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259 結個善緣而已(下)

這是一頭巨大的藍環章魚的地盤,在它的地盤上,已經再沒有敢挑釁它威嚴的生物。能夠在這里生存的生物只有一種分類,那就是它的食物。
  許多年來,藍環章魚已經習慣了再沒有敵手的環境,哪怕有幾個不知道好歹的家伙闖進來,也會在瞬間被藍環章魚巨大的腕足直接撕裂。這還不算腕足上的那些細細的尖刺當中蘊含著的劇毒。
  很快就要度劫飛升,藍環章魚一直就在海底窩著,養精蓄銳。它已經感覺到了天劫就要來臨的氣息,天空中的那種壓抑中卻又飽含著巨大能量的氣息時刻在提醒著它,說不定下一刻赑風劫就會到來。
  這個時候,突然有一個小蟲子高速的闖進了它的地盤,由不得藍環章魚不重視。不過,藍環章魚甚至不用動彈,只是伸的遠遠的巨大的腕足上的某個地方發出一點神識微微一掃,就發現小蟲子的實力實在是太低微,連給他撓癢癢估計都做不到,度劫在即,這種小蟲子它老人家也懶得理會。
  在強大的度劫壓力之下,藍環章魚甚至連主體的神識都沒有打開,它要全神貫注的應付隨時可能出現的赑風劫。
  但這并不意味著它就失去了對領地的掌控。事實上,當巨大的身體鋪開來的時候,就已經有數十萬丈的范圍,每一個腕足上的大吸盤,都能夠單獨的發出神識來掃視周圍。海底軟體動物的巨大,根本不能用陸地上的常識來判斷。
  不過幾十個呼吸之后,它就不得不開始重視起來。一股強大的氣息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一頭沖進了他的地盤,而且看方向的話,是直沖著它的身體而來的。
  楊晨并沒有發現藍環章魚的本體,他發現了有赑風劫的跡象之后,馬上就收回了神識,生怕有任何的舉動刺激到要度劫的強悍妖獸。
  到了要度劫的這個境界,藍環章魚早就不用自己身上鮮艷的藍色圓環來警告周圍的生物。章魚本就十分擅長隱匿身體,它現在的身體完美的變色成海底一座龐大的小山,哪怕是有人站在它的頭上,都不可能發現腳下不是真正的山峰,而是一只巨大的藍環章魚。
  盡管無法發現度劫妖獸的本體,但是楊晨卻能夠從赑風劫的跡象來判斷出對方的所在,所以選擇的方向也是直沖著章魚本體而來。身后的駱元根本就不知道這些,緊跟著楊晨的步伐,直接沖向了藍環章魚。
  楊晨的出現自然不會讓藍環章魚有什么警惕,但駱元卻不同,大乘后期的強悍實力,讓藍環章魚馬上就將他歸入到了想要趁火打劫的家伙當中。
  挑釁,這是[**]裸的挑釁,難道是看著我老人家馬上就要度劫,不敢分心,所以來撿這個便宜?要渡劫的妖獸,已經有了不輸任何聰明人的心思,馬上就將駱元直接定義成了生死大敵。
  駱元還在牢牢的神識鎖定著楊晨的位置,絲毫沒有在意平鋪了數千丈的海底不時的冒出一道道的神識。
  這些神識單個都十分的弱小,最多不過就是元嬰后期的水準,這種水平的妖獸駱元還沒有放在眼里,大喇喇的直接沖了過去。
  以駱元以前的經驗,這些弱小的妖獸一碰到他的神識,大概判斷出它的水平之后,馬上就會離開。只有那些剛剛升入大乘期不久,以為自己要捍衛地盤的家伙才會傻乎乎的沖上來,然后被他飛劍斬殺,平白多了許多的戰利品。
  這一次肯定也是一樣,但駱元做夢都沒想到,萬無一失的神識判斷,這次連著出現了兩次致命的失誤。
  楊晨的身影猛地再次在神識探查范圍之內消失,再沒有任何的氣息。這種情形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駱元見怪不怪。
  海底也有不少的大山和暗溝,楊晨進入到這里面之后,也許就會出現這樣的情形。通常很快楊晨就會再次出現。
  但讓駱元詫異的是,這一次,楊晨并沒有出現,已經過了差不多百息左右的時間,依舊還沒有楊晨的蹤影。
  也許是海底暗溝比較長,但為了保險起見,駱元還是加大了神識探查的范圍,或許能夠馬上發現楊晨的身影。
  一座巨大的小山出現在海底,這讓駱元有些放心,或許楊晨就在這山下,還沒有沖出來而已。
  打死駱元都不會相信,海底這座巨大的山峰,就是在這里盤踞的藍環章魚的腦袋。而他為了尋找楊晨而特意增加的神識探查,在如此近的距離上,已經被藍環章魚完全的視為了挑釁。
  轟,一道鋪天蓋地的神識,猛地從那座巨大的山峰之上發出,牢牢的鎖定了沖上前來的駱元。海底八條巨大的腕足,已經瘋狂的掀起,向著空中的駱元直接纏繞了上去。
  兩道神識的碰撞,如同在海面引爆了一顆巨大的炸彈,轟隆聲中,數百里方圓的海水激起老高,八根參天大柱直接從海底出現,將駱元圍在了當中,從空中結成了一個巨大的牢籠,向著駱元卷了過來。
  駱元大駭,哪里想到這里竟然會有如此巨大的一頭妖獸,光是神識的碰撞,就讓他知道,這頭妖獸實力決不在他之下。
  最讓駱元恐懼的是,對方是海底生物,本就是身在主場,占據了地利。從屬性上來說,水克火,他被對方克的死死的。最關鍵的是,他可是不眠不休的追殺了楊晨五年多的時間,而且中間還有數次的戰斗,一直就沒有修整過,而對方,卻是一直在這地方潛修。
  這個當口,駱元已經再也顧不上楊晨,哪怕沒有丙火真元,他也還有煉制奪天丹的機會。想到這里,駱元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就轉身而逃。面對如此恐怖的海底妖獸,拼命才是傻子。
  只是,這個時候才想跑,已經有些遲了。或許在千里之外的時候,他不闖進來,還有離開的機會。現在除了一戰,已經別無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