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5)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5)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5)     

斬仙257 就是要借刀殺人(上)

吸收火種楊晨已經十分有經驗,現在楊晨體內的火焰,是上百種一品二品三品火焰的混合火焰,距離楊晨的目標陰陽焚天火還差許多,勉強算是個陰陽火而已。
  蘊靈爐中保存著所有的火種,也是一個重要的緩沖,讓楊晨吸收起這些低級火種,更加的容易。
  要吸收,當然是從最簡單最低級的開始,逐步融合,增強本身陰陽火的威力,然后慢慢的吸收高級的。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
  前面已經吸收的火種給楊晨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所以現在楊晨吸收起來毫無壓力。一品的火種,只需要幾天的時間就能夠吸收融合一種。
  每融合一種火焰,楊晨的識海中就多出一簇小小的火焰,然后直接附著在蓬萊神木的主干上。
  一品的火種,還無法對識海造成多么大的變化,但是,卻也讓楊晨的神識稍稍的壯大幾分。
  一個兩個的或許還看不出來,但是,當楊晨識海中的一品火焰的總數累積到了九九八十一種的時候,情況就發生了質的變化。
  這次的變化,不是擴大識海,而是識海的高度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原本也只是一顆蓬萊神木那么高的,分成上下兩層的識海,現在猛地拔高變厚了整整數倍有余。天空也變得更像是天空,有了一種空曠的感覺。
  蓬萊神木的實影,似乎也被這種變化影響,躥高了數倍,真正的變成了一棵頂天立地的神木。
  神識猛地向上竄出一大截,直接沖破了元嬰中期的極限,進入到了元嬰后期。劇烈的神識變化,甚至讓整個洞府當中都猛的一震。
  這震動很快就被同樣在修行的高月和公孫玲發現,兩女再也顧不得修行,飛快的沖到了楊晨這邊。發現楊晨安然無恙之后,這才放心。
  突然增強的神識,在楊晨的識海當中瘋狂的震蕩起來,讓楊晨竟然有點控制不住的跡象,這是以前修行中從未發生過的。
  不過,楊晨并不驚慌,這種情況,在三清訣當中有過記載。說起來,這是神識分裂的一個先兆,接下來,只要神識再有一些進步,馬上就會分裂成兩份。
  三清訣在修行到一定的地步,必然會產生這樣的情形。只要神識修為比起靈力修為高出一個到兩個大境界,就會分開。分開的神識會獨自成長,直至達到三清的地步。
  一氣化三清,這是最開始的變化,但是,對于現在的楊晨來說,卻很明顯的不是時候。這么早的時候神識分開,兩個弱小的神識想要進一步提升,以后絕對是困難到極點的事情。
  正常修行三清訣的話,會在到了天仙級別才會出現這樣的變化。但誰也沒有想到楊晨竟然融合了斬仙臺的殺意,直接轉化為神識,至少省去了楊晨修行數百年的辛苦。
  而且楊晨情況特殊,在還沒有修行靈力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修行三清訣,更是讓這種情形提早出現。到了現在,卻是有點控制不住的樣子。
  神識劇烈的震蕩,讓楊晨不得不停下了所有的修行。哪怕楊晨是重生的大羅金仙,也不可能把一切都掌控在手中,總會有這樣那樣的意外發生。眼前就是需要楊晨及時解決的問題。
  神識雙修,楊晨的腦海當中,第一反應跳出來的就是這個念頭。上一次和師父神識雙修,不但救回了虛弱的師父,而且還讓師父的神識修為直接提升,順帶的也降低了一些自己的神識修為。
  這個辦法似乎不錯,楊晨的目光也射到了師父的臉上。看著楊晨盯著自己,高月莫名的臉色一紅,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你沒事吧?”公孫玲在一旁擔心的問道。楊晨雖然停止了修行的,但是神識震蕩卻是分的明顯,讓公孫玲也不由的擔心起來。
  “有一點小問題,需要師父幫助解決一下。”楊晨如實的回答道。
  聽到這回答,兩女都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氣,只要能解決,就不是什么大麻煩。公孫玲也很有眼色,飛快的告退。
  高月指點楊晨,這是師徒授藝,外人在場卻是十分不方便。盡管公孫玲也是純陽宮之人,畢竟不是高月的弟子,屬性不同,留著聽也沒有什么意義。知道楊晨沒事就好。
  “師父,我的神識增長太快,有些控制不住。”楊晨也不完全隱瞞高月,直接把自己面臨的情況說了一部分出來。當然,三清訣這種逆天的東西,楊晨是絕不會說的,哪怕是面對師父,也不可能。
  高月當年經歷過一次和楊晨的神識雙修,一聽楊晨的話,就知道楊晨想要做什么,頓時間臉色又是一紅。
  不過,盡管羞澀,但是楊晨無法控制神識,這卻是大問題,高月幾乎是想都不想的,就將楊晨拉過來:“那你不要硬撐,我們來……來……修行一下你的那個功法。”
  太玄陰陽心經兩人都修行過,上一次是楊晨主導,高月傷重昏迷,楊晨不得不將她抱在懷中,頭頂著高月的后腦修行。
  這一次,高月卻是清醒的,根本不用楊晨照顧。而且那般的姿勢,實際上修行效果并不如兩人額頭相對更好。
  只是,兩人額頭相對,卻不免近乎零距離的面對面接觸。自己的呼吸都能夠噴到對方的臉上,姿勢實在是太過于曖昧。
  聯想起當時修行太玄陰陽心經過程中的那種無法言喻的愉悅感,高月的面孔頓時間通紅一片。就連楊晨,也忍不住一陣猶豫。
  但在楊晨身邊感覺到的楊晨身上不斷劇烈起來的神識震蕩,讓高月也顧不得害羞,直接按著楊晨坐好,自己坐到了楊晨對面,擺出修行姿勢之后,微微俯身,將額頭向著楊晨湊了過來。
  師父的嬌顏就在自己的面前,楊晨也不由的心中一蕩。還是在高月的催促之下,才和高月的額頭抵在一起。
  這般的姿勢,讓楊晨幾乎要控制不住,似乎只要自己的嘴唇一努,就能夠親吻到師父的櫻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