢鄉。說也奇怪,不管是干什么的人,當天晚上,都是早早的入睡。哪怕身在他處,不在床榻之上,也是忽然之間就倦意襲來,胡亂的找個地方,全部都進入了夢境當中。
  “楊晨,你可是劊子手?”睡夢中,楊晨突地聽到了一聲斷喝。
  “正是,大人!”聽到這句問話,楊晨飛快的從床上急忙爬起來,向著虛空回答了一句。這時候楊晨才發現,自己已經不在原本的房間當中。
  “只要是死囚,你都敢斬?都能斬得?”聲音再次問出一個問題。
  “只要是死囚,我便敢斬,也能斬得!”楊晨毫不猶豫的驕傲的回答道。
  “跟我來!”聲音的主人根本就沒有現身,只是傳過來一道威嚴的聲音:“上法場,斬犯人!”聲音之中,充滿著一股上位者的霸氣,讓人根本無法有拒絕的心思。
  “是,大人!”楊晨想都不想,答應一聲,沿著眼前突然出現的一條路,大踏步的走了上去。不一會,就看到了一個圍攏了許多人的法場。
  不知道什么時候,楊晨身上的裝束,已經換成了他在法場上的那一套劊子手打扮。一個看不清面容的兵卒,雙手捧著一把血紅色的鬼頭刀,送到了楊晨面前。楊晨伸手抓過,習慣性的刀身一豎,手指沿著刀刃就摸了上去。砍頭之前,至少也要看看刀夠不夠鋒利。
  “小哥,借一步說話!”剛試了試刀刃的鋒利程度,腰帶就被人輕輕的扯了一下,同時傳來了一聲很是討好的聲音。
  楊晨扭頭,卻發現了一個肥頭大耳的胖子,穿著一身綾羅綢緞,一只手正在輕輕的拉著自己的腰帶,另一只手,卻悄無聲息的伸到了楊晨的手邊,肥手一張,一錠至少十兩的金元寶就出現在手心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