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27 可以開始了(上)

看到了楊晨身影的那一剎那,孫海敬的臉色就好像正在幸福的時候被一腳正踹中臉面,精彩紛呈。
  在眉清山里面,從驛秀山莊到九壤山莊的路上,竟然出現了散修襲擊純陽宮外山門弟子的事情,而且當事人還有一個九壤山莊的奴仆和四個驛秀山莊的奴仆,這件事情,幾乎不用問,絕對會引起純陽宮上下大怒。可以想象接下來附近千里方圓的散修們,絕對會被純陽宮瘋狂的調查一番。
  雖然和那個煉氣六層的散修接觸孫海敬也是小心的易容過的,但是,如此針對性強的目標,一定會讓人懷疑到他和楚亨的身上。到時候,一旦事情敗露,楚亨絕對會毫不留情的將所有的過錯推到孫海敬身上。
  一想到這一點,孫海敬幾乎就如同陷入冰窟窿當中。他怎么也想不到,一個煉氣六層的散修,怎么會無法力敵那個煉氣一層的家伙?就算是身邊有五個煉氣三層的奴仆,也不可能是煉氣六層的高手對手啊。差五個層次,那可不是說力量上差三五百斤的事情,那簡直就是生和死的差距。
  從山口到這邊還有一段距離,孫海敬如同中箭的兔子一般,瘋狂的跑回了九壤山莊當中,向楚亨報告。
  “沉住氣!不要自亂陣腳!”楚亨瞪了一眼驚慌失措的孫海敬,冷哼一聲:“那個人已經死了,空口無憑,你怕什么?”
  有了楚亨的提點,孫海敬總算是能維持著一個正常的姿態,至少在楊晨進入九壤山莊之后,也沒有露出什么破綻。不過,他看著楊晨的目光,卻充滿了怨恨,這一點眾人卻是誰都能夠理解。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經過這一下的刺激,原本就已經到了煉氣三層巔峰的孫海敬,很快的閉關,開始沖擊煉氣四層。而且據楚亨的判斷,這一次很可能孫海敬就能成功晉級。
  “什么人敢在眉清山動純陽宮弟子?”得到了楊晨一行被襲擊的消息,純陽宮的高層都開始震怒起來。雖然幾個元嬰老祖沒有動作,但是,幾個金丹期的宗師卻已經開始咆哮起來。
  任何一個門派,在山門之內,自家弟子被外人襲擊,估計都不會有什么好脾氣。上上下下全部震怒,執法堂傾力而出,由一位金丹宗師帶領,開始在眉清山方圓千里之內,瘋狂的調查起來。范圍之內的散修,一個個如喪考妣,整天愁眉苦臉,面對著純陽宮的怒火。
  “那個殺手動用了幻陣?”杜謙和楊晨早就熟識,也沒少在執法堂內給楊晨說話鋪路,自然從楊晨這里找第一手資料的任務就落在了他的頭上。現在,楊晨就坐在杜謙的對面,而楊晨的四個奴仆和九壤山莊的帶路仆人,正站在一旁,而杜謙的面前,也擺著一個乾坤袋,杜謙正一個一個的翻看著乾坤袋里面的東西。
  乾坤袋是那個殺手的東西,里面的東西除了晶石之外,一樣不少,包括楊晨拿走的玉簡和沈達四人各自分到的東西,全部都在這里。杜謙要調查,自然是要從每一件東西上查找線索。
  同坐在杜謙旁邊的,卻是九壤山莊傳功弟子楚亨。這次調查杜謙主事,他也不過是旁聽而已,一言不發。看著楊晨,總是有一股莫名的目光。
  “使用了符器的幻陣,哪怕境界比他高的煉氣八層的人也會被迷惑。老弟,你是怎么走出來的?”純陽宮山下出動,找一個散修的身份實在是容易。杜謙現在也知道了那個家伙的身份。
  同時,從他留下的這些東西中,也發現了他的修為和厲害之處。這也是杜謙有些無法理解的地方。四個煉氣三層,一個煉氣四層的仆人都被迷惑,而楊晨這個修為最低的煉氣一層的外山門弟子,竟然完全沒有被影響。
  “我是劊子手出手,殺氣外溢,很少有什么魅惑的東西能夠撼動我心神。”楊晨笑了笑,很是隨意的說道:“要不是這殺氣,說不定我也逃不出來!”
  楊晨說話隨意,但是沈達他們卻不敢如此的態度。沈達的修為最高,也是第一個說話的,他回憶了一下當時的情形:“的確是有一股殺意盈天,沒料到少爺的殺氣。”
  其他幾個仆人,也都證實了楊晨的話。既然楊晨不受幻陣的影響,那么抽冷子干掉一個煉氣六層的家伙,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而且殺手尸首也已經找到,干凈利落的一刀斷頭,明顯的劊子手手段。殺手也不是什么煉體高人,脖子對上刀子,結果不言而喻。
  “老弟竟然還有這一手?不錯!”杜謙眼睛亮了起來,殺氣外溢,不受幻境影響,越想眼睛越亮,卻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主意。
  “哼!邪魔外道,殺了多少人才有這等殺氣凝結,你就不怕天理難容?”如果說楚亨以前一直對楊晨有偏見的話,現在就已經是有殺心了。夸贊楊晨的話語,楚亨絕對會反駁:“我純陽宮弟子,沒有你這種殺星!”
  “楚師弟!”杜謙的臉色登時沉了下來,慢條斯理的說道:“你這是想說我執法堂的弟子們都是邪魔外道,是這個意思吧?這是楚師弟你一個人的意思,還是整個皓月殿的意思?”
  給楚亨十個膽子,也不敢在自家門派里說執法堂的壞話,剛剛一時口快,只想著打壓楊晨,卻不料將身邊的杜謙也包含在內。
  “杜師兄!”楚亨大驚失色,要讓執法堂的人知道這話時他說的,估計這輩子都不會有什么好結果,急忙的申辯解釋道:“我是在說楊晨他還沒有修行就殺了這么多人,殺氣盈體,恐怕非修行之福,決不敢影射執法堂。”
  “只要他不是主動殺人,殺再多又有什么關系?”杜謙再次冷哼一聲,不再追究,卻也讓楚亨小心了起來,再不敢說說什么過分的話語。
  “殺氣盈體,不受幻境影響。”杜謙重復了一遍,腦海中忽的冒出一個瘋狂的念頭:“如果讓他一個煉氣一層的外山門弟子去走一遍天梯,會不會讓其他門派的人發狂?”
  ————
  狂求推薦票,謝謝大家支持!