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5)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5)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5)     

斬仙264 要提升修為(上)

一個適合純陽宮今后至少數千年發展的山門,一個門派的傳承,光是這兩點,就已經讓掌教宮主和長老們不知道該說什么。
  只有王永,一臉得意的開心著,再沒有人比他更開心了。徒孫的成就,就是師祖的榮耀。現在所有長老當中,還有比他老人家更榮耀的師祖嗎?
  “大功勞,不用問!”王永大手一揮,直接給徒孫的所作所為定下基調。這不是大功勞這是什么?別人就算是不服,也沒有什么理由。
  “且記下你大功一件,不,兩件!”掌教宮主也毫不含糊,直接給出了肯定的答復。
  至于說宗門因為楊晨報復駱元而承擔的滅門隱患,楊晨已經回來,對方掛了,那還叫事?
  不過,大功歸大功,但是,眾人卻想不出來該怎么賞賜楊晨。說起來,也算是幸福的煩惱,別的門派都是頭疼弟子們不上進,而純陽宮卻是在頭疼該怎么獎勵立下大功的弟子,這其中高下立判。
  “我看也不用獎勵什么了。”剛剛說話的高世言高長老忽的插話道。
  “什么意思?”王永當場瞪起了眼睛。自己的徒孫,立下大功,竟然不獎勵,這怎么說的過去?
  “索性關于楊晨的獎勵,全部都取消。”高世言卻不管王永的態度,自顧自的說道:“這種大功,既然無法獎勵,索性不獎勵。以后楊晨想要用宗門的任何資源,隨時開口,只要宗門能拿得出來的,那就拿走。想用什么人,提前打個招呼商量一下,直接用就是。何必頭疼什么獎勵?”
  “我看行!”王永一聽是這個意思,馬上第一個贊成。
  高世言的這番話,分明就是把楊晨提升到了純陽宮長老一級的待遇,也只有長老們和掌教宮主,才享有這樣的待遇。估計也就是楊晨現在的修為太低,輩分也比較小,所以才沒有明確而已。
  “大家的意思呢?”掌教宮主也沒有多說什么,只是轉過頭來,詢問其他長老們的意思。
  其他長老們此刻也都是微微頷首,誰也沒有什么反對的意思。沒辦法,這個弟子做的事情,實在是讓人說不出什么來。想想以前吃里扒外的梁紹明,就越發襯托的楊晨忠義。
  “那就這么定了吧!”掌教宮主看大家都沒有什么意見,直接拍板做出了決定。事實上,他也為楊晨的獎勵為難,既然楊晨已經做了這么大的貢獻,那就給他相應的身份。
  本來掌教宮主就是這么想的,但自己卻又不好主動開頭提出來,高長老的提議,正合掌教宮主的意思。
  這一次,輪到楊晨驚訝了。他當然知道這個所謂不是獎勵的獎勵意味著什么,但此刻所有的長老們都力挺,楊晨卻是連一句拒絕的話都說不出來。
  “楊晨,你的安危,事關我純陽宮宗門的發展。”掌教宮主對楊晨也不客氣,直接訓誡道:“以后再有這樣的事情,千萬小心,有什么問題,直接回純陽宮,宗門為你做主,不用逃到大海深處那等兇險之地。”
  楊晨為什么會向大海那邊逃跑,說白了,就是怕給純陽宮招來禍端。這一點楊晨清楚,純陽宮的一干高層也都清楚。楊晨寧愿冒著自己身死的危險,也不愿意給宗門帶來危險,這樣的弟子,任誰都沒辦法責怪。
  “是,宮主!”宗門的愛護,楊晨當然不會拒絕。不過,在答應的同時,楊晨也忽的想到了一個問題。自己有飛梭,必要的時候能逃脫,純陽宮的這些高層們,似乎也應該多一些安全保護才對。
  “宮主,各位長老!”楊晨沖著幾位在場的前輩一拱手,很是鄭重的說道:“弟子還有一些別的收獲,想送給諸位長輩!”
  說著,楊晨手一揮,一個巨大的灰螳螂的尸體就出現在眾人面前。尸體保存的異常的完整,甚至連妖丹都完整的保存著,絲毫沒有動過。如果不是一動不動,而且沒有任何活物氣息的話,說不定大家會以為這是一頭活著的妖獸。
  “這里地方小,放不下了。”楊晨有些抱歉的說道:“弟子在那個密地當中,找到了十幾具元嬰巔峰的螳螂尸體,保存完好,如果各位長輩每人煉制一具傀儡的話,安全上也能有一些保障,同時也能提升我純陽宮的戰力。”
  從楊晨拿出這具螳螂尸體開始,眾人就已經陷入了一片呆滯當中。哪里還有什么前輩高人的風范。
  楊晨的驚喜簡直是沒完,真的可以說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掛掉了大乘期高手,正在高興,忽的又來了一個完整的山門,接著就是一個門派的傳承,還沒等大家完全的消化吸收,咔嚓,十幾具保存完整的元嬰巔峰的妖獸尸體就出現在面前,讓大家一人煉制一個傀儡來保證安全。
  就算從加入純陽宮一直到成長為長老掌教,在場的這些長輩們,也都沒有過如此多的震撼。非要說有的話,那也同樣是楊晨帶來的,奪天丹,問心丹,十萬大山,哪一件和楊晨脫得開關系?
  那可是元嬰巔峰的妖獸尸體啊,妖丹完好,尸身完整,根本就是自然死亡之后被精心照料才能夠達到這樣的程度。當然,事實上也完全如此,那個密地之中,唯一的一個沒有灰塵的房間,就是存放這些螳螂尸體的房間。
  每個人煉制一具元嬰巔峰的傀儡,那簡直就是瞬間讓他們的戰斗力提升一倍,甚至還綽綽有余。真的這么做了,純陽宮高層戰斗力直接翻番,那是一種怎樣的景象?
  現在眾人心中已經全部都只剩下一種心思,那就是楊晨到底還是不是人?這么多事情里面的哪一件,是一個筑基期弟子能夠辦到的?或者換個說法,這天下,還有沒有楊晨辦不到的事情?
  “楊晨,如果哪天你說你殺了大羅金仙,說不定我也會相信的。”王永師祖看著那具螳螂的尸體,忍不住感慨的說道。
  “那也說不準呢?”楊晨臉上,忽的泛起了一陣高深莫測的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