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263 佳人情重(下)

“什么?”眾人還沒有完全從楊晨設計干掉一個大乘后期高手的震撼當中恢復過來,就被楊晨的這個消息震的再也坐不住。
  “你且仔細道來。”掌教宮主大手一揮,阻止了眾位長老們的喧鬧,直接吩咐楊晨。
  “是,宮主!”楊晨沒有怠慢,開始娓娓道來。
  現在純陽宮所有的高層,似乎都已經擰成了一股繩,而且在楊晨被追殺,報復駱家的事情上,所有的長老都是投了贊成票的。
  光是這一點,楊晨就要承情,現在的長老們,包括桂山友在內,都沒有一個人可以擋得住大乘后期的高手,這分明是大家把楊晨的安危看的高于一切,甚至不惜冒著滅門的危險要為楊晨報仇。
  再有一點就是,純陽宮和其他幾個門派聯盟,掌握了十萬大山已經超過十年。在這十年當中,幾個宗門已經完全的掌控住了這塊地方,收益也逐漸穩定,可以騰出手來,忙碌其他的事情。
  青穹山的洞府,本來就是楊晨為宗門準備的,原本以為還要等一段時間才報告宗門,現在基本上時機已經成熟,楊晨也就和盤托出。
  自然,借口還是自己在某個古籍當中看到了記載,所以才找到了地方。至于會同了高月公孫玲以及佘奎謝沙,完全是當時好奇。至于幾人到目前為止都沒有向宗門匯報,也是楊晨的意思。
  沒有人會追究眾人當時為什么不匯報,楊晨已經說的很清楚,怕宗門分身乏術。眾人感興趣的,是那個洞府當中的布置。
  當楊晨把可以分等級,每個等級都有相應的安全線,靈力充沛,房舍眾多,而且還豢養了大批的妖獸,可以當做弟子們的戰斗歷練場所這些都說出來之后,一干長老們頓時全部都是眼冒金光的模樣,恨不能現在就出發,去仔細的一探洞府。
  從幕后掌控了十萬大山之后,純陽宮就開始進入了一個高速發展的階段,資源,人力都開始慢慢的豐富起來。高層也正為眉清山這個山門快要無法承載越來越多的弟子而煩惱,想不到一個比現在眉清山還大十倍有余的山門就這么憑空的送上門來。
  一干長老們已經不能用震撼來形容他們的感覺,似乎除了震撼,他們還多了一層慚愧。這么多元嬰大乘期高手沒做到的事情,偏偏是一個筑基期的弟子都已經考慮到,甚至都已經完成了,這叫一干大佬們情何以堪?
  “楊晨,你老實說。”一個之前沒怎么和楊晨說過話的長老高世言忽的開口問道:“你現在到底是什么修為?”
  聽到高長老的這個問題,大家似乎也都疑惑起來,全部都是好奇的看著楊晨,等著楊晨的回答。
  “弟子現在是筑基八層的修為,長老!”楊晨老老實實的將自己修為最高的丁火靈力層次說出。
  只是,楊晨說了老實話,幾位長老竟然都是一副不相信的表情。這也難怪,筑基八層,想要在一個大乘后期的高手追殺中逃出來,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弟子還有過一些其他的奇遇,所以手中有一個速度非常快的法寶。”飛梭已經出現好多次,楊晨也不用隱瞞,直接召出了飛梭,請各位長老們細看。
  在純陽宮的議事大廳當中,楊晨根本不用擔心長老們會貪圖他的這件法寶。
  高長老最先接過飛梭,仔細的神識探查一番之后,交給了另外的一個長老。飛梭在諸位長老手中轉了一個大圈,然后又回到了楊晨手中。
  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人再不信楊晨的話了。神識一探查那個飛梭,大家就知道,如果讓他們御使的話,飛梭的速度會讓人無法置信。如此快速的飛行工具,一位高手御劍飛行無法追上也就可以理解了。
  “如果每個筑基期的弟子,都有你這般的能干,那我們這些老骨頭,就都可以什么事都不用做,只要修行就行了。”說話的,還是剛開始問話的高世言長老。他的話,卻是引起了幾位長老一致的贊同。
  “長老謬贊了!”楊晨謙虛的表態一番之后,這才又拋出了一個消息。
  “弟子已經整理出一部分青穹山洞府中發現的玉簡,按照類別都做了標記。”一邊說著,楊晨一邊將一大堆的玉簡從乾坤袋當中掏了出來:“這是萬年前那個門派的傳承,弟子不敢擅專,還請宮主和長老們處置。”
  看著突然出現在議事大廳地面上那數萬片玉簡,一干純陽宮的高層再次陷入了震撼當中。完整的得到一個古老門派的傳承,這簡直就是傳說之中才有的事情,而且都是開了主角模式還要加上超級外掛才能有的好事,這竟然也能落在純陽宮的頭上?
  “這些大部分都是修行功法。”楊晨簡單的介紹著:“不過,萬年前的修行理論,和現在還是有一些小小的差別,只能由各位長老來甄別那些可以直接修行,那些需要稍作修改才能修行。”
  雖然楊晨也同樣可以做到這樣的事情,但是,一來楊晨不想把自己拔的太高,二來,楊晨也不想陷入到這種繁瑣的工作當中去。宗門有研武堂,正是專業做這個的,給他們正合適。
  “另外還有一大批有關煉丹煉器陣法等方面的玉簡,弟子還正在整理之中。”楊晨也沒有一次性的都拿出來,而是留了一部分:“等到弟子全部整理之后,再交給宗門。”
  “雜書也不少,這些估計要等一陣子。”楊晨在自家長老們面前也不收斂,更沒有誠惶誠恐:“這些雜書弟子要慢慢研讀,可能時間會更長一點。”
  本就是楊晨發現的,這些東西原本是楊晨所有,就算楊晨不拿出來,大家也說不出半個不字。現在楊晨全部給出,對于一眾高層來說,又是一個意外驚喜。
  只是,楊晨這一回來,馬上就弄出一系列的驚喜出來,甚至讓幾位見多識廣的高層們都有些不習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